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十三章 而今一跃为豪门

  与程咬金他们几个老将军告别后,时间已过了正午,早朝开了那么久,李二也没管饭,真不是一个好老板啊,李泽轩只能饿着肚子回家去了。
  “轩儿,你没事吧?陛下找你做什么?没有找你麻烦吧?”
  刚一进门,李夫人就飞奔过来,一把将李泽轩抱住,并且两只眼睛不断地在李泽轩身上东瞄西瞅,看看自家儿子有没有少什么零件。
  李京墨也站在不远处,向这边投来了关切的目光,显然夫妻二人是一直在院子里等着他回来,估计连午饭都还没吃。
  “哥哥,哥哥,你没事吧?”
  兰儿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也迈着小腿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脸担心的铁蛋。
  李泽轩看着家里人都是满脸担心的样子,心里不由自主地升腾起了一股温情,自己虽然来到这个世上没多久,可是却从这个小家庭中得到了太多的关爱。
  “娘,孩儿没事,陛下没有为难我,我们进入边吃午饭边说吧,孩儿还未吃午饭呢。”
  ……
  前厅。
  李泽轩一边吃饭一边把早朝发生的事情给二老简略地说了一遍,当然,袁闻道和魏征弹劾他的事情他没有说,既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何必说出来让大家担心呢。
  即便如此,也把家里面的几人惊的张大了嘴。
  “轩儿,你是说陛下封你为男爵了?”
  李夫人激动地拉着李泽轩的胳膊,不敢置信地问道。
  李京墨也是有些呼吸急促,他从商多年,知道商人的地位有多么卑贱,如果儿子说的是真的,那以后谁还敢再小觑他李京墨。
  李泽轩嘴里还塞着东西,见老娘在那不停地催,连忙嗡声说道:“是真的,娘,估计午后圣旨就会送过来。只是蓝田县那么大,不知道我的封地会在哪一块儿?”
  “管他在哪儿呢,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个爵位才是最重要的,咱家又不缺地。你快些吃,午后还要迎接圣旨呢。”
  李京墨在一旁有些没好气地说道,其实他现在心里比谁都激动,儿子从一介白身,一跃成为了男爵,到时候整个李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距离豪门,只怕也不远了。他只是有些见不得李泽轩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这才没忍住说了两句。
  “爹,您下午不去铺子吗?”李泽轩好奇道,以前这个时候,李老爹一般都去忙活生意了。
  李京墨瞪眼道:“都这时候了,还管什么生意,你以为你爹我跟你一样分不清轻重吗?”
  李泽轩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哇,那兰儿以后就是男爵的妹妹了,是不是也算是当大官了?”
  兰儿这时欢呼雀跃道。
  李夫人忍不住笑道:“是,是,是,我们家兰儿以后也是大官了!”
  “铁蛋祝贺师父荣获男爵!”
  一旁的铁蛋,也十分懂事地躬身祝贺道。
  李泽轩笑着点了点头,随意问道:“铁蛋,近几日有没有偷懒?认了多少字了?”
  兰儿抢着说道:“哥哥,有兰儿在,铁蛋弟弟不敢偷懒,这几天兰儿已经教给铁蛋一百多个字了。”
  李泽轩赞许道:“不错,过几日,我再请个教书先生回来,兰儿你也跟着铁蛋一起学一些经义,不求你们能以经义入士,只希望你们能从中明白一些做人的道理。”
  “啊?为什么兰儿也要学?”兰儿小嘴翘的老高,不情愿道。
  李京墨夫妇就在一旁看他们兄妹斗嘴,也不插话,自从李泽轩回来后,兰儿就不需要他们来头疼了。
  ……
  饭后,李泽轩被老娘敦促着回西院洗了个澡,说是迎接圣旨必须提前沐浴更衣,这样才能表示对皇帝陛下的敬重,李泽轩虽对此嗤之以鼻,但也无可奈何,这个时代根深蒂固的皇权至上的思想,谁也无法改变。
  刚洗完澡,李泽轩就见他娘身边的大丫鬟清儿就小跑过来说道:
  “少爷,少爷,老爷和夫人让你赶紧去前院,天使已经来了?”
  李泽轩惊道:“这么快?那快走吧!”
  李泽轩来到前院是,发现院中已摆好了香案,李京墨正在和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寒暄,见到李泽轩,连忙招手让他过来。
  “轩儿,快快过来跟刘内侍问好。”
  李泽轩走了过来,拱手道:“见过刘内侍,内侍过来宣旨辛苦了。”
  那太监笑眯眯地还了一礼,尖声尖气地说道:“这位想必就是李公子了,真是少年俊杰,这么年轻就被陛下赏识,前途无量啊!李公子还是快快接旨吧。”
  说罢,这太监面南背北站定,李京墨和李泽轩等人也在侧面拱手而立,刘内侍轻咳一声:“大唐皇帝诏曰;今有良家子姓李名泽轩者,自幼秉承良缄,克……创滚柱轴承………造曲辕神犁………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特封……”
  太监足足念了盏茶时间,除了开头,李泽轩就没弄明白这些古文到底说些什么,好不容易听到什么滚柱轴承,曲辕神犁,这应该是在赞颂哥们儿的功绩,然后又听到了蓝田县男,这就是我的爵位了,只是封地在哪一块儿呢?不是说食邑两百户吗?应该也有个两三千亩地吧?怎么就没听到?
  待刘内侍念完,李京墨按着李泽轩在地上三拜九叩完毕,就见那太监笑眯眯地说道:“恭喜爵爷,贺喜爵爷,十四岁封男,他日封侯指日可待啊。”。
  说罢,他的眼睛便定定地看着李泽轩。
  李泽轩被看的汗毛倒立,不明就里,还是李京墨懂的多,连忙让人端来了一个托盘,上面有十来个金饼子,李泽轩看的一阵咋舌,暗道老爹这真是大方,同时他也明白了这太监这是在讨喜钱,自己还是太嫩了,还好有老爹在旁边照应,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李京墨将托盘递给刘内侍,笑道:“烦劳内侍奔波送旨,我父子二人感激不尽,得此佳讯,怎能让内侍空手而归,小小敬意,还望刘内侍不要嫌弃。”
  刘太监笑吟吟地接过托盘,向李泽轩施礼道:“谢爵爷赏赐!”
  李泽轩点了点头,这唐朝的太监还不算坏嘛,不过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封地在哪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