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十八章 少爷尿床,铁蛋拜师

  清晨,听着外面各处的报晓鼓声依次敲响,李泽轩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
  昨夜刚从鬼门关走过一遭,李泽轩出了一身汗,此刻身上黏答答地很是难受,就起身走出内室,想让小荷去厨房让人烧些热水。
  “少爷,您今天起这么早?”屋外小荷见少爷今天竟然报晓鼓刚响就起来了,不由很是惊奇。
  迎着小荷那诧异的眼神,李泽轩此刻也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家里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自己是个懒货了。
  “咳,小荷,你去吩咐厨房,先给我烧些水,我要沐浴。”说罢就连忙回房去了。
  “是,少爷。”
  小荷心里有些疑惑,少爷昨晚不是刚沐浴过吗,怎么现在又要沐浴。少爷现在真爱干净。
  要知道早在先秦时期,古人便三日一洗头,五日一沐浴,到了汉代,还出现了休沐,官员上五天班,休息一天。唐朝时期,由五日改为十日,称为“休浣”日,一浣为十天。
  李泽轩穿越过来后,才不管那些规矩,基本上一天洗一次,李夫人自是不会说什么,无非就是浪费点柴火钱,李家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这些。小荷、小兮对于少爷一天一洗的举动已经见怪不怪了。
  小荷没想到少爷现在隔一个晚上就要重新沐浴一次了,小丫头见少爷直接回房了,她也不好去问,便径直去厨房传达指令了。
  ……
  洗完澡后,感觉神清气爽地李泽轩就打算去前厅。
  小荷连忙进去帮李泽轩收拾床铺。就见到床上湿漉漉的。难道少爷尿床了?怪不得少爷一大早就要洗澡啊,小荷瞬间就羞红着脸,“啊”的一声尖叫,跑了出来。
  李泽轩还没走远,听到下丫头的尖叫,连忙走了回来,心道,自己屋里面有啥?把这丫头吓成这样?自己昨天晚上没有做一些单身狗经常做的羞羞事情吧?
  “叫什么叫,怎么了?里面有鬼呀?”
  李泽轩拦住了小荷的去路,小荷刹车不及,一下子撞到了他的怀里。
  小荷像是触了电似的一下子弹跳老远,低着头,羞红着脸,不敢说话,她怕自己说出真相,少爷恼羞成怒,将她卖了。
  李泽轩见小荷红着脸,低着头坑坑吃吃的不说话,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纳闷道:“小荷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在这儿数蚂蚁呢?”
  小荷小声说道:“那我说了,少爷你可不许怪我。”
  “不怪你,不怪你,到底什么事儿快说吧。”
  小荷这才吞吞吐吐地说道:“少……少爷,您…您昨晚是不是那个了?”
  “我哪个了啊?你这丫头说话怎么这么奇怪,有话说清楚。”
  小荷憋了半天,这才犹豫地说道:“就是…那个…那个,少爷你昨晚是不是尿床了,小荷见少爷的床铺都是湿的。”
  我靠…
  李泽轩瞬间感觉被十八道天雷轰的外焦里嫩,那应该是昨晚身体出问题后,痛的忍不住流出的汗水,结果被这丫头想成了尿床了,这要是被她传出去,岂不是要毁了本少爷的一世英名?
  李泽轩没好气的拍了下小丫头的额头:“想什么呢,那是汗水,小小年纪,怎么不想好的?”
  小荷明显不信,哪有人能流那么多汗的,肯定是少爷不好意思了,故意遮掩的,于是说道:“少爷说得对,是汗水,是汗水,小荷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李泽轩哪里看不出这丫头言不由衷,恼怒道:“真的是汗水,昨晚少爷我练功出了岔子,这才出了这么多汗的,不信你去闻闻,这么大的人了,汗水和尿都分不清吗?”
  小荷被少爷直白粗俗的话,羞了个大红脸,连忙跑开:“小荷才不闻,少爷别打小荷,小荷不会说出去的!”
