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九十九章 小心思

  日上正午。
  李泽轩终于晃晃悠悠地来到韩家小院,老远就听到了兰儿和铁蛋咋咋呼呼的声音。
  “雨惜姐姐,兰儿想吃上回的山鸡炖蘑菇。”
  “姐,铁蛋想吃啃的鸡。”
  “你个臭小子,啃的鸡那么贵,能给你天天吃?”
  这是韩里正的声音,他前些日子倒是进城去问了那啃的鸡的售价,得知后,韩里正也是心疼不已,上次李泽轩来他们家,铁蛋可是吃了不少啃的鸡。
  李泽轩笑了笑,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韩里正正在院子里劈柴,看到李泽轩,连忙迎了上来,笑呵呵道:“爵爷您过来了。”
  说完他连忙想来接过李泽轩手中的缰绳,李泽轩摆手拒绝,一边将大白马拴在院子里的大树上,一边笑着回应道:
  “韩叔,您可别叫我爵爷,其他人这么叫我也就罢了,您和我爹也是故交,我又是铁蛋的师父,您叫我小轩或者少爷就行。”
  韩里正见李泽轩成为男爵后,待人却跟之前一样和气,又听李泽轩说的真诚,他心中一暖,笑道:
  “呵呵,那少爷快进屋坐,外面热呢!”
  李泽轩笑着点了点头,他跟韩里正说这么多,就是不想和他们家的关系弄的太生分。
  “雨惜,少爷来了,快些把饭食做好,别让少爷久等了!”韩里正冲厨房喊了一声。
  “知道了,爹爹,马上就好!”
  厨房里面传来了韩雨惜悦耳的声音。
  …………
  兰儿见哥哥来了,就来到屋里和李泽轩亲昵地闹腾了一会儿,然后又忍不住跟铁蛋出去疯了,小丫头一到乡下,就更加野了,她觉得庄子里比长安城内好玩儿多了。
  屋内,韩里正见兰儿跟铁蛋出去后,就感慨地说道:
  “铁蛋他娘很早就不在了,这小子从小野惯了,也不知礼数,在少爷家,定是给老爷夫人添了不少麻烦,老夫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啊!”
  李泽轩摇头道:“韩叔说的哪里话,我既已收铁蛋为徒,我爹我娘早就把铁蛋当做自家人了,何来麻烦之说。况且我见铁蛋这孩子品性不错,稍加调教,倒也是个可造之材。”
  韩里正听到李泽轩这么说,脸上的笑容是怎么也掩饰不住,哪个父亲听到别人夸赞自己的儿子都会很开心的。
  “呵呵,那小子只要不给少爷您添麻烦就好!”
  “韩叔,我这次来,是想顺便去梅村一趟,您应该知道了,陛下给我的封地就在梅村。您对梅村的情况了解多少?”
