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十五章 千杯不醉,酿酒大师

  吃过午饭,李泽轩想起上午韩雨惜要让自己尝尝新酿的果酒,只不过被李承乾和阎少宁打断了。
  想到这些,李泽轩于是去明月轩找韩雨惜。
  “少爷,您来了?”韩雨惜欣喜道。
  “嗯,这不是上午正准备尝尝新酿的果酒,被打断了吗?下午就特地过来尝尝。”李泽轩点头道。
  “那少爷您这边坐,雨惜去给您倒酒。”
  李泽轩笑着点了点头,韩雨惜这才走进里屋取酒。
  不一会儿,就见韩雨惜抱着酒葫芦,拿着一个酒杯出来了。
  “少爷,您尝尝。”韩雨惜倒了一杯酒,递了过来。
  李泽轩接过酒杯,轻轻一嗅,一股醇厚的野果芬芳钻入鼻孔,让自己感觉仿佛置身于田野山林之中。李泽轩抿了一口,甘甜香醇,尽管上次在韩家庄喝过一次,可再次喝仍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雨惜,你这酿酒手艺是跟谁学的?我看城里许多的酿酒师傅都没你酿的好喝。”
  李泽轩喝着果酒,忍不住疑惑问道。
  听到李泽轩的夸赞,韩雨惜笑道:“少爷过奖了,雨惜这点手艺怎么能跟城里的酿酒大师相比。这酿酒手艺是我娘教给我的。我爹一直很爱喝我娘酿的酒,后来我娘去世了,我就给我爹酿酒喝。”
  没想到雨惜的娘还是一个酿酒大师,李泽轩继续问道:“那雨惜你除了会酿果酒,还会不会酿其他的酒?”
  韩雨惜点头道:“会啊,我娘还教了我白酒、清酒,这其中又包括郢州富水、乌程若下、河中桑落、袁州宜春、荥阳土窟春、富平石冻春、剑南烧春、河东乾和葡萄、岭南云溪博罗、宜城九酝、浔阳湓水、齐地鲁酒等等。”
  韩雨惜掰着手指头将自己所会酿造的酒一一道来。
  李泽轩听得目瞪口呆,这也行?
  “呃,雨惜,你娘怎么会酿这么多种酒?”
  韩雨惜想了想,说道:“我听我娘说,我外祖父杜道陵生前,是前隋最为出名的酿酒大师,连我朝的魏玄成魏尚书都对他老人家的酿酒手艺盛赞有加,我娘的酿酒手艺都是跟我外祖父学的。”
  李泽轩奇道:“魏玄成是谁?他对酿酒很有研究吗?”
  韩雨惜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少爷,您不会连尚书左丞魏征都不认识吧?”
  啊?魏玄成原来就是魏征啊,李泽轩前世倒是听过魏征不仅是个直臣,还是个酿酒大师,没想到韩雨惜的外祖父酿酒技艺竟然还在魏征之上,真是太令人惊喜了。
  “咳咳,魏玄成魏尚书谁人不知,我只是考考你罢了。”
  李泽轩随便胡扯了一句,也不管韩雨惜信不信,继续问道:“那雨惜你之前为什么不酿白酒卖呢?”
  韩雨惜黯然道:“韩家庄这些年剩的粮食都不够吃,哪还有多余的粮食酿酒啊。”
  李泽轩拍了拍脑袋,原来如此。
  “雨惜,你知道我为何要高价收购韩家庄的山果酒吗?”
  韩雨惜感激道:“雨惜知道少爷是为了帮助我们韩家庄的庄户,那些果酒其实不值那么多钱的。”
  李泽轩摇了摇头,说道:“我虽然有帮助韩家庄的意思,但不全是因为这个,我之前在龙虎山的时候,我见我师父经常喝一种颜色鲜艳的酒。
  我师父说那是大食那边的人发明的一种混合酒,我师父喝了几次后,觉得味道很特别,就自己摸索出来了配方,自己酿造。
  这配方里面有一种很重要的成份,就是山果酒。而雨惜你酿制的山果酒品质算得上果酒里面最顶级的存在,正是配置这种混合酒最为理想的原料。
  所以我才花高价收购你们的山果酒,想着收购之后,找一个酿酒大师将那种混合酒调配出来,将来肯定能大卖。”
  谈到自己最为擅长的方面,韩雨惜也是兴致大发,好奇道:“少爷,这酒叫什么名字?真的有那么好喝吗?”
