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十二章 竟然和果然

  午后,韩家庄韩家小院。
  李泽轩中午将养鸡的事情跟庄户们说清楚后,他就先和铁蛋回到韩家小院休息了,那边也没有多余的凳子,站着挺累的,李泽轩的懒癌病一直没好。
  “铁蛋,你之前上过学堂吗?”闲来无事,正好跟这个刚收的徒弟聊聊天。
  “师父,铁蛋去年上过村里的私塾,不过后来村里没钱供应私塾了,那教书先生就跑了。”铁蛋现在已经不叫李泽轩少爷,改口叫师父了。
  李泽轩也是第一次听人叫自己师父,心里有些小得意,开心地接着问道:“那铁蛋你上了一年私塾,学会了多少字?”
  铁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师父,铁蛋大概识得一百多个字吧!”他之前是学堂有名的熊孩子,成绩并不好。
  额,这么少,还不如兰儿啊。兰儿年纪虽然小,但是他娘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她读书写字了,上次那《西游记》兰儿写的虽然笔法稚嫩,但是已经跟李泽轩的毛笔字差不多了。
  “铁蛋啊,不识字可不能行,以后你要每天跟兰儿学习识字,兰儿认的字都比你多,身为一个男子汉,岂能不如女孩儿。”李泽轩拍了拍铁蛋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师父!”铁蛋苦着脸答应道。
  “少爷,我们回来了。”
  门口传来韩雨惜婉转清澈的声音,后面还跟着韩里正。
  李泽轩连忙起身迎了上去,笑道:“韩叔,雨惜,辛苦你们了!”
  韩里正摆了摆手,笑道:“少爷说的哪里话,有了这桩生计,恐怕我们韩家庄就要成为长安附近最富有的庄子了,就是再辛苦,我老韩也愿意啊,哈哈!”
  “嗯,韩叔,你要相信我,只要庄户们好好干,后面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的。对了,鸡仔数量统计好了吗?庄户们报了多少只鸡?”
  韩里正连忙将手中的小册子递给李泽轩,说道:“少爷,韩家庄各户所上报的数目都记在这里面,我和雨惜还没来得及合计呢!”
  主要是他自己都没上过学堂,哪里会算学呀!
  李泽轩翻开小册子,扫了一眼,发现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报了四百只,只有二十几户报了三百只或者二百只,韩里正自己也报了四百只。李泽轩修炼了《太玄经》后,脑子反应不是一般的快,眼睛扫完之后,心中立马算出了合计数量。
  合上小册子,李泽轩笑道:“不用劳烦韩叔合计了,我算了下,庄户们一共报了七万八千六百只,我凑个整数吧,到时候一共采购八万只鸡苗,韩叔你把多余的平均给每户分配一下,就算我送给庄户们一番心意了,附送的这部分就不算做他们明年所要交付给我的数量里了。”
  李泽轩大手一挥,又额外送出去了一千四百只鸡。
  韩里正之前见少爷合算的竟然这么快,暗道少爷真有学问,铁蛋拜了少爷为师,就算不学武艺,能习得少爷三分才学,已经够吃一辈子了。又听到后面少爷要额外多送一千多只鸡苗,韩里正顿时一惊,连忙道:“少爷,万万不可啊,这…这少爷给的条件本来就够优厚的了,这么做岂不是要亏本?”
  李泽轩笑道:“韩叔,这不值几个钱的,能让庄户们过的好一些,我心里也开心,我娘要是知道了,只会比我更开心。哦,对了,韩叔,我还想让你帮我找一种人。”
  “少爷,您要找什么人?”韩里正好奇道。
  “就是,韩叔,你认不认识一种人,他们能让一群鸡很听话,比如说让鸡群向东,鸡群就向东,有没有这样的人?”
  李泽轩也有些没把握能找到这种人,要是实在找不到,那明年实行灭蝗计划,就得雇佣很多人来赶鸡群下地吃蝗虫,效率会很低。他前世倒是在网上看过不少训鸡高手,能将鸡训的如指臂使。就是不知道唐朝有没有这样的奇人。
  韩里正在一旁听的一愣一愣的,纳闷道:“额,少爷,世上有这样的人吗?”
  额,看来果然是自己想多了啊,李泽轩有些失望。
  “师父,我知道,我知道有谁可以让鸡听话!”
  旁边的铁蛋这时却蹦起来,兴奋地叫道。
  “哦,铁蛋,你真的知道吗?”李泽轩惊喜地问道。
  “臭小子,别瞎说,我怎么不知道庄子里有这样的人?”韩里正皱眉呵斥道。
  “爹,真的有,胡大叔家的傻儿子,额,是胡大叔的儿子,就可以让一群鸡很听话,而且他姐姐也会这本事。”铁蛋急声解释道。
  “哦,果然那孩子会这东西吗?我怎么不知道?”韩里正疑惑道。
  李泽轩不管在一旁纳闷的韩里正,拉过铁蛋,急忙问道:“铁蛋,你快给师父说说,是怎么回事?”
  “是,师父。就是胡大叔有个儿子,从小就不喜欢和我们庄子里的小孩儿一起玩,他平常都是一个人在家里的小院,跟他们家那几只鸡作伴,我们私下都叫他胡小傻。
  有一次我去胡大叔家帮我爹还东西,我看见他和他姐姐在院子里跟几只鸡玩儿,就见他怪叫一声,那群鸡就往东跑,他姐姐叫了一声,那群鸡又跑回来,而且那些鸡一点都不怕他们俩,当时我还觉得奇怪呢,刚刚听师父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他俩挺符合师父你说的条件的。”
  “哦,竟然有这回事,真是太好了。铁蛋,这两孩子叫什么名字,我得去见见他们。”李泽轩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又柳暗花明,不由得他不兴奋啊。
  “师父,那胡小傻本名叫胡果然,他姐姐叫胡竟然,师父要是想去见他们,我可以带师父去。”铁蛋回答道。
  本来正准备迈出脚跟铁蛋一起去见那俩孩子的李泽轩,听到这两个奇葩的名字,顿时就一个趔趄,差点重心不稳。
  “额,他们的名字怎么这么奇怪?”李泽轩纳闷道。
  一旁的韩雨惜这时解释道:“少爷,这个我知道,据说刘婶当年怀孕的时候,胡叔叔想要个男孩儿,就去长安西城的道观里找人算命,那道士说刘婶怀的肯定是个男孩儿,胡叔叔大喜,就回家告诉了刘婶,结果后来刘婶生下来后,发现竟然是个女孩儿。胡叔叔就顺便给她取名为胡竟然。
  一年后,刘婶又怀孕了,胡叔叔换了一家道观去算命,那家一个道士说,这次刘婶怀的绝对是个男孩。后来刘婶生下来的果然是个男孩儿,胡叔叔就给那男孩取名为胡果然。”
  李泽轩听完被雷了个不轻,久久无语,心中为这俩倒霉孩子摊上一个这么一个不着调的爹默哀。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现代社会奇葩事情多,没想到在唐代也能遇到这么奇葩的事情。
  “韩叔,那劳烦你带着我去见见那两孩子吧,他们这能力我挺感兴趣的。”
  韩里正点头道:“行,那雨惜你和铁蛋就留在家做饭吧,中午忙了那么久,少爷肯定饿了,我们去去就回。”
  韩雨惜颔首答应:“嗯,爹,雨惜这就去做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