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十六章 豪车

  李府前厅。
  “轩儿,醉仙楼生意要是不好就算了,你为何要如此在意?咱家也不差那些钱。要知道你现在已经是男爵了,怎能去从事庖厨之事。”
  刘掌柜走后,李京墨看着正在呼噜噜地吃早餐的儿子,忍不住说道。
  他对儿子的举动有些难以理解,在他眼里,醉仙楼的赚钱效应虽然不错,但是远远不及这个男爵的身份来的尊贵,儿子身为爵爷,却要去研究庖厨之事,李老爹觉得这有失爵爷的身份。
  李泽轩咽下嘴里的饭食,笑道:“哟,爹,您还瞧不起厨子啊?”
  李京墨摇了摇头,说道:“那倒不是,你爹我年轻的时候,贩夫走卒,什么都做过,如何会瞧不起别人?为父是担心,你这样会被人弹劾,说你不注重官员的体面。”
  李泽轩撇了撇嘴,不屑道:
  “谁爱弹劾就让他弹劾好了,孩儿不信陛下会因为这点小事惩罚我。再说了,那些弹劾我的人,有本事一辈子别吃我们奇趣阁的东西!”
  李京墨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随儿子意了。
  ………..
  吃过早饭,李泽轩就来到了奇趣阁工坊。
  工坊内,所有人都忙得热火朝天。而且这里的工匠明显比李泽轩上次来的时候多多了。
  “福伯,曲辕犁现在一天能生产多少个?”
  李泽轩让人找来了福伯,问道。
  “少爷,老夫又新招了五十二个工匠,现在我们工坊的生产能力相比以前,提高了一倍以上,现在我们一天能造三百个曲辕犁。”
  福伯现在红光满面,在他身上丝毫看不到老年人的暮气,反而能感受到他身上昂扬的斗志。
  李泽轩笑着点了点头:“嗯,不错,福伯,你以后要是遇到技艺娴熟的工匠,尽管招进来,有多少招多少,反正我们家钱多,您不用担心。”
  目前奇趣阁的产品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李泽轩非常想继续扩大工坊的规模,奈何他不认识什么工匠,只能拜托福伯抓紧时间招人。
  性情淡然如福伯,闻言也是嘴角一抽,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有钱任性的东家。
  “哦,对了,福伯,我昨天把曲辕犁的图纸上交给朝廷了,由朝廷大力生产,这样的话,我们工坊的压力会小很多,你们就可以腾出一部分人,继续生产滑板车了。”
  李泽轩拍了拍脑袋,差点忘了这茬了。
  福伯闻言也只是稍稍诧异了一下,就了然地点了点头。
  之前他听说曲辕犁的定价后,就知道李泽轩并没打算在曲辕犁上赚钱,他心中也有些欣慰。至于李泽轩把曲辕犁图纸交给朝廷,在福伯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只有凭借一国之力,才能尽快普及曲辕犁。
  “那好,老夫明天就分出一部分人来,专门生产滑板车。”
  “嗯,之前福伯您说过,我们工坊已经可以生产滚柱轴承了,那你们就抓紧时间把滚柱轴承用在滑板车上,尽快推出第二代滑板车。
  因为我们之前的滑板车用不了多久,可能就会被别人模仿去了。对了,你们顺便在滑板车的基础上,生产一批前面没有扶手的滑板,这个挺适合年轻人玩儿的。”
  李泽轩想了想就吩咐道。
  福伯无语,眼前这个东家虽然在机械一道很有天分,可是为什么总是想着玩儿啊,但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头答应。
  “福伯,工坊最近有时间了,再帮我打造一辆马车,马车上要用我们工坊新研制的滚柱轴承,图纸我今天也给您带过来了。”
  李泽轩兴奋地掏出了他昨晚画的一辆豪车图纸。
  这辆豪华马车原型取自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参加国会开幕大典,澳大利亚耗巨资为女王打造的豪华钻石马车。
  前世这辆马车也被称作黄金马车,由吉姆设计,五十名最优秀的工匠花费十年时间将其造成。
  当然,李泽轩摒弃了那暴发户一样的土豪金外表,车身外部他用的是低调内涵的暗红色。
  为了安全起见,车厢里面有铁板夹层,原版的黄金马车底盘有6个液压减震装置,以现在的工业水平,还搞不了,李泽轩只能在底盘加入了一些弹簧用作减震,车轮轴上当然用的是滚柱轴承。
  车厢内部结构,有沙发,有桌子,一个非常小型的卫生间,还有一个储水室,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李泽轩想的的确挺美的,可却苦了福伯。福伯活了大半辈子,何曾见过这么多新奇的事物。
  “少爷,这个一圈一圈的是什么东西?”
  福伯指着图纸里的弹簧,问道。
  李泽轩看了一眼,就解释道:
  “这个叫做弹簧,是将铁丝一圈一圈拉制而成,可以在车厢底盘,加入大量的弹簧,减少车厢震动。”
  (金属弹簧存在已久的青铜时代,严格意义上的弹簧发明家应该是英国的科学家虎克,我国古代一直没有金属弹簧的遗存,姑且就认为没有吧)
  李泽轩稍一点拨,福伯就明白了过来,他砸吧砸吧嘴,感叹道:“少爷,你这个想法真是巧妙啊,那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沙发,日后我们也可以单独做出来当做家具售卖。沙发是由皮革包裹着弹簧以及一些柔软的填充物制成的,放在马车上,主要还是用来减震。毕竟我大唐很多地方的路并不好走,光靠车厢底盘的减震并不够用。”
  李泽轩又给福伯解释了一下沙发的构成与作用。
  福伯瞪大了眼睛,面色古怪地看着李泽轩,心中有些恨铁不成钢,自己的东家空有一身才学,却不用在正道上,总是想方设法地变着花样儿享受,花样之多,令人叹为观止。
  福伯在想,眼前这人要是自己儿子,非得好好揍一顿不可。
  李泽轩被盯得有些心里发毛,连忙干咳一声,说道:“咳咳,福伯,这马车,工坊能做出来不?”
  福伯理顺了下心气,想了想答道:“应该可以,不过需要费些时日,大概需要十天吧。”
  李泽轩开心道:“那就辛苦福伯了,时间长些无所谓,让工匠们好好积累一些造这种马车的经验,等速度上来后,我们奇趣阁也会出售这马车的。”
  福伯只能点头答应,摊上这么一个主儿,还能说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