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十七章 天子召见 下

  长安城,东市。
  随着最后一个曲辕犁卖出,奇趣阁外一片喧闹嘈杂之声。
  “这就没了?俺还没买到呢?”
  “谁让你来这么晚的啊?牛大海你应该早点来的,我们庄子今天来的早的庄户,都买到曲辕犁了。”
  “估计老牛是在家跟媳妇儿睡觉起来晚了吧?哈哈!”旁边一个汉字猥琐地接话道。
  牛大海涨红了脸,推了那汉子一把,怒道:
  “放狗屁,老子刚刚是去卖鸡蛋了,本来以为只有我们庄子的人买曲辕犁的,所以就没着急来买。可是现在看来,这里好多人都是别的庄子的,他们怎么知道少爷的曲辕犁啊?”
  “唉,俺也纳闷儿呢,刚刚都看到了好几个梅村和刘家庄的人了,问他们从哪儿得到的消息,他们也不愿意说。”
  “肯定是咱庄子的人泄露出去的,真是吃里扒外,要是让俺老牛知道是谁泄露的,肯定揍他一顿。”
  牛大海挥舞了两下拳头,气愤道。
  旁边,韩晓东缩了缩脖子,赶紧夹着尾巴偷偷地溜走了。
  “让开,让开!”
  这时一个全身甲胄的魁梧将军,带着一队兵士,挤进人群,那将军旁边还跟着一个家丁。
  “少爷,少爷,陛下派人来带你进宫了!”
  三宝直接进入奇趣阁大声喊道。
  今日这年轻将军带人去李府找李泽轩,可把李京墨和李夫人吓了一跳,连忙问那将军,是不是自家儿子闯了什么大祸。那将军摇头解释道:
  “陛下不是拿人问罪的,只是有事找令郎,烦请李老爷叫令郎出来随我入宫。”
  李京墨夫妇这才松了一口气,让三宝带着他们来到了奇趣阁。
  李泽轩正在奇趣阁和孙怀远聊天,他发现这孙怀远谈吐不俗,颇有才华,就起了攀谈的心思。这时听到三宝在外嚷嚷说是李二要让他进宫,李泽轩下意识地夹紧双腿,护住蛋蛋,他可不想进宫当太监。
  孙怀远倒是有些见识,他看向李泽轩说道:“少爷,应该是宫里来人了,少爷还是快出去看看吧!”
  李泽轩只好走出奇趣阁,中间还没好气地瞪了三宝这个不会说话的臭小子一眼。
  “这位可是李泽轩李公子?”年轻将军疾步上前问道。
  李泽轩见这人高大魁梧,身姿挺拔,下盘稳健,器宇轩昂,一身明光铠,迎着阳光,差点闪瞎了李泽轩的钛合金眼,这人功夫怕是不弱啊。
  李泽轩连忙拱手道:“正是在下,不知这个将军如何称呼?”
  “本将独孤谋,既然阁下就是李泽轩,那便立刻随本将入宫觐见陛下吧。”
  独孤谋?李泽轩对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但是姓独孤的一般比较牛逼,于是他学着前世电视剧里的套路,连忙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金饼子,讨好地塞到独孤谋的手上,笑道:
  “敢问独孤将军,陛下找小民有何事?”
  独孤谋面色一变,连忙将金饼子退回去,冷声道:“莫要多问,快随本将入宫。”
  好吧,看来这人不贪财啊,李泽轩无奈,只能心怀惴惴地跟着独孤谋去皇宫。
  正在这时,传来一声大喝。
  “慢着,这位将军,我们少爷犯了何罪,你要抓我家少爷?”
  牛大海拦着独孤谋大声质问道。
  “对,不能走,我们少爷又没犯罪。”
  “快放了我家少爷!”
  .......
  周围的韩家庄庄户,见独孤谋冷言冷语,以为他是带人来拿李泽轩问罪的,纷纷出来阻止。
  虽说民怕官,但这时候韩家庄的庄户们还是勇敢地站出来了,少爷平日对他们韩家庄有大恩德,少爷可以施恩不图报,但是他们不能知恩不报,不然会被庄子里的人戳脊梁骨的。
  看着汹涌而来的庄户,独孤谋面色大变,拔起腰刀,大声喝到:
  “陛下有令,召李泽轩觐见,尔等阻挠本将,是想谋反吗?”
  李泽轩拉忙拉住独孤谋,急声说道:
  “独孤将军,且慢,这些庄户没有那个意思,请容在下和他们说两句话。”
  李泽轩真心被庄户们的举动感动到了,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封建年代,他们敢于为自己挺身而出,而自己,不过是为他们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罢了。
  多么淳朴的人民啊,李泽轩当然不愿意看到他们为自己受到伤害。
  独孤谋收起腰刀,喝到:“快些,陛下和众位大臣都在等着呢。”
  李泽轩点了点头,走向庄户大声喊道:“各位乡亲,陛下不是拿我问罪,只是召见我有事而已,各位叔伯还是快些回家吧!”
