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十三章 不幸姐弟

  在去胡竟然家里的路上,韩里正顺便给李泽轩介绍了一下他们家的情况。
  铁蛋口中的胡大叔,本名胡汉云,庄子里的人都叫他老胡,以前做过打铁匠,还当过府兵,十年前才迁入韩家庄的。胡汉云的妻子是他来韩家庄后认识的,名叫刘月娥,年轻的时候算是庄里的一枝花,但是性格很是泼辣。
  “少爷,其实这老胡其实也是个可怜人啊。”韩里正突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李泽轩疑惑道:“哦,韩叔,他怎么可怜了?”
  “唉,当年老胡也是从北方逃难逃到我们韩家庄的。他为人豪爽仗义,跟谁都谈得来,没用多久,就在庄子里扎根了。后来好不容易娶到了刘月娥,大家都以为他的好日子就要来了,谁知道刘月娥怀的第一个孩子,也就是竟然,出生一个多月后,大家才发现这女孩儿竟然天生眼盲。
  老胡家里本就没什么钱,为了筹钱,那时候他贩夫走卒,什么都做过,然后带着他女儿基本看遍了长安的大小医馆,但是也没人能治好竟然那孩子的眼睛。”
  “啊?胡竟然这孩子,是个盲女?”李泽轩吃惊道。
  他之前见过胡汉云,这汉子给他的感觉就是一大大咧咧的性子,却没想到他还背负着这么沉痛的不幸。
  “唉,少爷,这还不算最惨的,后来那刘月娥生了个儿子,就是胡果然,这孩子生下来虽然健康,但是慢慢地,他们夫妇就发现这孩子反应特别慢,说话也特别慢,大夫们都说这孩子有些痴傻。庄子里有人劝老胡,把这傻孩子送到寺庙算了,老胡死活不同意,还说他的儿子就算是个傻子,他也要养一辈子。”
  韩里正说完,摇了摇头,满面愁容。
  李泽轩听完一阵默然。这个时代,医疗条件肯定比不上后世,而且这年代的百姓更加穷苦,总是会发生这样与那样的不幸。
  唉,纵然天下已经承平,可是百姓们还是很苦啊!
  二人走了一阵子,韩里正这时停下来,指着前方一个破落的农家小院,说道:“少爷,到了,前面那就是老胡家了。”
  李泽轩看了下,发现这院子竟然比韩里正家的还要破败。那用芦苇竹棍围了一圈低矮的院墙,里面有几间破败的小屋,可见这一家人,过的很穷苦啊。
  韩里正来到院门前,冲着里面喊道:“老胡,快开门,少爷来了。”
  李泽轩在后面看韩里正叫门,突然有些想发笑,因为这一幕特别像前世的一个梗,“老乡,快开门,查水表啦!”
  还好他忍耐力比较好,不然非得笑场。
  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来了来了,是韩里正来了吗?”
  李泽轩听出来了,这是刘月娥的声音,他中午开动员大会的时候听过。
  院门打开,果然是那个胖胖的刘月娥,刚刚听韩里正说她年轻的时候是村里的一枝花,李泽轩就专门细看了下,发现她的五官还算端正,只是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看来她这些年也吃了不少苦。但是她这身形,怎么这么胖?难道女人一到中年都容易发福吗?
  “里正,你来了?哎呦,这不是少爷吗?少爷也过来了,快进去屋里坐。”说着忙要过来拉李泽轩。
  李泽轩连忙错开,拱手道:“刘婶好,我们是来见见胡竟然姐弟的,他们在家吗?”
  刘月娥听罢一脸疑惑:“少爷,您见这俩孩子做什么?我怕这俩孩子不懂事,失了礼数,冲撞了少爷。”
  李泽轩摆手笑道:“刘婶,没关系的,我怎么会跟俩小孩儿计较,我像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我今天听韩叔说了这俩孩子的事情,恰好我认识一位名医,就是来看看这两孩子,回头我问问那名医,看有没有的治。”
  刘月娥闻言,一股巨大的惊喜直冲脑门,她呼吸急促,瞪大了眼睛盯着李泽轩,不敢置信道:“少…少爷,您是说,我们…我们家竟然和果然,还…还有的救?”
  “刘婶,我没说一定能救,具体什么情况,我得看了才知道。”
  “好好好,我这就带少爷去见他们,少爷快跟我来。”刘月娥迫不及待地就要带着李泽轩进去。
  “咳,月娥啊,老胡怎么不在家?”韩里正这时在一旁问道。
  刘月娥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一个韩里正,连忙回身答道:“我们当家的去田地里了,好像今天庄子里租借的耕牛,可以轮到我们家,当家的就提前去地里守着了。”
  韩里正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几人进了院子,李泽轩就见院子里有一群鸡,大概十几只,鸡群旁边,还站着两个小孩儿。
  稍大的女孩儿大概七八岁,瘦骨嶙峋,李泽轩甚至怀疑这女孩儿都没有四十斤重。女孩儿五官还算清秀,只是那双没有丝毫神采的眼睛,有些破坏美感。
  那小男孩儿微胖,大概六七岁,正蹲在地上,手撑着下巴,对着鸡群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说完后还在嘿嘿直笑。
  刘月娥见儿子在少爷面前丢丑,有些恼怒地吼道:“果然,快过来见过少爷,竟然,你也过来!”
  小男孩儿听到叫声,站起身,扭过头,冲着刘月娥笑道:“娘…”
  说罢,他竟然没有直接跑过来,而是转身拉着那女孩手中捏着的竹棍,带着女孩儿一起走过来了。
  李泽轩看着他的举动,挑了挑眉毛,若有所思。
  “竟然,果然,快给少爷问好!”见儿子女儿走了过来,刘月娥就对他们说道。
  胡竟然福身礼貌地说道:“少爷好!”
  她虽然看不见,但是她行礼的方向竟然正对着李泽轩!
  李泽轩也有些诧异,但更令他诧异的是这女孩儿的气质,那是一种平静淡然,古井无波,站在她旁边,就像在一个平静的湖面上一样。这女孩儿,小小年纪,只怕心性比那些出家人还要淡然。
  胡果然这时嘿嘿一笑,抓了抓后脑勺,傻笑道:“嘿…嘿,果…然…见…过…少…爷。”
  这孩子吐字真的特别慢,而且看这孩子说话真的好吃力。还有,胡果然说的这句话,配上他那名字,李泽轩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有些怪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