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十四章 小胖来找茬

  李泽轩让人将灰头土脸的程处默弄到二楼去收拾收拾,这才转身看向小航几人,笑道:
  “小航,你们今天表现的都很不错,都有赏,三宝,每人赏二十文。”
  六个小孩儿连忙上前弯腰答谢:“谢谢少爷。”
  李泽轩笑呵呵地摆了摆手,说道:“这是你们该得的,快回去吧,对你们班主说,就说少爷我很满意,下次有机会还找你们合作。”
  几个孩子开心地领完赏钱,上交滑板车,就要离去,只是他们均是忍不住地回头看了那滑板车几眼,眼里的不舍,谁都能看得出来。他们虽然只玩了一天多滑板车,但是已经完全迷上了这新奇的玩具,但他们肯定是买不起的,只能最后多看两眼。
  “哥哥,那几个滑板车有些旧了,反正也卖不出去了,要不就送给小航他们吧?”
  兰儿轻轻地拽了拽李泽轩的胳膊,小声地说道。她今天和这几个小伙伴玩的很开心,大家都很照顾她,此时见小航他们对滑板车恋恋不舍,兰儿就想了个借口,想让哥哥把滑板车送给他们。
  只是这点小心思李泽轩岂能看不出来?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些小钱,送了就送了,于是他揉了揉兰儿的小脑袋,招手将小航他们又叫了回来,笑道:
  “小航,这滑板车已经旧了,肯定也不能拿出去卖了,就送给你们吧!”
  几个小孩儿一脸惊喜,但还是小航比较老成,他连忙弯腰拱手道:“少爷,这实在太贵重了,小航不敢收。”
  “哎呀,我哥哥都说给你们了,你们就快拿着,我哥哥又不缺这点钱。”
  兰儿好不容易劝服了哥哥,见小航又推辞了起来,小丫头连忙跑过来,将滑板车推到了小航的脚下。
  李泽轩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他心里也挺爽的,被人感激的滋味很不错,还是当土豪好啊!
  小航他们见李泽轩对兰儿的话没有反对,几人犹豫了下,还是接过了滑板车,小航开心地鞠躬感谢道:
  “谢少爷,谢谢兰儿小姐,少爷下次再开店的话,我们几个免费为少爷表演杂耍。”
  “嗯嗯。”
  其余几人均是赞同地点头。
  李泽轩笑着挥了挥手:“快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几个小孩儿踩着滑板车,在夕阳下开心离去。
  李承乾几人见这边也没什么事了,就告辞离去,长乐走的时候,李泽轩特地送了一辆粉色的滑板车给她,可把小姑娘给乐坏了。
  ……
  云兮楼,三楼雅间。
  “殿下,奇趣阁周围的人群都散了,太子和长乐公主也已经离开了。”
  一黑衣侍卫躬身向首座上一个衣着华贵的小胖子汇报道。
  这小胖子就是李泰,他今天是想来把李泽轩抓回去给他写故事的,但他万万没料到奇趣阁今日竟然围了这么多看热闹的人群,李泰顿时就有些怂了。
  他虽然是李二最为喜爱的皇子,但是如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搞事请,万一被某个御史闹到朝堂上,李二肯定不会轻饶他。
  况且他大哥和小妹都在那儿呢,万一他们要出面帮李泽轩说话,他也不好办,于是他就派侍卫在奇趣阁附近盯着,而他自己却来到了对面的云兮楼,点了一桌子菜,坐在那儿边吃边等消息。
  令他惊喜的是,云兮楼竟然也有啃的鸡,虽然味道比醉仙楼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相比酒楼其他菜,这山寨版的啃的鸡明显更加好吃。
  小胖子吃的兴起,差点就忘了今天来这儿的正事,这时听到了眼前侍卫的汇报,他这才想起来今天过来是要抓李泽轩的。
  李泰打了个饱嗝,揉了揉圆圆的小肚子,阴笑道:“嘿嘿,既然人都走了,那就该我们出手了,赵宇,你带上几个人,跟本王快过去,别让他给跑了。”
  “喏!”
  ……
  奇趣阁。
  眼看东市差不多要关坊门了,李泽轩收拾了下东西,让管家扶着鼻青脸肿的程处默,就要关门回家。
  正在这时,门外一群彪形大汉堵住了他们的去路,接着他们身后传来了一个桀骜的声音:
  “你们谁是李泽轩,快给本王站出来?”
  话音刚落,一个白白净净的小胖子就从那群大汉身后缓缓走出。
  李泽轩听到面前这小孩儿,自称本王,而且语气明显不善,心下一惊,但他也不是怕事之人,捏了捏兰儿的小手,让她别担心,就越众而出,朗声道:
  “见过殿下,我就是李泽轩,不知殿下找小民何事?”
  程处默这时却认出来人,诧异道:“魏王?”
  李泰听到竟然有人认出他了,连忙循声看了过去,仔细辨认了半天,才认出眼前鼻青脸肿的人是程处默,他扭头怒瞪了赵宇一眼,程处默也在这里,这么重要的信息,侍卫竟然没有上报。
  这可冤枉了那侍卫,程处默玩儿滑板摔伤,一直在二楼养伤不敢出来丢人,这侍卫哪里知道程处默在不在。
  李泰虽然是皇子,但是对程妖精还是颇为忌惮,心中暗道,看来今天不能强抢了。因为之前他听说过,李泽轩与程处默关系不错,如果当着程处默的面抓人,回去后李二肯定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额,原来丑牛也在啊,呵呵,真巧。”
  李泰尴尬地说道。
  程处默从李泰刚来时第一句话中,就判断出来他今天来者不善,怕是要找李泽轩的麻烦,他这时当然要力挺自己的兄弟。
  程处默走到李泽轩的旁边,使劲儿拍了拍李泽轩的肩膀,冲李泰大笑道:
  “今天我兄弟新店开业,我老程当然要来捧场了,哈哈!不知魏王今日所来何事?太子和公主殿下可是刚走啊。”
  他故作亲密,还故意提到李承乾和长乐,自然暗含了一些威慑敲打的意思,提醒李泰不要故意刁难李泽轩。他平常虎头虎脑,那只是他不愿意动脑子罢了,但今天他好兄弟遇到了一些危机,他必须动脑子帮忙,虽然能打得过这群人,但是打完了肯定会给他老爹惹麻烦!
  李泰如何听不出程处默话里有话,纵然知道程处默说的是事实,但除了李二和长孙,他李泰如何会受他人的威胁。这时李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哦?丑牛你这是代表你程家,要站在本王的对立面喽?”
  程处默一时语塞,关于皇子站队的问题,他当然没办法代表他老爹,李泰以势压人,他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魏王殿下说笑了,丑牛兄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魏王殿下不要放在心上,不知殿下今日找小民所为何事?”
  看到好兄弟为自己挺身而出,受人刁难,李泽轩当然坐不住了,于是出面接过话茬,算是为程处默解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