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十一章 意外的封赏

  太极殿内。
  李二对阎立德交代完后,又看向了李泽轩,心情有些复杂,他原本打算将李泽轩调入军中培养的,万万没想到李泽轩竟然在器械方面还这么有天分,难道这都是灵虚道长教他的?
  滚柱轴承的确用处极大,李二也打算给李泽轩赏赐一些金银之物以示嘉奖。可后面这曲辕犁,意义可就实在太过于重大了,说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也丝毫不夸张。在封建社会,统治者对于农桑之事可是异常重视的。这件功劳,若是只赏赐一些金银之物,就显得他李二小气了。
  李二沉吟片刻,对李泽轩说道:
  “朕之前听知节说过,你自幼师从灵虚道长,习得一身武艺不说,最近还造出了滚柱轴承这样的奇物,此为一功。你今日又献曲辕犁制造之术,令无数庄户不会错过春耕,功在社稷,利在千秋,朕感激不尽,此为二功。
  在这朝堂之上,赏功罚过,人尽其才,此乃上天赐予朕的权利,也是朕平生之志。李泽轩,你来说说,你有何要求,朕会满足你。”
  靠,只要智商不欠费,都能听得出李二这话里面有坑。
  你说你要是真心想要赏赐我,你倒是痛痛快快地说啊,还要老子自己说,我要说多了你肯定又不开心,要说少了,老子自己岂不是亏大了。李泽轩想了想,索性又把问题推给李二得了。
  “回陛下,小民生在大唐,活在大唐,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这些微末贡献都是小子应该做的,实在不敢贪图陛下赏赐。”
  程咬金一听,在旁边急得干瞪眼,暗骂李泽轩脑袋生锈了,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不要赏赐。
  李二皱眉道:“有功岂能不赏?这要是传出去,让百姓们如何看待朕?这样吧,李泽轩,你可愿意去工部在阎尚书手下任事?”
  阎立德眼睛一亮,他也有这个想法,李泽轩有如此大才,不来工部实在可惜了。
  李泽轩脑袋立马摇地跟拨浪鼓似的,他可不愿进入朝堂,勾心斗角。看看贞观官场中奋勇拼杀的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魏征等人的下场,按照后世的记载,这些人最后自杀的自杀,抄家的抄家,灭族的灭族,鞭尸的鞭尸。
  这些可全是大神一样的人物,都免不了下场悲凉,自己这个官场小白还是缩进脑袋老老实实当自己的乌龟,闷声发大财才是正经,最好能弄一个品级高,责任少,不管事的清闲职位。
  去了工部,受苦受累不说,万一得罪人了,别人随意给自己下了个套,估计自己就钻进去了。
  他很羡慕程咬金这样的混不吝性子,经常在朝堂上撒泼耍横,让所有人以为他就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粗人而已,只要不惹他,与自家无害,因此贞观一朝他都是安安稳稳地当着逍遥国公。
  这就是他混世魔王牛逼的地方了,大智若愚,从不显山露水,却自自在在活了百岁,死后的封长寿鲁王,富贵一生,历经四帝而不倒,可谓是官场的奇葩。
  李泽轩见李二瞪眼,连忙斟酌了下用词,解释道:
  “陛下,小民生性懒散惯了,去工部怕是会耽误了阎尚书的事情。而且小子离家八年,好不容易归家,正想在父母跟前尽孝,请陛下成全。”
  得,孝道大旗都抬出来了,李二还能说什么呢,即便他是皇帝,他也不敢公然违抗孝道。
  李二沉吟了半晌,说道:“既然如此,那便作罢,不过你有功于社稷,不能不赏,这样吧,朕就封你为蓝田县男,食邑二百户,如何?”
  李二这可是下了的大手笔啊,朝堂下的众人惊愕不已。
  皇朝爵位分公,侯,伯,子,男五等。李泽轩此次获封男爵,乃是从白身一跃而为爵爷,在江山已定的大势下,分封贵族已极为谨慎,满朝都在想着怎么削减贵族,降低爵位,李泽轩竟然凭借区区曲辕犁,一举得封正牌男爵。
  程咬金在一旁连忙给李泽轩使眼色,让他赶紧答应,他还真怕李泽轩又犯二拒绝了。
  李泽轩没留意道程咬金在给他打信息,但他听到李二的话,心里还是大喜,暗想自己这是从平民一跃成为贵族了啊,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连忙躬身谢恩:
  “小子谢陛下隆恩!”
  李二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诸卿若无其他事,便散朝吧。”
  众大臣躬身行礼:“臣等恭送陛下!”
  ............
  “哈哈,老夫果然没看错你小子,有出息!”
  一出太极殿,程咬金就激动地拍着李泽轩的肩膀,哈哈大笑。
  说罢他又看向秦叔宝得意地笑道:“怎么样,秦二哥,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这小子不是池中之物吧?哈哈,俺老程看人的眼光那是没的说。”
  秦叔宝好笑地摇了摇头,看向李泽轩,说道:
  “老夫之前听知节说,你师从灵虚真人,武艺高强,不在知节之下。却没想到你还能造出曲辕犁这等利国利民之物。陛下隆恩,赐你男爵,你既深受国恩,日后当好好为国效力才是。只是你师父这样的神仙中人,老夫却无缘一见,实乃人生一大憾事。”
  李泽轩之前听程咬金称呼眼前这人为秦二哥,便已经猜到此人身份,这时听到秦琼以长辈的口吻,对自己谆谆教诲,李泽轩知道他这是看在程咬金的面子上把自己当做子侄看待了,心下有些感动,对秦琼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说道:
  “这位想必是秦大将军,以前在山中,小子就经常听家师说过,秦将军日抢三关,夜夺八寨,武力之强横天下少有,实乃我大唐第一柱石。小子会谨记秦将军教诲,定不敢忘了君恩!”
  秦叔宝有些欣喜:“没想到令师竟然知道老夫,哈哈,老夫就姑且叫你小轩了,知节既视你为子侄,你就也叫老夫一声伯伯,以免生分。”
  李泽轩连忙顺杆往上爬,叫了声秦伯伯。
  程咬金这时看着秦琼蜡黄的脸色,叹了口气:
  “唉,小轩,你师父要是还在就好了,以前江湖人都知道,灵虚真人不仅功堪造化,而且医术高明,甚至不在孙神医之下,他老人家要在,说不定能治好秦二哥的伤病。”
  李泽轩闻言,也看向了眼前这位曾经纵横天下的盖世豪杰,现在却佝偻着腰,不时轻咳几声,想着按照历史轨迹,这位老人怕是只有不到十年的生命,真是英雄迟暮啊,一时之间,李泽轩的眼眶也有些湿润。
  秦琼颇为豁达地摆了摆手,淡然笑道:“知节你着相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老夫戎马一生,杀人无数,或许这正是我秦琼应该遭受的报应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