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十六章 春耕难

  韩家庄,庄外农田。
  老胡不停地对少爷千恩万谢,但是他嘴笨,说来说去总是那几句话,李泽轩在一边听得非常尴尬,韩里正见状打断他道:“老胡,你在这儿等了这么久,还没等到耕牛吗?”
  老胡闻言,颓丧地摇了摇头,指着前面不远处正在耕地的一个中年人说道:“里正,你看,老王家还没用完呢。今年雨水少,这田地老难犁了,这可愁死俺了。”
  “韩叔,就不能去县里多借一些耕牛吗?”
  李泽轩听着老胡的诉苦,心中有些疑惑,于是就问了出来。
  韩里正为难地摇了摇头:“少爷,您有所不知,我们庄子人多,县里给分配耕牛已经比其他庄子多一些了,这时候各个地方都在春耕,县里肯定没有多余的耕牛分给我们了。”
  老胡这时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唉,里正,照现在这耕地速度,俺估计咱庄子很多庄户恐怕要错过春耕期啊,这可咋整?”
  李泽轩闻言也是一惊,他前世也是农村的孩子,知道错过春耕期后果是多么严重,到时候估计很多家都要挨饿,更何况大家错过春耕,肯定会影响到他们的养鸡热情,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了。
  他沉吟了半晌,看向旁边的老胡,问道:“胡大叔,现在一头牛一天可以耕多少地?”
  老胡挠了挠头,想了想说道:“少爷,今年地很难犁,一头牛一天最多可以耕四亩地,要是再多耕,怕把牛给累坏了,那可得不偿失。这要是放在往年,一般一天可以耕六七亩地。唉,都怪今年雨水太少。”
  一天才四亩地,这速度也太慢了吧,李泽轩皱了皱眉头,看向韩里正,问道:“韩叔,庄子里现在有多少耕牛?”
  “少爷,今年庄子租借了二十头耕牛,已经比其他庄子多了很多了。”
  李泽轩心里默默合计了下,照这速度,岂不是要耕一个多月才能耕完?这可不行。他不是没想过花钱去别的地方买耕牛,可是这个时代,耕牛一直都很紧张,他把别的地方的耕牛买了,那个地方的人怎么办?自己要是像其他穿越主角一样,穿越过来带个系统就好了,直接给兑换个农耕拖拉机出来,保证一天能犁个几十亩地。
  唉,既然没有拖拉机,也不好增加耕牛数量,那么现在看来就只好想其他办法提高当下的耕地效率了。这个问题倒是很好解决,他脑海里有无数先进的机械模型,肯定能找到很多比当下更加好用的耕犁。
  “韩叔,我去看下庄户们用的什么耕犁。”
  李泽轩交代了一声就向之前老胡指的老王那儿走去。韩里正和老胡也连忙跟过去。
  李泽轩来到老王旁边的田埂上,眼目光开始注视在老王所用的耕犁上。老王正在专心地耕地呢,丝毫没觉察道旁边有人在看他。
  李泽轩前世高度近视,这一世不知道是不是身怀神功的缘故,他的眼力却极好,隔的老远就能看清楚那犁的结构。他发现这犁的结构真的好奇怪,犁辕竟然是直的,而且长度竟然达到了九尺左右,这么长的犁辕,转身估计很困难吧。
  李泽轩在脑海中迅速将眼前这犁的三维结构构建了出来,并且根据以前学的工程力学知识,对这犁各部位进行了受力分析,发现这犁真正犁起地来需要施加很大的拉力,这结构明显不合理。
  李泽轩皱了皱眉头,他在想应该用哪种更好的犁来代替现在的犁。脑海中各种不同年代的犁一一闪过,突然停在了一个与当前犁变化不是特别大的犁上。
  “就你了!”
  “这个应该叫曲辕犁吧,现在应该还没出现。这曲辕犁结构应该是从眼前这种犁的结构改进来的,改动虽然不太大,但是每处的改动都非常关键啊,相比眼前老王用的犁,这曲辕犁明显更加省力啊,画个受力分析图就很容易能看出来。”
  此时李泽轩的脑海中不仅有曲辕犁的三维模型,而且还有它的受力分析图,能够很明显地看出曲辕犁更加省力,而且省得不是一点点。最为关键的是,这犁制造起来并不困难,很容易大批量制造。等他回去了就能找工匠立马开始制造,这样就能保证韩家庄的庄户们不会错过春耕了。
  实际上唐朝目前使用的都是从汉代传下来的长直辕犁,李泽轩脑海中所构想的曲辕犁是在唐代后期江东地区才开始出现的,因此又称作江东犁。相比长直辕犁,曲辕犁的确更为灵活省力,在泥土比较湿润的情况下,一个力气比较大的小伙子都能拉得动。
  “韩叔,你们先这样犁着吧,我这两天会给你们想办法,绝对不会让庄户们错过春耕的。”李泽轩心中有了解决办法,于是回身对韩里正说道。
  韩里正和老胡闻言都一脸惊喜,土地是庄户们的命啊,错过春耕,到时候收成将会大打折扣,饿死人都不罕见。没想到少爷竟然会帮他们想办法,这实在太惊喜了。
  “多谢少爷,我们韩家庄所有庄户都会一辈子铭记少爷的大恩。只是不知少爷打算用什么办法?是去长安再购买耕牛吗?”韩里正很严肃地鞠躬致谢,但是他也很好奇李泽轩会用什么办法帮助他们,要是为他们庄子买耕牛的话,那付出的代价可就太贵重了。
  李泽轩摇了摇头,笑道:“当然不是去买耕牛,我将耕牛买来了,别的地方的庄户用什么?韩叔,两天后我会给你们带来一种更加省力的耕犁,到时候你们的耕地速度会至少提高两倍以上!”
  韩里正和老胡闻言均是大吃一惊,世上有这种犁吗?
  老胡夸张地瞪大了牛眼,不可置信地叫道:“少…少爷,您…您说的可是真的?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神犁?”
  李泽轩很确定地点了点头,说道:“胡大叔,你放心吧,眼见为实,两天后自然会见分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