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八十九章 朝堂激辩之铁匠凶徒

  太极殿。
  李二和众位大臣都将目光投到李泽轩的身上。
  李泽轩顿感压力山大,要说服李二,必须得想个堂堂正正的理由,可不能像当初在程处默面前那样含糊过去。
  李泽轩在脑海中快速地寻找各种合适的理由,突然灵机一动,上前躬身答道:
  “回禀陛下,小子之所以买如此巨量的鸡苗,主要原因有二:
  其一,小子见我家庄户生活贫困,一年到头连肉都吃不上两顿,村里的孩子过年都不一定能有新衣服穿,小子就通过为庄户提供鸡苗,以减少庄户每年的租子为报酬,让庄户们帮我养鸡,并且鸡产下的鸡蛋,可以给庄户们补贴家用,改善生活。
  其二,小子家中开了一个醉仙楼,一个月前推出了啃的鸡,很受长安民众欢迎,想必诸位大臣都已知晓。小子明年打算在醉仙楼推出以鸡肉为主体的一百二十八道菜。
  其中包括红烧仔鸡、小鸡炖蘑菇、叫花鸡、烧鸡、芙蓉鸡片、五彩鸡丝、香酥鸡、麻辣仔鸡、宫保鸡丁、水煮鸡、烤鸡翅、炒鸡块、盐焗鸡、香妃鸡、糖醋鸡块、三杯鸡翼、蜜糖子姜鸡、苹果咖喱鸡、百花凤翼、咖喱鸡、白切鸡、手撕鸡、凉拌鸡丝、鸡肉串、铁板鸡肉、鸡丁炒花饭等等。”
  李泽轩语速飞快地秀了一把花式报菜名。
  程咬金、牛进达、尉迟恭等老将在一旁听得眼睛都直了,虽说他们没吃过,可是光听这些菜名都有些口齿生津,特别是有些没有吃早饭的武将,现在都快中午了还没散朝,这会儿正饿着呢,听到李泽轩在那儿花式报菜名,一个个地站在原地猛咽口水。
  文官队伍也好不到哪里去,其中也有不少吃货,听到这些闻所未闻的菜名,这些官员都闭着眼睛在脑补这些菜是何等美味。一时之间,大殿内几乎全是吞咽口水的声音。
  李二也被李泽轩说的有些饿了,但是他的神智还算清醒,这时他皱眉问道:“李泽轩,你若是想推出这些名菜,到时候直接去东市买鸡肉就行了,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亲自养鸡?”
  李泽轩早有准备,答道:“回陛下,小子所说的这些菜,对鸡肉的品质要求比较高。之前我在我家庄子的后山上圈了一块非常大的养鸡场,小民买的这些鸡苗,都将放养在这山上,让它们以山上的青草、虫类、米糠等为食。
  相比庄户自己喂养的家鸡,这些山上的散养鸡,活泼好动,飞翔能力较强。这就会导致散养鸡的肌肉结构紧凑,油脂少,上口香,营养更佳,口感更好。”
  其实还有一点李泽轩在心里没说,散养鸡飞翔能力更强,到时候抓蝗虫的效率自然就更高了。
  李二哪里养过鸡,被李泽轩这一套套理论说的一愣一愣的,末了,他才狐疑道:“这散养鸡,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李泽轩这点把握他还是有的,他点头道:“回陛下,千真万确。”
  程咬金这时咽了咽口水,上前帮腔道:“回陛下,老臣可以作证。当年老臣还在瓦岗寨时,曾经在山中抓过几只从庄户人家逃出来的家鸡,那些鸡翅膀明显更长,而且鸡肉的味道也更好。”
  李二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李泽轩,这第一关,你已经过了,那魏爱卿弹劾你的事情,你作何解释?”
  对于魏征,李泽轩最开始是从韩雨惜口中听说过的,听说他好酒,并且还是一个酿酒大师。另一方面,魏征与李二之间也流传过不少君臣佳话,最终成为一代名相,位列凌烟阁。
  李泽轩没想到第一次与魏征见面,竟然就被这个唐朝最大的喷子喷了。他郁闷地转过身,看向文臣队列,想问问哪个是魏征。
  “不用问了,老夫便是魏征,老夫所弹劾的句句属实,你有何话要说?”
  魏征见李泽轩目光再一次扫向文臣队伍,知道他要找自己,不待李泽轩询问,便直接走了出来,身为大唐第一喷子,他何曾怕过谁?
  李泽轩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小子见过魏左丞,小子有一个问题,不知魏左丞可否为小子解惑?”
  “什么问题?”
  “有一家铁匠铺,打制的菜刀特别锋利,世道不太平,有不少亡命之徒都用这家的菜刀干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请问魏左丞,官府是应该治凶徒的罪,还是铁匠的罪?”
  李泽轩给魏征讲了一个杀人有罪还是卖刀有罪的故事。
  魏征接话道:“当然应该惩治凶徒......额。”
  还没说完他自己就反应过来不对了。
  李泽轩不给他改口的机会,笑道:
  “魏左丞说的好,同样的道理用在滑板车上,魏左丞怎么就要治小子的罪呢?孩童玩滑板车是有可能有危险,也有可能扰乱城里的秩序,但魏左丞不应该去制定相关律法,去限定滑板车的使用场所,怎么反过来找小子的麻烦呢?”
  魏征一时语塞,半晌都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反驳。
  这小子有意思啊,长孙无忌此时嘴角划过一丝莫名的笑意,上前对李二躬身道:“陛下,老臣认为李泽轩所言有理,奇趣阁应无罪。”
  奇趣阁有太子三成的干股,李承乾之前跟长孙无忌提过好多次。目前来说,长孙无忌是最为坚定的太子党,奇趣阁虽然于太子的根基无关痛痒,但若是照魏征的意思,将奇趣阁查封,多多少少会有损太子清誉。
  当然,长孙无忌绝对不会去当一个急先锋冲锋陷阵,他只需要在最后局势明朗的时候完成最后一记补刀就行了。
  李二点了点头,他也没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单独拿出来提,不过是为了给魏征一个面子,避免引火烧身罢了。没想到李泽轩竟然能扭转局势,这小子倒是颇有几分机智啊。
  当然,看到魏征吃瘪,李二心里也有些暗爽,他忍着笑意说道:“既然如此,李泽轩无罪!”
  李泽轩连忙躬身谢恩:“小子多谢陛下!”
  这时,李泽轩才松了一口气。他看向长孙无忌,不知道这人为什么要帮他,回头得问问程咬金,这朝堂的水实在有些深,李泽轩此刻感到了一丝疲惫,果然自己不适合这勾心斗角的官场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