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十六章 天子召见 上

  皇宫太极殿。
  群臣毕至,按照文武分立两侧。
  李二放下一本奏章,看向文官队列的一个年轻官员,问道:“袁少卿,你是要弹劾长安富商李京墨之子?”
  那年轻官员连忙出列躬身道:
  “启奏陛下,微臣的确要弹劾李京墨之子李泽轩,微臣据东市市署令所报,此人近两日在长安城大肆收购鸡苗,不仅使鸡苗价格暴涨,并且也使鸡蛋价格上涨一倍以上。此人扰乱市场,哄抬物价,臣恳请陛下严惩。”
  这人是太府寺少卿袁闻道,太府寺是唐代中央事务机构九寺之一,行政长官太府卿为从三品职事官,二官少卿从四品,官居高品,地位显赫。
  太府寺掌管全国财货政令,总京都四市、平准、左右藏、常平八署之官属,举其纲目,修其职务。除掌理国家的财货帑藏外,在市场管理方面直接领导京都四市署和平准署,进行宏观指导,并运用度量和权衡二法实施具体调控。
  东市的市署令只是从六品官,当然没资格上朝,只能将东市这两天的异常,上报给袁闻道。
  李二好奇道:“这李泽轩不过一介布衣,太府寺为何不直接拿人问罪?”
  “启禀陛下,据微臣所察,这李泽轩与卢国公长子和太子都关系甚密,臣不敢擅专,特地请陛下圣裁。”
  袁闻道在本来也想直接抓人的,但是后来东市市署令将李泽轩与程处默、李承乾相交甚密的事跟他汇报了,袁闻道拿不准几人的关系,就干脆直接报给李二了。
  李二闻言,饶有深意地看了站在下首的李承乾一眼,同时他心中也对这袁闻道有些不满,这人身居高位,却畏畏缩缩,拿人问案竟然还要视别人的身份区别对待,实在是不合格。
  李承乾连忙低下了头,不敢看李二。
  “放屁,满嘴胡言,人家李泽轩花自己的钱买东西还犯法了?”
  程咬金闻言怒不可遏,第一个跳出来怒斥袁闻道。
  昨日程处默回去后就将李泽轩劝他们家养鸡的话跟程咬金复述了一遍。程咬金闻言,仔细想了想,琢磨了一番后,大手一挥,拍板道:
  “既然如此,我们家也养鸡,明日就让管家去买三万只鸡苗,分发给庄户,让他们每户养一两百只,养鸡条件就按李泽轩他们家的来。”
  程处默闻言瞠目结舌,在他想来,自家老爹能答应养个七八千只就差不多了,万万没想到老爹这么有魄力,张口就要来三万只,程处默呐呐道:
  “爹,您就不怕到时候鸡卖不出去,血本无归吗?”
  程咬金拍了拍程处默的脑袋,大笑道:
  “丑牛啊,你小子还太嫩了点,没看透啊,你也不想想,李泽轩那小子岂是个愿意吃亏的主儿吗?他既然敢养八万只鸡,我们家养三万只怕个啥。
  哈哈,俺老程敢断定,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大秘密,只不过李泽轩不愿意说罢了,咱们家就跟在那小子后面发笔小财算了。”
  程咬金外表粗犷,其实内心却心细如发,稍微一想就看明白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此时他得意地捏着大胡子,走了两步,继续说道:
  “再说了,你忘记那小子的师父是谁了,那可是道门一脉的神仙人物,李泽轩这次无厘头的举动,说不定是灵虚道长生前泄露给他的天机。唉,要不是咱们家没那小子有钱,你爹我也想买个八万只鸡苗啊,哈哈,这小子有点意思了!”
  程处默听完程咬金的一番分析,不由对自己老爹佩服地五体投地,姜还是老的辣啊。
  .....................
  朝堂上。
  袁闻道悲剧地被程咬金的吐沫星子喷了一脸,还被程咬金的大嗓门吼的耳朵嗡嗡作响。
  他抹了一把脸,怒道:“卢国公,您岂能因为那李泽轩与令郎交好就故意包庇?李泽轩哄抬物价,影响民生,证据确凿,卢国公是想徇私枉法吗?”
  程咬金气极,照袁闻道所说,他家今日也买了大量鸡苗,岂不是也犯了法。程咬金懒得跟他强词夺理,直接一记勾拳,打在了袁闻道的鼻梁上。
  “俺徇你老母,你这小人强词夺理,不怕告诉你,俺老程家,今日也要去东市买上万只鸡苗,你是不是也要治俺老程的罪?”
  袁闻道不过一介文弱书生,怎能受得住程咬金的大拳头,直接被这一拳打飞老远,鼻血也喷了一脸,差点昏了过去,此时他朝李二拜倒痛哭道:
  “陛下,卢国公朝堂之上枉顾君仪,恶意伤人,还意图包庇嫌犯,臣请陛下治罪。”
  程咬金大怒,又想上来揍人,站在旁边的秦琼连忙过来拉住他:
  “知节,朝堂之上不许放肆。”
  秦叔宝这两年旧伤发作,腿脚不太好,程咬金不敢使劲挣脱,这才安静下来,可怜巴巴地看向李二:
  “陛下,老臣刚刚君前失仪,还望陛下恕罪则个。”
  李二被这浑不吝的货气乐了:
  “程知节,你之前打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让朕恕罪?朝堂之上,竟然殴打大臣,真是岂有此理。”
  秦叔宝连忙躬身求情道:
  “知节只是一时糊涂,还望陛下恕罪。”
  牛进达,尉迟恭等军中将领也纷纷为程咬金求情。
  李二虽然私下跟程咬金秦叔宝等老将关系十分要好,但是也不能寒了其他大臣的心,他摇了摇头说道:
  “程知节,罚俸三个月,以观后效!”
  得,本来拿出那么多钱买鸡苗了,现在俸禄也没了,看来以后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但程咬金也知道这处罚算是很轻的了。
  程咬金躬身谢恩:“臣遵旨。”
  李二又看向袁闻道,问道:“袁少卿,你说李泽轩哄抬物价,那他有没有借此谋利呢?”
  袁闻道捂着鼻子,瓮声回答道:“回陛下,这个微臣倒是不曾发现。”
  李二沉吟道:“既然他没有借机谋取暴利,那就不算扰乱市场,但是需要他说明为何要买如此巨量的鸡苗,来人!”
  殿外立刻快步走来一大汉将军,躬身行礼:“末将在!”
  李二吩咐道:“你速去永乐坊,将李泽轩带过来!”
  “喏!”
  大汉将军虽然不认识李泽轩,但还是躬身答喏,然后急忙出去带人寻找李泽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