  寒暄一阵,李泽轩就说起了正事。
  韩里正点头道:“少爷,这都是邻里邻村的,我当然了解。梅村的里正是刘青峰,早些年考过秀才,算是梅村里德高望重的人物,与我也算有些交情。梅村之前的主家是刘世仁,这个少爷您已经知道了。
  刘世仁为富不仁,祸害乡里,刘青峰对他敢怒不敢言,梅村的庄户,不仅要承受高租金,而且平常还会受到各种盘剥。
  老夫虽然也看不惯那刘世仁的作为,但也无能为力啊。不过这次那边成为少爷的封地了,想来梅村的人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坏了。”
  李泽轩闻言沉默片刻,然后点了点头,说道:
  “善恶终有报,天道有轮回,刘世仁会遭到应有的报应的。韩叔,您午后带我去一趟梅村,我看看那边的情况,而且我打算模仿韩家庄,在梅村开设养鸡场的,也算给庄户们增加些收入。”
  韩里正感慨道:“少爷真是仁慈……”
  “爹,少爷,吃饭了。”
  这时外间传来韩雨惜的喊声,接着就见韩雨惜端着菜盘走了进来,当然,她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尾巴。
  多日不见,韩雨惜越发的光彩照人,她那眉宇间的愉悦之色,让她本就倾国倾城的小脸,更加的动人。
  纵然不是第一次见到韩雨惜,李泽轩还是被她那绝世的容颜迷住了,一时看的竟有些痴了。
  “咳咳。”
  韩里正轻声咳嗽了两声,李泽轩瞬间惊醒,尴尬地老脸一红,在韩里正面前盯着人家闺女看,还被人抓了现行,李泽轩就是脸皮再厚,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韩雨惜放下菜盘,慌忙出去,打算去厨房端剩余的菜。
  刚刚她也留意到李泽轩惊艳的目光,心下有些欣喜。上午铁蛋和兰儿提前过来的时候,她得知李泽轩去胡竟然家里了,过一会儿便会过来。
  然后她也不知为何,趁着兰儿和铁蛋出去玩闹的工夫,竟然鬼使神差地偷偷回房间打扮了一番。
  她刚刚叫李泽轩少爷,而不是爵爷,也是存了一些小心思的。
  昨天李泽轩封爵的消息传遍韩家庄后,韩雨惜心里既为李泽轩高兴,又有些为自己和李泽轩地身份差距越来越大而黯然神伤。
  但是想到之前自己不顾爹爹的眼神劝阻,毅然决然地答应帮李泽轩酿酒,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有勇气,韩雨惜心中也不忍放弃,就暗下决定,纵然日后不能和他在一起,也要珍惜当下在一起的日子,好好待他,将来不后悔就是了。
  因此,刚刚韩雨惜称呼李泽轩为少爷,也存了些麻痹自己的心思,不让自己去想身份差距的问题。
  酒菜上桌,众人坐定。
  李泽轩这才留意到今天桌上的菜,竟然有些不同寻常。
  除了上次的山鸡炖蘑菇之外,还有韭菜炒蛋、木耳炒肉、油炸鸡丝、爆炒菘菜(即白菜),这些炒菜或者油炸除了李家有,在外面可是不会有的啊。
  “雨惜,你怎么会做这些菜?”
  李泽轩忍不住问道。
  韩雨惜有些不好意思地拢了拢秀发,轻声道:
  “这是上次住在少爷家里,雨惜见少爷家的菜肴烹饪方法有些不同寻常,好奇之下就去问了您家里的厨娘赵婶,这才知道还可以这样做菜的,于是雨惜回家后就尝试做了几次,发现味道还不错。
  后来雨惜又想到一些其他菜,可以用大火闷炒,正好今日可以用这些新菜式款待少爷。”
  李泽轩闻着这些炒菜的香气,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不错不错,光闻这味道就令人食欲大振,雨惜你真是心灵手巧。”
  韩里正呵呵笑道:“少爷您是不知道,我家雨惜第一次在家里做炒菜的时候,老韩我吃的差点把舌头给吞了,这样做菜,味道真的是太好了。”
  兰儿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尝了下韭菜炒蛋,小丫头立刻眼睛一眯,惊叫道:“真的太好吃了,哥哥,兰儿都不想回家了,想每天在这儿吃雨惜姐姐做的菜。”
  众人都被这天真无邪的话逗乐了。
  李泽轩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他发现兰儿说的竟然一点也不夸张,这几个炒菜的味道,基本上能赶得上前世的一些大饭店了,比家里的赵婶做的还要好吃,韩雨惜这手艺简直是青出于蓝啊。
  李泽轩在这些菜里面,吃到了一些前世的味道,一时之间胃口大开,足足吃了四碗米饭,才满足地放下碗筷。
  韩雨惜见李泽轩吃的开心,她心中不由地有些甜蜜,自己这些天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她刚刚说的简单,可是为了研究出这些新菜式,天知道她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不过从结果来看,她的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她已经做到了第一步,抓住了李泽轩的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