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十四章 封地,暗流!

  传旨太监走后,李府彻底成了欢乐的海洋。
  李京墨夫妇捧着圣旨,在一旁翻来覆去地看,还时不时地小声说笑,欢愉之情溢于言表。李泽轩估计,这时候要是圣旨上面有一只蚂蚁,李京墨都能把它抓出来。
  “爹,您老看够了没有?”
  老爹老娘看了都快有半个时辰了,李泽轩实在有些忍不住了。
  “怎么,我和你娘生你养你,好不容易见你有出息了,还不能多看看?”
  李老爹今天心情异常高兴,闻言难得地没有怼李泽轩。之前李泽轩说他封爵了,李老爹虽然兴奋,但是还是有些担心中间出变故,现在圣旨到手,李老爹的心终于落了地,可以放声大笑了。
  “额,不是,爹,娘,你们尽管看,看多久都成,孩儿只是想问问,我的封地到底在哪?”
  李泽轩尴尬地挠了挠头,谁让他当初不是中文系的呢,刚刚刘内侍宣旨他没听太懂,这是吃了文化的亏呀。
  李老爹瞪了李泽轩一眼:“不学无术,连圣旨都听不懂,刚刚刘内侍不是说了你封地的位置吗?之前你还说要给兰儿找先生,我看你也需要一个先生好好教导!”
  李泽轩很是尴尬。
  李夫人闻言掩嘴轻笑道:“轩儿,你怎么就这么关心你的封地呢?说来也巧,按照陛下的旨意,你的封地是蓝田县梅村的两千多亩良田,正好离韩家庄没多远。”
  不理老爹的训斥,李泽轩听到老娘的话,震惊地张大了嘴,疑惑道:“梅村的田地?那不是被刘世仁买了吗?”
  李京墨冷哼道:“他是花钱买了,但不代表这地就是他的了,朝廷要收回去,他还敢不交?不过朝廷也会给他一些补偿罢了。”
  之前兰儿在韩家庄受欺负的事,李京墨也知道了,要不是看李泽轩已经重重惩治了刘郝建,李京墨自己也会找人出手。
  李泽轩了然地点了点头,问道:“爹,那我们韩家庄的地,以后朝廷要是想收走,是不是也会像现在刘世仁一样?”
  李京墨点了点头:“理论上确实是这样,不过轩儿你现在已经是男爵了,只要你不犯事,朝廷应该不会随意收走韩家庄的地。据为父所知,满朝文武官员,基本上每一家除了自家的封地外,都会花钱在其他地方置办一些田产,陛下一般也都不会收走他们的那些地。”
  原来如此,那这么说,自己以后要管两个庄子了,五千多亩地啊,嗯,以后得把两个庄子连一块儿,建设一个封建主义新农村,哈哈,李泽轩美滋滋地想到。
  ……………
  云兮楼顶楼雅间。
  一年轻公子端着酒杯,一边品酒,一边俯视街道上的行人。
  房门传来一阵轻响,接着一个黑衣中年文士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向年轻公子恭敬道:“二公子…”
  “嗯?”不待他说完,年轻公子头也不回,轻嗯一声,一股桀骜的冷意顿时弥漫整个房间。
  即便看不道年轻公子的脸色,中年文士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打了自己一个嘴巴,改口道:“公子!”
  年轻公子这才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袁闻道弹劾成功了吗?”
  黑衣中年不敢抬头,低声道:“公子,袁闻道弹劾失败了,李泽轩反而被陛下封为男爵了。”
  “哼,真是废物!”
  年轻公用力拍了拍桌子,怒哼道。
  “公子恕罪!”
  黑衣男子顿时噤若寒蝉,连忙跪地求饶。
  片刻后,年轻公子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清酒,淡淡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黑衣男子便将早朝上李泽轩反驳袁闻道和魏征的弹劾的事,一五一十地汇报了,听完事情的经过,年轻公子闭目冥思半晌,才喃喃自语道:
  “呵,倒是没想到李泽轩不仅逃过这一劫,而且还因祸得福。这小子就像是上天派来专门与本公子做对似的。半月前,本公子被派来接管云兮楼,那小子就在醉仙楼推出啃的鸡,起初以为他不过一只蚂蚁,捏死他易如反掌,没想到他不久后就结交了程处默和太子,蚂蚁变成了蚂蚱,有了一搏之力。而现在,他又意外封爵,这只小蚂蚱又变成了老虎,有了自己的牙齿。事情真是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呵呵!”
  黑衣中年惭愧道:“是属下办事不力,请公子责罚!”
  “责罚你们就有用了?这次的事情本公子先给你们记着,下次再失手你也就不用回来见我了!”
  黑衣中年忙道:“公子放心,断不会有下次了!”
  年轻公子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王二虎还是不愿意来云兮楼吗?”
  “回禀公子,属下出了两倍于醉仙楼的月俸,那王二虎还是不愿意过来,公子,这人如此不识抬举,要不属下派人教训教训他。”
  年轻公子摇了摇头:“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李泽轩封爵,咱们做的太过,容易暴露,再说,就算将王二虎弄到我们云兮楼,李泽轩还照样能调教出来第二个王二虎。对我来说,云兮楼生意如何倒是无关痛痒,可是本公子不甘心输给那个人”
  黑衣中年不敢接话,房间内陷入一片沉寂。
  片刻后,青年公子开口了,他问道:“醉仙楼的客人,现在被我们抢来了多少?”
  黑衣中年沉吟了几息时间,答道:“大概抢来了三到四成,不过听说醉仙楼那边也开始降价了。”
  “那我们也降价。对了,李泽轩在早朝上,有没有交待他为什么要买那么多鸡苗?”
  年轻公子突然想到一件事,就问道。
  “回禀公子,李泽轩说他养那么多鸡一是为了给庄户补贴家用,二是为了明年他们家醉仙楼要推出的一百二十八道鸡全宴,据说他们的新菜式需要散养鸡。”
  “哼,这话你信吗?”
  年轻公子想了想,就嗤之以鼻道。
  “呃,公子,小人倒是觉得李泽轩说的挺合情理啊!”
  中年男子挠了挠头,纳闷道。
  “你就是个猪脑袋,虽然我也猜不出他的真实目的,但我敢肯定他不会仅仅是为了这个,而且我估计皇帝也不会信。还有,我那个好大哥,最近在做什么?”
  年轻公子先是讽刺了一番中年男子,然后突然问道,他故意加重了“好大哥”三个字。
  “回公子,大公子最近倒是没什么动静,不过大公子昨日在奇趣阁花了五百贯,办了一个红色至尊会员卡,小人也不知大公子何意。”
  中年男子恭敬地答道。
  “哼,我这好大哥,怕是对我的死对头感兴趣了吧?”
  年轻公子一声冷哼,屋内再次陷入沉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