  李泽轩:……
  强行抓住小荷,将她带进了卧室,额,不要想歪,我们的主角没有干羞羞的事情,只是让小荷明白床上的的确是汗水。这关乎自己一辈子名誉的事情,李泽轩不得不跟这小丫头较真到底。
  见小丫头终于相信了,李泽轩这才松了一口气,去前院跟父母、小妹、韩雨惜吃早饭。
  吃完早饭后,李泽轩和韩雨惜一起来到了明月轩,看看铁蛋的伤有没有好。
  铁蛋这些天待在少爷家,有好吃的,有好喝的,还有丫鬟照顾他,少爷也经常来看望他,甚至李夫人还亲自来过很多次,对于这些,铁蛋虽然很感激,但是他并不开心。
  自从上次被曹少云差点打死之后,铁蛋心中变强的欲望不仅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强,如同心有猛虎,蠢蠢欲动。
  昨日少爷来看望自己,铁蛋当时就想跟少爷说这事来着,可是话到嘴边,他又不知怎么说出口。
  今天早上,铁蛋觉得身上的伤不疼了,就尝试着下床,适应了一会,觉得走路应该没问题了,铁蛋一个人来到了明月轩的后花园,看着池塘中的锦鲤,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发呆。
  他的脑海中不断地回放着不久前被刘郝建欺负,被曹少云毒打的情形。第一次要不是少爷赶来的及时,兰儿差点就要被欺负了。第二次要不是自己当机立断,自己的姐姐也要遭遇不幸,即使这样,自己也差点被打死。
  幸运的是姐姐没事,要不然铁蛋会内疚一辈子。
  这两次的事情,最后虽然没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是都有很大的侥幸成份,铁蛋不想一辈子都这么侥幸下去。
  铁蛋之前只是韩家庄一个调皮捣蛋的熊孩子,平时一起和大牛他们掏过鸟窝,玩过泥巴,斗过蚂蚱。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是无忧无虑的,因为即使有事,他们的爹娘也会帮他们扛着。
  可是这两次的事情,让铁蛋认清楚了一些事情,外面的世界并不美好,自己的老爹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自己身边,为自己遮风挡雨,再说老爹总有老的那一天,他不可能一辈子依靠老爹。
  他要变强,变得和少爷一样强,这样就能保护姐姐,保护关心他的人,比如兰儿姐姐。
  估计自己和姐姐这两天就要离开少爷家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求求少爷教他武艺,不管少爷答不答应,他都得试试。
  铁蛋不断地在心中给自己打气,鼓励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一定要态度诚恳,让少爷收下自己。
  就在这时,明月轩院门口传来了说话声。
  铁蛋走出花园一看,原来是少爷和姐姐一起来了,连忙迎了过去。
  “少爷,您来了。”
  “铁蛋,你怎么下床了?”李泽轩看到铁蛋竟然走了过来,大惊。
  铁蛋笑着说道:“少爷,铁蛋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勉强走动了。”
  “哦,那就好,铁蛋你之前伤的那么重,可把少爷我担心坏了。”见到铁蛋伤终于好了,李泽轩有些开心。
  “少爷,既然铁蛋伤已经好了,那我和铁蛋今天就回去吧,我爹几天都没见铁蛋,肯定担心坏了。”
  虽然心中不舍,但铁蛋伤已经好了,也没什么理由继续住在这里了,韩雨惜就向李泽轩提出了告辞。
  铁蛋听到姐姐这么说,心中也有些紧张,他的事情还没跟少爷说呢。
  李泽轩摆了摆手道:“不急,铁蛋的伤刚好,再养一天,明天我跟你们一起回去,我正好去韩家庄找你爹有些事情。”
  想来自己老爹筹钱筹的也差不多了,得尽快去韩家庄找韩里正敲定养鸡这件事,统计好庄户能养多少鸡,然后才能采购鸡苗。
  既然少爷这么说,韩雨惜只能点了点头。
  铁蛋闻言也松了一口气,暗道自己该抓紧时间了。
  深呼一口气,铁蛋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小心翼翼地说道:“少爷,铁蛋有事情想和您说。”
  “哦?铁蛋有什么事啊?”李泽轩有些好奇,他一直对这孩子很欣赏,打算这次去韩家庄跟韩里正说说,看能不能把铁蛋留在他身边做事。
  此时铁蛋强忍住心中的紧张和身体的疼痛,“噗通”一声跪在了李泽轩身前。
  铁蛋知道自己没钱也没本事,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只能按照酒楼里说书的那些拜师情节,用诚意打动少爷。
  李泽轩和韩雨惜都被这一跪吓了一大跳。这孩子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干嘛要下跪,李泽轩就要过来将铁蛋拉起来,铁蛋连忙摆手阻止,急声说道:
  “少爷,铁蛋想拜少爷为师,求少爷教铁蛋武艺,铁蛋想变强,想保护姐姐,想保护所有关心铁蛋的人不受伤害,求少爷答应。铁蛋知道自己没钱没本事,但铁蛋会一辈子记得少爷的大恩大德!”
  说罢就要磕头,李泽轩这次不顾铁蛋阻止,连忙直接将铁蛋强拉起来,这孩子怕是话本听多了吧,就算是要找他拜师,也不用下跪磕头啊。
  对于铁蛋刚刚那番话,李泽轩心中也很是震惊,这还是当初见到的那个害羞的熊孩子吗?要知道铁蛋才六七岁啊!看来经历了这两次的事情,铁蛋的也成熟懂事了许多。
  果然挫折是让一个人快速成熟的催化剂。
  韩雨惜见弟弟的举动也有些吃惊,待听到铁蛋的一番话就有些感动,不由想到这次铁蛋不顾危险地拦住曹少云,让她先走的情景,韩雨惜一时忍不住眼眶微红。
  弟弟长大了,韩雨惜既感动又欣慰,她看向李泽轩,心中在想,少爷会不会答应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