  牛大海喊道:“少爷,真的没事吗?陛下要真拿你问罪,俺老牛就跪到宫门前替少爷喊冤去,俺相信陛下肯定不会冤枉少爷这样的好人的。”
  “我也要去!”
  “我也去。”
  旁边一堆附和之声。
  李泽轩无奈道:“牛大叔,真没事,您快带着庄户们回庄子吧。”
  好不容易把众人安抚下来,李泽轩才跟着独孤谋去往皇宫。
  .............
  穿过朱雀门,进入皇宫,李泽轩好奇地东张西望。
  前世他去过几次北京的故宫,但是西安那边古长安皇宫遗址他还没去过,再说他就是去了,也看不到。唐朝末年,梁太祖朱温攻入长安时,一把火将整个长安城付之一炬。
  后世虽然对其修修补补,但肯定无法完全还原。
  因此,现在李泽轩能看到这原汁原味儿的大唐皇宫,实在太不容易了。
  李泽轩虽然不知道李二叫他来做什么,但是这种事担心也无用,还不如看看皇宫的风景。再说了,如果李二真要找他麻烦,来的人肯定不会是独孤谋,而是大理寺的官差了。
  不一会儿,独孤谋就带着李泽轩来到了太极宫外。
  太极宫,立于三十六节石阶之上,站在石阶下只能看到翘起的飞檐,檐首的吉兽狻猊,獬豸在微明的天光下显得威风凛凛。那几乎要刺破晴天的尖檐将皇权至高无上表现无疑。
  “你先站在这儿等等,我进去复命。一会儿你进去要注意礼仪,别把我刚刚教给你的忘记了。”
  独孤谋交代道。
  “多谢独孤将军,在下会注意的。”李泽轩拱手致谢。
  一路上独孤谋除了给李泽轩交代了一番宫廷礼节外,多余的话是一个字也不说。
  李泽轩觉得他是在为之前金饼子的事情生气呢,心中暗道之前的确是自己太冒失了,并不是所有人都爱钱的,前世的电视剧害死人啊。
  独孤谋点了点头,就进去复命。
  ..........
  一刻钟前,太极殿内。
  李二见独孤谋领命而去,又看向程咬金,若有深意地问道:
  “知节,朕没记错的话,你刚刚是不是说过,你家也准备买上万只鸡苗?”
  程咬金上前答道:“回陛下,老臣的确打算买几万只鸡苗的。”
  李二笑了笑,好奇道:“哦?知节,你和李泽轩买那么多鸡苗做什么?”
  旁边秦叔宝、牛进达等武将也好奇地看向程咬金。
  程咬金挠了挠头,装傻充愣道:
  “回陛下,老臣见我家庄户生活颇为贫苦,就免费给他们鸡苗,让他们帮着养鸡,平常下的鸡蛋,可以为他们补贴家用。”
  长孙无忌,房玄龄等文臣,闻言均是不可置信地看向了程咬金,李二也狐疑地看了程咬金一眼,他可不信这货会有这么细腻的心思,他说道:
  “当真只是因为这个?”
  程咬金连忙上前拱手道:“陛下,千真万确。”
  李二无奈地摇了摇头,直觉告诉他,这事绝对没这么简单,心中打定主意,等李泽轩来了,一定要好好盘问。
  其实这可冤枉程咬金了,他只是凭直觉跟随李泽轩一起大规模养鸡,至于李泽轩为什么养那么多鸡,他也不知道啊。
  李二看向群臣,问道:“诸卿可还有本要奏?”
  这时文臣班子里,阎立德正准备走出去,谁知另一个中年官员比他更快,那人走出躬身道:
  “陛下,臣有事要奏。”
  李二看着眼前这人,头痛地揉了揉脑袋,问道:“魏爱卿有何事要奏?”
  心中却暗道朕近日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吧,这魏玄成现在要干嘛?
  没错,这人正是魏征,这货喷起人来可不管对方是谁,连李二都被他喷了许多次。
  魏征手抱朝笏,向李二拱手道:
  “陛下,臣弹劾李京墨之子李泽轩,此子卖弄奇技淫巧,制造并出售一种叫做滑板车的玩具,无数孩童脚踩此物在长安城街道上恣意玩闹,不仅严重扰乱了长安秩序,而且对于那些孩童来说,也颇为危险。请陛下下旨,禁止奇趣阁售卖此物。”
  李二听到魏征今日不是来怼自己的,心中松了一口气,待听到魏征也是来弹劾李泽轩的,不由有些惊讶,心中暗道:前几日朕还在想怎么培养这小子呢,没想到这小子却是一个惹祸精啊,今日竟然惹得两个重臣弹劾。
  李二正要说话,就见独孤谋进来了。
  “陛下,李泽轩已带到,正在殿外候命!”
  独孤谋面向李二躬身说道。
  李二点了点头,说道:“传他进来。”
  又看向魏征,笑道:“正好,这小子来了,魏爱卿看看他怎么解释。”
  李二心中也有些期待,李泽轩的相关资料他看了很多了,这大殿之上,可能就数他最了解李泽轩了,今日终于要见到了真人,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如何。
  只是连他都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李泽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