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七十八章 帝王雄心

  夜幕降临,整个长安都笼罩在夜色之中,由于实行宵禁制度,除了烟花之地,其余街道上都是一片漆黑。
  长安百姓吃过晚饭,纷纷上床睡觉,整个长安城仿佛也开始一起入睡,陷入一片寂静,但还有些人仍未入睡。
  皇宫,太极殿,仍旧灯火通明。
  国朝初定,有很多事情需要李二决断,他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批阅奏章批到很晚。不过现在他手上拿着的并不
  是朝臣写的奏章。
  “呵呵,不(布)怕一万,只(纸)怕万一,这小子脑子里怎么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李二看着手上的密报,摇头失笑道。
  李泽轩肯定想不到,继啃的鸡事件之后,他再一次地进入了李二的视野。
  “哈哈,青雀自幼天资过人,没想到今日却会吃这么大的亏,不过让青雀受些挫折也好。不过李泽轩这小子倒是实在有趣。”
  对于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吃瘪,李二当然不会因此记恨李泽轩,女儿富养,儿子穷养,对于几个儿子,李二一贯抱以顺其自然的态度,他们可以互相争,可以互相斗,但不能越过那条红线。
  就算某个儿子被欺负了,他们自己去想办法欺负回来就是了,李二绝对不会去为他出头。
  看着密报上面那一条条从未听闻的新奇问题与出乎意料的答案,李二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只是看到最后一题时,李二脸上的笑意突然僵住了,脸色逐渐变得有些严肃。
  李二沉着脸,对身前的黑衣侍卫问道:
  “李泽轩真的在一息之内,就算出来了答案?”
  那侍卫连忙躬身道:
  “回禀陛下,千真万确。”
  李二摆了摆手,让这侍卫先退下,他背过身,使劲地攥了攥手中的密报,这最后一题,触动了他心中潜伏已久的雄心。
  去年玄武门之变后,大唐内部政局动荡,突厥发兵十万,趁虚而入,一路势如破竹,竟然攻入距长安仅四十里的泾阳,京师震动!当时敌强我弱,李二被逼无奈,设疑兵之计,亲率高士廉、房玄龄等六骑至渭水边,隔渭水与颉利对话。
  后来突厥人退去了,不但带走了三万汉奴,还有李二陛下的互不侵犯的承诺。长安府库的财帛为之倾空。这些得意洋洋的强盗出原州,灵州自怀远遁入茫茫草原。
  或许后人会盛赞他李二临危不惧,巧设奇谋,定下渭水之盟,为大唐赢取了喘息之机。
  但在李二看来,所谓的渭水之盟,是他的毕生之耻。
  当年他李二随父亲太原起兵,历经百战,最终定鼎天下,何曾受过此等屈辱。
  李二至今还记得,突厥退兵后,程咬金手捧他的手书,像一个孩子一样,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数万将士整衣束甲拜倒在帅帐前,数名悍将披发刺面请求出征,决心以血洗刷渭水之盟带来的奇耻大辱。
  大唐虽然初定,但上至皇帝,下至黎民,骨子里都有一股骄傲,一种身为唐人的骄傲。
  君辱臣死,君辱民死。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上至将军,下至百姓,战意沸腾,纷纷发誓,要为君主报仇雪耻。
  奈何当时唐军势弱,军备不齐,粮饷不济,国内叛乱不止,吐蕃,吐谷浑虎视眈眈,稍有不慎大唐既有倾覆之忧。
  李二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心中暗暗发誓,等荡平国内之叛贼,待兵精粮足,必与诸君会猎草原,与突厥决一死战。
  今日看到李泽轩为李泰出的最后一题,李二的心中久久无法平静。说到李泽轩,李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两日前在太极殿和程咬金的一番对话。
  “知节,秦二哥最近身体如何了。”
  李二坐在龙椅上,满脸关切地问道。秦叔宝那些年随他一路浴血征战,曾经数次救他性命,因此李二对秦叔宝一直很感激,即使他当了皇帝,私下里还称呼秦琼为秦二哥。
  “陛下,秦二哥身上早年留下了无数暗伤,现在年纪大了,暗伤发作,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前些年二哥武力上还能完胜俺,可是前几日,老程我去秦府见二哥,二哥他…陛下,俺老程心痛啊!”
  程咬金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捶胸流泪,这个大唐老将曾经在无数强大的敌人面前都面不改色,现在见到自己最为要好的兄弟,身体渐衰,终于忍不住痛哭流涕。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李二也有些眼眶湿润,他沉默一会儿,沉声说道:“知节莫要伤心,朕让孙道长去秦府给秦二哥看看,只要能缓解秦二哥的病痛,无论多么名贵的药材朕都愿意让人去找。”
  程咬金连忙谢恩:“老臣替二哥多谢陛下。”
  李二这时叹了口气,说道:
  “唉,岁月不饶人啊,眼看你们这些当初随朕一起征战天下的兄弟,现在都日渐衰老,朕心里也不好受啊。等我们这一代人都老了,谁还能帮承乾守护这大唐江山呢?”
  “陛下,江山代有才人出,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年轻一辈,也有许多忠勇之士啊!”
  程咬金难得地拽了一句文。
  李二摇了摇头,说道:“知节啊,现在年轻一辈不都是仗着父辈余荫,斗鸡遛狗,哪有几个成才的。”
  程咬金想了想,突然笑道:“陛下,老臣前几日倒是遇到了一个少年郎,老臣与他比试了一番,发现此子武功竟与老臣不相上下。”
  李二眼睛一亮,感兴趣地问道:“哦,那少年多大了?”
  “应该只有十四岁。”
  “什么?”
  李二此刻真的震惊了,武功这东西虽然有些看天份,但是岁月的积累是必不可少的。程咬金身经百战,武力值在大唐的武将之中最少能排进前十,现在程咬金说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竟然能与他战成平手,李二如何不惊。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怎么可能与知节武功不相上下,朕怎么从未听说过长安城还有如此年轻俊杰?”
  “陛下,确有其事,此人名叫李泽轩,家住长安永乐坊,之前与犬子交好,老臣这才与他认识。”
  “李泽轩?”
  这个名字好生熟悉,李二站起身,皱着眉头,走了两步,突然想了起来。
  “是不是之前发明啃的鸡的李泽轩?”
  听到啃的鸡,程咬金下意识地舔了舔嘴,说道:“对对,就是他,陛下之前难道认识?”
  李二不接他的话,说道:“朕只听说过他去龙虎山学了八年武艺,没想到他的武艺竟然如此高强。”
  程咬金解释道:“陛下,那李泽轩当初拜的是灵虚真人为师,武艺超群自然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李二有些失神,喃喃道:“原来如此。”
  ……
  “陛下,夜色已深,老奴斗胆请陛下早些安歇!”
  老太监赵松这时小心翼翼地上前劝道。
  李二这才收回思绪,点了点头,正准备走了,却突然扭头吩咐道:
  “赵松,你让百骑最近多多留意下李泽轩,朕想多了解了解此人。”
  “喏!”
  这小子武艺高强,为人却极为聪明,算学一道造诣颇深,如果是将帅之才,那就大力培养,帝国年轻一辈正需要一个领袖人物,即便不是将帅之才,也能调到军中当一个随军书记官,让他掌管粮草调度,估计会减少许多路途损耗。是该找个机会,将这小子调入军中,好好培养。李二心中如是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