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十八章 朝堂激辩之市场论

  太极宫外。
  李泽轩在那儿百无聊奈地等着李二召见。
  闲来无事,他就四处乱瞄,当然,他瞄的最多的还是大殿外那靠着墙的一排宫女。
  这些宫女,大都年轻秀丽,还穿着粉色的低胸襦裙,李泽轩身怀神功,眼力极好,隔得老远都能看到那裸露在空气中白白嫩嫩的大馒头,以及中间深不可见的沟壑,这感觉就好像他正拿着望远镜看美女一样。
  额,这可不是他李泽轩无耻下流,实在是站在这儿无聊,他又不能去旁边的凉亭歇着。
  李泽轩看着这美丽的春光,心里却在腹诽:这李二可真是会享受呀,让这么多年轻俏丽的美女,穿着这么低胸的襦裙,服侍自己。
  这如果前世哪个没有女朋友的吊丝穿越到唐朝当皇帝,见到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小美女,怕是会精#尽#那啥吧。
  李泽轩在这边胡思乱想着,突然就听闻殿内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李泽轩觐见~”
  李泽轩连忙轻手轻脚地进入了大殿。
  第一次见李二,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这可是封建社会,皇权至高无上,要是惹得李二不开心了,弄死自己岂不是soeasy!因此李泽轩有些小心翼翼。
  “小民李泽轩参见陛下。”
  李泽轩躬身行礼,是的,只是躬身,而不是跪地拜倒,唐朝不兴跪礼,唐朝行的是躬。在宋之前,县官跪太守恐怕都不太可能,唐代上朝一般是君正坐,臣站立。
  李泽轩也没有说那些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犯二的话。在来的路上,独孤谋将觐见皇帝的礼仪跟他说的很详细,因此李泽轩这才没有闹出笑话。
  “免礼,平身。”大殿上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李泽轩这才挺起腰杆,抬起头来。
  李二见眼前这少年五官清秀稚嫩却又棱角分明,眉目中透露着一股刚毅,有着一种独特的空灵俊秀,最令李二诧异地是,这少年第一次觐见,竟然不卑不亢,眼中看不到丝毫惧色。
  李二暗中点了点头,这少年也算是一表人才了。
  要知道唐朝时曾明确将相貌作为选拔官员的标准,长相太丑的可是不能为官的,不过程咬金、尉迟恭、牛进达等这种开国大将当然例外了。
  李二在打量着李泽轩,李泽轩也在偷偷打量着李二,他对这历史上流传千古的唐太宗很是好奇,想看看他到底长得什么样。
  就见李二头戴通天冠,身穿蟒龙袍,垂下的珍珠穗恰好与眼睛平齐,在九十九只牛油巨烛的照耀下,光华四射,就像后世乱抛媚眼的歌星,叫人头晕目眩,根本看不清楚人长得什么模样,这大概就是通天冠的最大作用。
  李泽轩颇为郁闷,暗道李二忒小家子气,还不让别人看他长什么样,莫不是长相太丑?
  李二要是知道李泽轩在想什么,非得把这小子大卸八块不可,李二年轻时也是太原一带颇为有名的游侠儿,长相俊逸,功夫不俗,怎么会像李泽轩所想的那么不堪入目。
  李二沉声道:“李泽轩,你可知,朕今日找你前来所谓何事?”
  “小民不知。”
  李泽轩嘴角一抽,暗道老子咋知道,独孤谋那冷脸将军又不跟他说,他上哪儿知道去?
  李二故作严厉道:
  “哼,既然你不知道,那朕亲自来告诉你。刚刚太府寺袁少卿弹劾你大肆收购鸡苗,导致长安城鸡苗和鸡蛋价格暴涨,你这是哄抬物价,霍乱市场,影响民生,此乃一罪;另外,魏左丞弹劾你卖弄奇技淫巧,出售滑板车,此车扰乱长安秩序,并且影响孩童安全,此乃第二罪,李泽轩,你可有话说?”
  李泽轩心里一惊,他还真没想到会有大臣拿这两件事做文章,他心念急转,片刻后,上前对李二躬身道:“陛下,小民有话要说。”
  李二点头道:“你说吧。”
  李泽轩这时对旁边的大臣拱手问道:
  “敢问哪位是袁少卿?”
  这时旁边的程咬金,指向满脸鲜血的袁闻道嘿嘿笑道:“这个就是袁少卿了。”
  李泽轩看了程咬金一眼,程咬金冲他饱含深意地点了点头,让他安心。
  袁闻道这时站出来道:“本官便是太府寺少卿,你待如何?”
  李泽轩笑道:“袁少卿弹劾我哄抬物价,小子有话要说。小民需要鸡苗,只是所需数量有些大而已,小民用自家的钱,去东市买自己需要的东西,请问袁少卿,小民触犯了我大唐的那条律法?我大唐律法可有规定,百姓不能大肆购买鸡苗?”
  袁闻道狡辩道:“你这属于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扰乱市场,你将鸡苗和鸡蛋的价格抬那么高,寻常百姓岂能买得起?”
  李泽轩走到袁闻道身前,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袁少卿,鸡苗又不像粮草,属于战略物资,何来囤积居奇之说。所谓市场,不过就是供与求罢了,供小于求,价格自然上涨。难道小民需要某样东西,还要考虑买了它之后会不会导致他价格上涨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种市场于民生何益?
  更何况袁少卿你只看到了鸡苗和鸡蛋价格上涨,百姓买不起鸡蛋吃,但是少卿你为何就没看到因为鸡苗鸡蛋价格上涨,长安城附近有数万庄户因售卖自家鸡蛋而额外获利?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哪里的市场,供小于求,自然会通过不同地区货物的互相流通,来平衡供需关系,市场有它自己的调节能力,如果人为强行干预,只会适得其反,让市场失去活力。”
  “好,说得好!”
  程咬金虽然不懂这些市场理论,但是他就觉得李泽轩说的好厉害的样子。
  房玄龄听完李泽轩的话,内心颇为诧异,这时他站出来向李二躬身道:
  “陛下,李泽轩所言,颇有道理,也让老臣心有所感,我大唐的市场管理制度,或许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了。”
  李泽轩感激地看了房玄龄一眼,他虽然不认识眼前这官员,但是这人就事论事,眼光独到,能看到当下市场制度的局限性,李泽轩对他有些感激,也有些佩服。
  唐代市场作为商品交易处所,不是可以因为某地商品经济的一定发展而能自发形成,也不是一个经济发展的自然产物或必然结果。
  在唐代,市场的设置权和废止权皆明确归政府所有,均以政府的意志而定,这种完全由政府主导的市场制度当然不利于市场的发展,只会让市场逐渐失去活力。
  李二没想到李泽轩竟然说的头头是道,更没想到的是房玄龄竟然也站出来为他说话。
  自己这位老部下可是博览经史,深谋远虑,眼光极高,没想到他竟然也赞同李泽轩的话。
  李二今日只是把李泽轩叫过来见一见,并没有要拿他问罪地意思,却没想到竟然会有意外之喜。他若有所思地对房玄龄点了点头,说道:“房爱卿,此事容后再议。”
  他又看向李泽轩,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的罪名朕就不追究了,可是朕还必须问问,你小子买那么多鸡苗做什么?”
  程咬金听到李二这么问,这时也竖起耳朵,听听李泽轩要怎么说,他心里也挺好奇的。
  李泽轩心里一咯噔,他最不想回答的问题还是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