  “听我师父说这叫做鸡尾酒,一般都是在饮用时临时调制。至于好不好喝,我不会品酒,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师父曾经尝遍世间美酒,到最后唯独对这鸡尾酒情有独钟,想来这酒味道应该不差。”李泽轩继续拿师父当做挡箭牌。
  没错,李泽轩想调配的正是鸡尾酒。李泽轩前世和他舅舅看过一个飞机坠落的电影,但是具体名字忘记了,里面一个黑人机长在飞机上面想喝鸡尾酒,结果没有,就直接往果汁里面加酒当做鸡尾酒喝。
  结果有天他舅舅在他家吃饭忽然想起这个情节,就往半杯威士忌里面兑了等量的汇源100%橙汁,结果看他舅舅喝着好过瘾。
  他后来好奇之下也去网上查过鸡尾酒的调配方法,鸡尾酒一般以朗姆酒、龙舌兰、伏特加、威士忌这些烈酒作为基酒,再配以果汁、蛋清、牛奶、糖等其他辅助材料,加以搅拌或摇晃而成的一种饮料,最后还可用柠檬片,水果或薄荷叶作为装饰物。
  烈酒他可以直接用唐朝现有的白酒蒸馏获得,果汁直接用韩雨惜酿造的果酒代替,效果应该更好。调配好后再往里面加一些冰块,在炎热的夏天,李泽轩相信没有一个好酒之人能够忍得住这种诱惑。
  至于冰块怎么获得,李泽轩表示这么简单的问题,任何一个穿越者都知道啊。不过得想办法让老爹先买下一个硝石矿才行,不然等到大家都反应过来后,硝石的价格肯定就贵了。
  到时候想想一群大唐人,喝着鸡尾酒,这场景,想想就挺带感!
  韩雨惜听李泽轩将鸡尾酒说的那么好,不由跃跃欲试道:“那少爷可不可以让雨惜试着调配这鸡尾酒?”
  李泽轩有些为难,不是他不愿意,是他舍不得啊,让韩雨惜调配酒的话,她肯定要试着尝不少酒,他怕韩雨惜喝醉。
  韩雨惜见少爷面见难色,以为是少爷不想将这配方教给自己呢,一时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悲伤与黯然。连忙说道:“对不起,少爷,是雨惜冒失了。”
  李泽轩见她脸色黯然,哪里不知道是她误会了,连忙解释道:“雨惜,你别误会,我不是不愿意让你尝试,只是担心你调酒的时候,品尝的酒太多了,会喝醉。”
  韩雨惜一听,原来是自己误会了,脸色化悲为喜,不好意思道:“少爷,你不用为这事担心,雨惜体质特殊,从小无论喝多少酒都不会醉的。我和我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泽轩被惊了个目瞪口呆,还有这种事?他前世在网上也看到过,有一种人,天生千杯不醉,喝七八斤白酒都没事,没想到在唐朝竟然也能遇到这种奇人。
  “额,雨惜,你说的可是真的?”李泽轩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少爷不信可以问我爹。”
  “呃呃呃,不用了,我信,我信。那就没问题了,正好雨惜你也是酿酒大师,回头我就将配方抄写给你,至于各种原料的比例,你慢慢尝试。
  你这次回韩家庄后,跟你爹说一声,等我手中一些事情忙完了,你就来长安帮我调酒,我代表我爹正试聘请你为我们醉仙楼的调酒师,月俸十贯如何?”
  将这配方教给韩雨惜比教给其他人更让人放心,李泽轩实在没想到这件事会进行的这么顺利。
  韩雨惜闻言很是惊喜,她没想到自己终于能帮助少爷了,连忙道:“少爷,您帮了我们韩家庄那么多,雨惜怎么能要工钱,能帮少爷调酒,雨惜已经很开心了。”
  李泽轩坚持道:“这月俸是你应该得的,你必须要,你不要的话,我以后就不再帮助韩家庄了。”
  韩雨惜只能为难地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