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十四章 神犁天下传 上

  午后,阎府。
  阎少宁在前厅踱着步子,焦急地等待着什么。
  “少爷,少爷,老爷回府了。”
  一个青衣小厮快步跑进来喊道。
  “太好了,我爹终于回来了!”
  阎少宁快步出门,来到前院,就见到阎立德刚刚进府。
  “爹,你终于回来了!”
  他今天上午和福伯一起回到长安后,本来想立刻将曲辕犁的事情跟他爹说的,但是老管家说他爹去上早朝,现在还没回来。
  阎少宁只能焦急地等待,曲辕犁是奇趣阁的,奇趣阁有他的一成干股,这么想来,曲辕犁跟他阎少宁还是有一定关系的。
  他知道朝堂上这几天正在为百姓春耕的事情想办法,以前阎少宁虽然有一些奇思妙想,但做出来的不过是玩闹之物罢了,现在曲辕犁出世,自己也可以帮老爹立功,想到这里阎少宁心里忍不住兴奋起来。
  “宁儿,你找爹有事?”
  “是的,爹,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您随孩儿来书房。”
  ..........
  书房内。
  “宁儿,你说吧,你找为父有何事?看你急急忙忙的。”
  阎立德坐定后,有些好奇地问道。他这个儿子,虽然不像其他纨绔一样斗鸡遛狗,流连青楼,但也是不务正业,成天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儿子今日这么急着找他做什么。
  “爹,朝堂上近日是不是一直在为长安附近的春耕想办法?”
  阎立德叹了一口气:“是啊,前些日子陛下本来打算从并州附近,引入一批耕牛送到长安,以解燃眉之急。可是今日传来急报,并州竟有一伙山贼,劫掠了朝廷筹备的耕牛。
  陛下大怒,可是当务之急并不是剿灭山贼,而是想办法解决一部分庄户的春耕问题。陛下在早朝后,将房相,魏尚书和为父等重臣留下商议此事,因此为父这个时辰才回来。宁儿,你什么时候对朝堂之事感兴趣了?”
  阎少宁笑道:“爹,孩儿已经有办法解决春耕问题了。”
  “什么?宁儿,事关重大,这可不许开玩笑。”
  阎立德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道。
  阎少宁见老爹不信,就将曲辕犁的发明过程以及今日去韩家庄亲眼见到的曲辕犁耕地效果,一五一十地跟阎立德说了一遍。
  阎立德听完,震惊地站起身子,喃喃自语道:
  “竟然有神犁降世,真是天佑我大唐啊!为父还是小瞧了那李泽轩啊。宁儿,你们这次算是帮了朝廷的大忙了,为父明日就上报陛下,为你们请功。”
  ...........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长安城外的小路上,已经有十来个麻衣粗布的农户,正向长安城赶去。
  “呦,这不是姐夫吗?你今天咋这么早?”
  一个长相机灵的小伙子,看到前面那人有些眼熟,连忙加快速度赶上去,发现竟是自己的姐夫,这才打招呼道。
  “哎?原来晓东啊,这两天听人说长安城的鸡蛋涨价了,你姐这不是让我今天早点起来,把家里的鸡蛋拿过来卖掉嘛,回头也给我家大郎添一身新衣嘛。”
  那汉子挑着箩筐,见到是自家小舅子,这才回答道。
  长相机灵的青年就是韩家庄的韩晓东,今天他也一早就被他老爹拾掇起来,让他去奇趣阁买曲辕犁,前些年他姐姐嫁到梅村了,这汉子叫正是他的姐夫,名叫梅俊,可是人长得五大三粗,一点也不俊。
  平时两家关系还算要好,走动的也较为频繁。
  “嗯,我也听说这事了,据说长安城鸡蛋都卖到五文钱一个了,哈哈,我姐姐还是像以前那么精明啊。”
  “嘿嘿。”那汉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时他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晓东,你今天怎么也这么早?”
  “额。”韩晓东有些犹豫,曲辕犁的高效灵活是他亲眼所见,他就算没读过书,也知道要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曲辕犁后,他们韩家庄的人肯定买不到了。
  可是他姐夫一家平常对他的确非常好,韩晓东抓耳挠腮,犹豫了半天,终于下了决定,小声说道:
  “姐夫,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千万不要跟其他人说,知道不?”
  梅俊见小舅子说的神神秘秘的,不由好奇心大起,拍着胸脯保证道:“晓东,这十里八村谁不知道你姐夫我的嘴巴最紧了,你就放心好了。”
  韩晓东听到姐夫大吹牛皮,颇为无语,他这时才想到自己的姐夫可是有个外号叫做梅大嘴来着,嘴里没个把门的,不由有些后悔,可是话已经说出口,已经来不及编其他借口了,韩晓东只能说到:
  “姐夫,我跟你说的这个事,你这次一定不能乱说,否则我让我姐罚你跪搓衣板。我今日是来长安是为了去东市奇趣阁买曲辕犁来着,我跟你说啊,这曲辕犁老牛逼了,耕地速度最少能提高三倍以上。
  昨天我家少爷亲自带着一批曲辕犁,来我们庄子做了试验,耕地速度之快,是我们全庄上下都亲眼所见。我家少爷还说,这曲辕犁今日会在奇趣阁售卖,只卖一百七十文,我们庄子的人今天几乎都要过来买。
  现在其他庄子还不知道,我们肯定能够买到,姐夫,你要想买的话也可以去买一个,但是千万不能跟其他人说啊,不然我们庄子的人知道是我说出去的,非得揍死我,你可不能坑害我。”
  梅俊听到曲辕犁竟然这么牛逼,不由哈喇子流了一地,暗自打定主意,今天卖完鸡蛋后,一定要去买一个,回去后自家婆娘肯定会赞他机智。
  这时听到小舅子让他保密,他连忙举起手,发誓道:
  “晓东,你放心,姐夫我肯定不会说出去坑害你的,多谢你小子跟俺说这些啊,俺家的地终于不会错过春耕了啊,我跟你姐平日总算没白疼你小子!”
  韩晓东不放心地又嘱咐了一遍:“嗯,姐夫,你千万记住不要说出去啊,不然我姐罚你跪搓衣板。”
  .........
  韩晓东想的有些简单,韩家庄的庄户,谁家没有亲戚在其他庄子,即使他不说,也会有很多庄户偷偷通知自家亲戚的。一股暗流正在逐渐涌动,即将席卷奇趣阁,神犁之名,不久就会名扬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