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六十八章 开业筹备

  阎府前厅。
  二人坐定后,李泽轩问道:“少宁兄,不知滑板车做了多少了?”
  他今日来这儿可不只是为了送图纸,对于奇趣阁的开业筹备他也是很关心的。
  阎少宁闻言,得意一笑道:“嘿嘿,小轩,哥哥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首批三百辆滑板车昨天已经全部做好,只等奇趣阁开业了。”
  以他爹当前的身份,让人做一些滑板车还不是轻而易举。
  李泽轩也是心中一宽,这阎少宁办事真是干脆利落,不像一些腐儒,行事婆婆妈妈的,作为一个工科狗,没丢他们这些工科同胞的脸。
  “少宁兄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不然没有商品,这奇趣阁可如何开业呀。对了,少宁兄,我们奇趣阁的工匠找好了吗?”
  他之前拜托过阎少宁帮他找一批技术娴熟,为人忠厚的工匠,奇趣阁将来必须拥有自己的工坊,这样更有利于保密和技术垄断。
  听到李泽轩询问工匠,阎少宁更加得意了,他笑道:
  “嘿,本来打算给小轩你一个惊喜的,既然你主动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我爹知道我跟你合作经营奇趣阁的事情后,将我们家之前的一个工坊,送给我了,以后这工坊就是奇趣阁的一部分了。那工坊里面的工匠,以前可都是在将作监任过事的,技术那是没的说。”
  李泽轩听阎少宁说完,真的被惊喜到了,他只是让阎少宁帮他招几个工匠,没想到人家直接一步到位给送了一个工坊,这份礼实在有些贵重。既然人家都这么大方,李泽轩也不能小气了,他大手一挥,大方道:
  “少宁兄真够意思,我必须得亲自谢谢伯父才行,这工坊日后所有工匠的薪俸都由我来出了。”
  阎少宁面色古怪地看着他,忍不住说道:“工坊工匠为奇趣阁做事,薪俸当然应该由你发啊,难道小轩你还打算让我爹继续给他们发薪俸?”
  额,李泽轩感觉阎少宁说的好有道理,懊恼地拍了拍脑袋,暗骂自己脑袋有些秀逗了。
  “额,少宁兄说的是,小弟我这两天都有些忙糊涂了。那工坊在哪?要不要我们一起去看看?”
  既然自己都有工坊了,那曲辕犁就交给工坊的工匠做,岂不是更加方便。
  “那工坊在安邑坊,距离东市倒是非常近,这样以后会很方便。”
  李泽轩喜道:“那太好了,少宁兄我们这便去工坊看看吧?”
  “既然小轩你想去看,那哥哥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跟着阎少宁来到了安邑坊,七拐八拐地进了个小巷子,就见一个比较大的院落群,房子虽不奢华,但是占地非常大,上面挂了一个牌子,“奇趣阁工坊”。李泽轩疑惑地看了看阎少宁,没想到他动作竟然这么快。
  阎少宁仿佛看到了他眼中的疑惑,得意洋洋地笑道:“我爹说,既然将这工坊送给我们了,名字当然要改了,这匾额还是我爹亲自题写的,怎么样?我爹的字在长安很多人求都求不来呢!”
  李泽轩虽然不懂书法,但见这几个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比自己那狗刨的字强了几百倍,当下赞叹道:
  “阎伯伯的字的确是好字,这次承了他老人家这么大的人情,改日小弟一定要亲自当面拜谢才行!”
  阎少宁心中暗笑:就是要这样的效果,等哪天你落到我爹手里,看你还怎么借口偷懒,哈哈!
  当下却面不改色地说道:“嗯,小轩你有这份心意,我爹就很欣慰了。我们进去看看吧!”
  二人当下进入工坊院门,只见里面错落着二十来间房屋,外面还有些空场地,堆积着一些木料铁料,李泽轩竟然还发现了一个大铁炉。
  这工坊规模实在出乎了李泽轩的意料,他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小作坊,没想到竟然相当于一个小工厂了,此刻李泽轩真的有些动容了。
  看着李泽轩震惊的神色,阎少宁给他介绍道:
  “小轩,这工坊是我爹在武德元年就建造了,当时只是一个小作坊,而我爹也只是将作监一个少匠,但是我们阎家是真正的工程世家,认识许多同道中人,没用多久,工坊规模就逐渐扩大,人手也越来越多,现在这工坊已经有六十多个工匠,其中有些老工匠比如福伯以前都还跟我爹共事过,技艺很是精湛,小轩你可不能亏待这些老工匠,不然到时候我爹都不会饶你。”
  李泽轩连连摆手,说道:“当然不会亏待他们,这些人以后可是我们奇趣阁的根基啊,以后他们的薪俸全部在以前的基础上加五成!”
  阎少宁挑了挑大拇指,笑道:“哈哈,兄弟你阔气!”
  二人进了一间屋子,就见一个穿的像农夫的老头儿,正在钻木头,应该是在做滑板车吧。
  “福伯,在忙呢?”阎少宁出声叫道。
  那老头转身,看到是阎少宁,笑道:“呦,阎少爷您来了,这位是?”
  他指了指李泽轩。
  李泽轩听到阎少宁叫这人福伯,想起刚刚他的话,知道这人是工坊里的老人,怠慢不得,就主动自我介绍道:
  “福伯,您好,我是李泽轩,是奇趣阁的东家之一,您叫我小轩就行了!”
  福伯挑了挑眉毛,诧异道:“你就是发明这滑板车和滚柱轴承的人?”
  李泽轩笑着点了点头。
  福伯惊喜道:“没想到东家你这么年轻,竟然能想到这么好的创意,看来我们这些老家伙真的老喽!哈哈!”
  “福伯说的哪里话,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小子日后会有很多想法不成熟,正需要您老在一旁提携呢!”
  对于这些老工匠,李泽轩还是很重视的,他们虽然体力不行,但是他们的经验很宝贵。
  福伯被李泽轩的话说的心里也有些暖暖的,这个东家年纪轻轻,颇有才华,却不盛气凌人,福伯对他也很有好感,捋了捋胡子,笑道:
  “呵呵,东家言重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是闲不下来,能为工坊作最后一点贡献也无憾了。”
  “福伯日后叫我小轩就行,您是长辈,小子当不起您这么称呼。”
  “哈哈,那老头子我就托大,叫你小轩吧,来来来,小轩你今天来的正好,我正想和你说说你这滑板车和轴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