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十七章 斗小胖 下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李泰这架势,怕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李泽轩只好成人之美,让他撞得头破血流。【△網WwW.】
  
  “殿下请听第五题,在问之前,我想知道殿下有没有听过《木兰辞》?”
  
  李泰点了点头:“当然听过。”
  
  木兰辞,又称木兰诗,是中国南北朝期间的一首叙事诗,诉说女英雄花木兰代父从军的民间故事。该诗约作于北魏,最初录于南朝陈的《古今乐录》,长300余字,后经隋唐文人润色。
  
  李泰博览群书,当然看过这首词。
  
  “殿下听过就好,第五题就是从军十八年的花木兰换上女装后,为什么令昔日的袍泽大感惊讶?”
  
  李泰理所当然地回道:“难道不是因为她的同伴没见过她穿过女装而惊讶吗?”
  
  李泽轩摇了摇头:“错了,那是因为她的同袍认为她还是穿男装比较合适。”
  
  李泰:.......
  
  他此刻心中真的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噗,哈哈哈。咝~~”程处默实在受不了了,哈哈大笑,结果悲剧地扯动了脸上的伤口。
  
  兰儿听到这搞怪的答案也捂着小嘴,忍不住“咯咯”直笑。
  
  李泰黑着一张脸道:“继续,下一题。”
  
  .......
  
  “再下一题。”
  
  .......
  
  “再下一题。”
  
  .......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泰的脸色越来越黑,但是他每次都忍不住要听下一题,抛开赌局不谈,李泽轩每个问题都很新奇,每个问题的答案更加出人意料。
  
  他现在就像一个吃鸦片上瘾的人,虽然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会输,但还是忍不住地想听下一题以及下一题的答案。
  
  “殿下,这是最后一题,请听题。”
  
  李泽轩说完,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终于要摆脱这个难缠的小胖子了。
  
  “慢着!”
  
  听到这是最后一题,李泰心中一惊,连忙出声打断道,他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说道:
  
  “最后一题,你不许再弄这种歪门邪道的题目,你必须出一个正经题目。”
  
  要是自己真的一道题都答不出来,那岂不是英名扫地,李泰虽然很喜欢之前那些稀奇古怪的题目,可不代表他愿意输掉赌局。
  
  李泽轩看李泰黑如锅底的脸,也不愿意把这个小胖子逼急了,想了想就说道:
  
  “我听闻殿下也精通算学,那这最后一题,我就出一道算术题如何?”
  
  嘿,既然这小胖子自己找虐,那可就怪不得我了,正经题目也一样能玩死你,李泽轩心中阴险地想到。
  
  李泰来了精神,算学一道他还是颇有自信的,他不信李泽轩能难倒他。
  
  “好,就算术题了,你快出题吧!”
  
  “那殿下请听第十题,假设我大唐要对突厥用兵,需要从秦州调集十万担粮草,运送到丰州前线,走水路,每一百里,将损耗三百担粮草,走陆路,每一百里,将损耗五百担粮草。”
  
  “如果运粮军队水路和陆路一共走了一千里,最后剩余粮草九万五千八百担,请问殿下,这队运粮士兵,水路和陆路各走了多少里。”
  
  李泽轩随手编了一道二元一次方程应用题,至于更高阶的方程,就算了吧,他怕李泰看都看不明白。
  
  这道题虽然不像之前那么古怪,但是对于古人来说,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唐代的人可还没有方程的概念。
  
  李泰紧锁眉头,这道题可是堂堂正正的,他在心中将所有假设的可能性一个一个代入题中试验,渐渐的,他的额头沁出了汗水,过了许久他还没有试出正确的答案。
  
  李泽轩这时提醒道:“殿下,东市过一会儿就要关了。”
  
  李泰看了看天色,不甘道:“要是再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本王一定能解出正确答案。”
  
  李泽轩笑道:“殿下,这题正确答案是水路四百里,陆路六百里,这种题目小民三息时间就能算出正确答案。”
  
