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十六章 这难道是金手指?

  晚上吃过晚饭后,李泽轩看了看老爹,说道:“爹,您来书房一趟吧,孩儿有事情想跟你说。”
  白天的时候,他见阎少宁性情直爽,而且对机械结构的理解很深入,这才分他一成干股,拉他入伙。但是他对阎少宁家里的情况还一无所知。
  虽然他相信阎少宁的品性不像是反复无常的小人,但是李泽轩还是想了解下阎少宁的家世。
  最近家里的厨娘做的菜越来越好吃了,李老爹吃完饭正想坐在凳子上缓一缓喝杯茶呢,就听儿子找他有事,正想说你个臭小子找我有什么事,谁知李泽轩说完后竟然也不管他有没有答应,径直向书房去了。
  敢情这小子刚刚那句话不是跟我商量,是通知啊,李老爹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差点儿气背过气。
  事已至此,他还能说什么,夫人还在一边瞪着他呢,李老爹只能怏怏地跟过去。
  李泽轩倒是没他老爹想的那个意思,他刚刚只是一时想事情想入了神,是李老爹自己想多了。
  ……
  书房内。
  李泽轩见老爹坐定,就直接问道:“爹,你知不知道阎立德阎尚书?”
  李老爹闻言疑惑道:“我大唐的工部尚书,你爹我当然听说过啊,你小子问这个干什么,莫不是你招惹了他们家的人?”
  说罢还有些担心。
  “不是,爹,你想哪去了,孩儿是那种喜欢招惹是非的人吗?主要是太子今日带了阎尚书的儿子阎少宁过来,跟我谈奇趣阁的事情,我见那阎少宁性情直爽,而且颇为精通机械之道,就分了一成干股给他,拉他入伙奇趣阁。”
  李老爹闻言有些诧异,眼中迅速闪过一道精光,“轩儿,你那奇趣阁真的那么有前途?怎么这么多人看好?”
  他之前本来以为这奇趣阁不过是自家儿子的玩闹之举,也就没当回事,谁知道先是太子要入股,现在又来了一个工部尚书的儿子,从商多年的李老爹立马嗅到了商机,暗道莫非这里面真的有大机遇?
  李泽轩傲然道:“那当然了,爹,孩儿那奇趣阁,将来可是要雄冠大唐的,任何有眼光的人都能看到奇趣阁未来光明的前景。”
  不理儿子在那儿臭屁显摆。李京墨沉思了一会儿,看向李泽轩,说道:“轩儿,这店铺想要做大做强,没有雄厚的资金是不成的,你看为父出三千贯,买你奇趣阁两成干股如何?”
  李京墨想到之前儿子弄得啃的鸡,现在对他这奇趣阁又升起了很大的希望,也想进来分一杯羹。
  李泽轩闻言,脑袋立马摇地跟拨浪鼓似的,“爹,这奇趣阁是孩儿的第一份事业,孩儿自己手上的干股也不多了。再说了,咱爷俩都是一家人,还分那么清干嘛!”
  这小滑头,李老爹只能气的干瞪眼。
  “爹,我还在跟您说正事呢?您觉得阎家人为人如何?孩儿和阎少宁合作不会有问题吧?”见老爹带歪了楼,李泽轩连忙把话题掰回来。
  李京墨认真地想了想,缓缓说道:“为父对阎尚书倒是有所耳闻。阎尚书出身工程世家,武德九年任将作大匠,今年升迁为工部尚书。
  阎尚书为人正直,技艺精湛,在建筑、工艺、绘画方面造诣颇深,均能算是一代大家,我大唐现在的长安城,都是由阎尚书规划设计的。其弟阎立本,现任将作少匠,极其擅长书法绘画。
  至于其子阎少宁,为父也不是很了解。但阎家治家严谨,乃是真正的君子之家,轩儿你与那阎少宁合作,想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李泽轩听到阎立本是阎立德的弟弟时,震惊地张大了嘴巴。阎立德他可能没听说过,但是阎立本的大名前世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可是唐朝的大画家,他的《步辇图》、《历代帝王像》可都是传世珍宝啊。
  实在没想到今天刚交的这个朋友家世竟然这么吊,李泽轩咽了咽口水,说道:“额,既然爹爹都这么说了,那孩儿就放心了。”
  说罢就要转身回房睡觉。
  “轩儿,为父刚刚的建议你不考虑下吗?那可是三千贯啊!”李老爹还没放弃要分一杯的念头,在后面喊道。
  李泽轩连忙加快脚步,落荒而逃。虽然家里有很多钱,但是他自己挣的钱,花起来更舒服,奇趣阁雏形以成,现在并不缺资金,只等这只雏鹰腾飞了。
  “这臭小子……”
  ……
  西院。
  李泽轩躺在床上不由自主地想起来白天画图时脑海中的怪异场景,他虽然凭借前世的记忆,能够在脑海中幻想滚珠轴承的三维结构模型,但是那也只是幻想而来的模糊虚影而已,并不是实体。
  可白天他脑海里面展现的滚珠轴承可是实实在在的清晰无比,就跟有一个真实的滚珠轴承放在了他眼前似的,当时他甚至感觉自己能随意地对它进行三百六十度旋转。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李泽轩可不信那些鬼神之说,但白天那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不好解释,只能再试一次了。
  当下,李泽轩闭上眼睛,开始回想滚珠轴承的结构,果然,脑海里立马呈现了一个无比逼真的三维模型。此刻旁边也没人打扰,李泽轩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去观察。
  “要是能放大就好了。”
  见轴承里面有些细微结构太小,根本看不清楚,李泽轩感觉美中不足。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心声一样,脑海中的模型,迅速开始放大,上面所有的细微结构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李泽轩震惊地长大了嘴巴,这特么的都能行?吓死宝宝了。
  既然能放大,那能不能旋转?
  李泽轩心里默默想着旋转,谁知那模型竟然也跟着开始了旋转。
  我靠?我这大脑成了电脑了吗?
  这一幕对于李泽轩来说无比熟悉,因为前世他在电脑上用绘图软件画一些零件或者机器的立体图时,那些画好了的图,在软件上,也可以通过鼠标随意地放大或者三百六十度旋转。
  现在这一幕,就好像他的大脑里有这款软件似的,这算什么鬼啊。
  李泽轩心中有一丝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但更有一丝兴奋。他睁开眼睛,看看四周,确认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既然滚珠轴承可以,那我换个其他的行不行?李泽轩有些跃跃欲试。
  来一辆自行车试试?意念一动,李泽轩脑海中又出现了一辆没有牌子的自行车的三维图。自行车每个部位的轮廓以及每个装配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李泽轩甚至能看到轮胎的每一个纹路。
  这难道就是我的金手指?可以将现代东西的三维模型详细地再现在脑海中?
  像是发现了一个新玩具一般,李泽轩一时玩儿的不亦乐乎,什么气缸、水车、摩托车之类的在他脑海里一一闪现而过。
  不一会儿,李泽轩就有些膨胀了,想要搞个大宝贝。
  “要不试试坦克能不能行?”
  意念一动,李泽轩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辆巨大的装甲坦克,但好景不长,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坦克就瞬间消失,紧接着脑海中就传来一阵阵剧痛,不是身体上的疼痛,而是精神上的刺痛。
  李泽轩还从未经受过这种痛苦,忍不住闷哼一声,悲剧地晕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