  李泰下意识地将李泽轩给出的答案代入题中验算,发现果然无误,但他还是不信道:
  
  “这肯定是你提前算出了答案,现在才能这么快说出来的。”
  
  “殿下若是不信,可以随意改动这题中的几个数字,看我三息能不能算的出来,我若算不出来,今天的赌局就算作我输。”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本王将最后的剩余粮草改成九万六千五百担,你来算算水路和陆路各走了多少里吧。”
  
  李泰随意改动了一个数据,他就不信李泽轩能在三息之内算出答案。
  
  李泽轩现在的精神强度远非常人能及,李泰几乎刚说完,他脑海中就立刻得出了答案。
  
  “殿下,士兵走过水路七百五十里,陆路二百五十里。”
  
  这么快!还不到一息时间吧,李泰心中异常震惊,连忙将李泽轩给的答案代入题中验算,片刻后,李泰瞪大了眼睛,喃喃道:“完全正确,这怎么可能,国子监的刘博士也不可能做得到啊......”
  
  程处默虽然不会算学,但见李泰此时的反应,也知道自己的好兄弟算对了,不由再次刷新了对李泽轩的认知,心中蓝廋地想到:功夫比我好就算了,为什么还比我聪明,这可让俺老程以后怎么活。
  
  兰儿在李泰要跟李泽轩比算学时,她就一点也不担心了,之前李泽轩在成衣铺的神勇表现她都还记在心里呢。
  
  “殿下,那咱们今天这赌局?”
  
  看着有些失神的李泰,李泽轩有些担心地问道。
  
  李泰今天实在被虐惨了,他有些颓然地摆了摆手说道:
  
  “愿赌服输,本王今后不会再来为难你的奇趣阁了。”
  
  “多谢殿下言而有信,那我们这就告辞了。”
  
  对于这小胖子愿赌服输,信守承诺的品质,李泽轩还是有些欣赏的。
  
  “慢着,你真的不愿意给本王写故事吗?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本王会酌情考虑的。”
  
  李泰还是有些不死心,但他此刻的语气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高傲了。眼前这人不仅故事写得精彩,而且还颇有才学,想法稀奇古怪,是个聪明而有趣的人,李泰是真的想把他拉拢到王府做门客。
  
  李泽轩摇了摇头:“抱歉,小民的确志不在此。”
  
  看着眼前小胖子失望的神色,他也感受到李泰此时的语气不像之前那么嚣张了,心中暗道这胖子只是个被父母宠坏的孩子罢了。
  
  李泽轩接着补充道:“不过我闲暇时间,还会写一些故事的,到时候我会刻印成书,放在奇趣阁售卖。”
  
  李泰眼睛一亮,笑道:“好,到时候本王一定让人来买几本。不过你这算学技巧,改日一定要给本王说说,我肯定不会亏待你。”
  
  李泽轩笑道:“当然可以。”
  
  .......
  
  几人告辞分别,李泽轩看了看天色,估计还有几刻钟坊市才会关门,就让王忠带着兰儿先回去,他自己快步来到奇趣阁工坊,正好遇见了准备回家的福伯。
  
  问了下福伯曲辕犁的进度,福伯笑道:
  
  “少爷,您要的二十个曲辕犁已经全部造好了,就等您明天让人过来拉走呢。老夫明日和少爷一起去庄子,看看这曲辕犁效果如何。”
  
  李泽轩点了点头:“嗯,那好,明日我就让人来将这些曲辕犁拉走。”
  
  这时福伯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哦,对了,少爷,之前您提出的那滚柱轴承,工坊已经做出来了,现在我们可以造各种规格的滚柱轴承了。”
  
  李泽轩闻言大喜,笑道:“太好了,那等这阵子忙完后,我给福伯一张图纸,福伯帮我打造一款马车,所有需要转动的部位,全部用上滚柱轴承。”
  
  自己惦记已久的豪华马车终于有盼头了,李泽轩心里很是开心。
  
  福伯笑道:“行,没问题。”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