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章 百户斗地主!

  吃过午饭,李泽轩坐在前厅,美滋滋地喝着韩雨惜从古井里取出来冰镇的山果酒,跟韩里正在屋内闲聊。
  没办法,最近的天气实在有些反常,刚到五月份,天气竟然开始炎热起来,特别是正午的太阳格外晒人,李泽轩就算有内功在身,寒暑不侵,也不愿意在烈日下暴晒,只能等太阳稍微柔和一些再去梅村,反正那儿离韩家庄也就不到两里路。
  兰儿这疯丫头倒是不怕晒,跟着铁蛋一起去庄子里找大牛、二牛他们玩去了。李泽轩也不是很担心,现在庄子里的人基本都知道兰儿是自己的妹妹了,应该不会有不开眼的人欺负兰儿。
  李泽轩却不知道,他在韩家小院里乘凉,梅村那边却有很多庄户,正在烈日里暴晒。
  ………
  梅村村口,聚集了很多庄户,众人都靠坐在大树下,一边互相闲聊唠家常,一边在不停地向远处嘹望,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梅大嘴,你这娃子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哟,爵爷怎么还没过来?”
  一个黝黑的老汉,光着膀子,一边用草帽扇着风,一边大咧咧的问道。
  梅俊连忙点头肯定地说道:“四爷,这事儿我哪敢说谎,上午我去韩家庄,我家内弟亲口跟我说,爵爷来韩家庄了,您想啊,咱庄子离韩家庄这么近,又是爵爷的封地,爵爷肯定会过来看一看的。”
  “我说梅老四,你急个啥,这么大热的天,你还不许爵爷歇一会儿啊?”
  一旁一个老头儿,躺在一个竹席上,美滋滋地享受着大孙子在一边用蒲扇给他扇凉风,听到梅老四的话,忍不住地呛了他一句。
  “嘿,刘二哥,俺这不是心急嘛,昨天听到爵爷的封地就在咱们庄子,老汉我激动地一宿都没睡好觉啊!哈哈,俺们庄子的好日子也要来了!”
  梅老四听到地上老头的呵斥,连忙解释道。
  “切,瞧你那点儿出息!”
  地上那老头儿,正是梅俊前些日子在东市遇到的刘二爷,刘万山,这人在梅村里可是德高望重的风云人物,他的哥哥就是梅村里正刘青峰。
  刘青峰只是一介书生,性格软弱,以前见到刘世仁父子欺负庄户时,敢怒不敢言,但刘二爷可不像他哥哥,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一见到刘世仁父子欺负庄户,刘二爷就直接抄起拐杖往他们父子脑门儿上招呼,在他看来,自己有七个儿子,个个人高马大,真打起来,也吃不了亏,再退一步说,自己都这么大岁数了,刘世仁父子难道还能把自己打死不成?
  要知道,古代社会,人们对于高寿老人是非常尊敬的,要是刘世仁真敢打死刘二爷,那将是一起非常严重的恶性案件,他们父子的命谁也保不了。
  因此,刘二爷在梅村的声望甚至比他哥哥刘青峰还要高,关键时候能一呼百应,丝毫不夸张。
  昨天梅村的赵老二将李泽轩封爵,并且封地在梅村的消息带回村子后,整个村子全部沸腾了,要知道韩家庄之前的情况可是跟他们梅村差不了多少,后来李家接管韩家庄后,减少了租子,韩家庄已经能解决温饱了,整体情况略好于梅村。
  最近李泽轩接管李家大权,亲自管理韩家庄,不仅通过收购野果给庄户增加收入,还通过让庄户帮忙养鸡来进一步减免租子,而且鸡下的蛋还归庄户所有,据说很多人家减免后,每年的租子竟然只有一成了。
  这可得了,这么优惠的条件,放眼整个大唐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作为韩家庄的邻村,梅村的庄户们可是羡慕坏了,暗恨自己当初没有生在韩家庄。
  现在好了,梅村成为了李泽轩的封地,整个村子到时候估计也能享受到韩家庄一样的待遇了。昨日消息传回庄子后,刘万山第一个跳出来,不顾刘青峰的阻挠,在庄子里大声喊道:“刘世仁,滚出梅村!”
  刘世仁的地都要被朝廷收走了,那他刘二爷还怕个鸟,撸起袖子就是干,这口恶气不出,他刘二爷死了都不痛快。
  刘二爷在梅村威望本来就很高,他一声呼喊,平日里饱受刘世仁欺凌的庄户哪里还忍得住,瞬间一呼百应,数百庄户争相跟随,浩浩荡荡地杀向刘世仁的豪宅。
  “刘世仁滚出梅村!”
  “滚出梅村!”
  “滚出梅村!”
  …………
  刘世仁豪宅门外,数百庄户齐声大喝,呼声震天,可把刘世仁父子给吓坏了,父子二人连忙让家丁护院拼命地抵住大门,他们却躲在屋内,瑟瑟发抖地等着庄户们喊累了自行散去。
  宅门外,刘二爷见刘世仁当起了缩头乌龟,他们也撬不开这乌龟壳,就带头向刘世仁家里扔石头,众庄户有样学样,纷纷捡起身边趁手的东西扔向刘世仁家里,奇葩的是,有人竟然用树叶包起牛屎,也扔了进去。
  夜幕降临,庄户们也不可能一直守在这儿,就纷纷散去,相约明日再来。刘世仁父子夜里慌忙收拾细软,其中也包括官府给他们的征地补偿,金银装箱后,父子二人带着几个护院,连这满目疮痍的豪宅也顾不上要了,连夜遁走。
  刘二爷今早带人来刘宅时,自然扑了个空,刘二爷鄙视地冲刘宅大门吐了口吐沫,扬长而去!
  临近中午,又传来了李泽轩有可能要来梅村的消息,除却今日有活计的人,所有庄户都兴奋地要来村口迎接梅村的新主人,刘二爷自然也跟着一起来了。那天他跟在梅俊的屁股后面,也买到了曲辕犁,回家后试用了一下,果然极其好用,因此他对这梅村的新主人,既期待,又好奇。
  此时,虽然烈日当空,酷热难耐,但是仍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很多人都在树下憧憬着日后的好日子,貌似家里的人不会再挨饿了,过年还能给自家娃娃缝制一身新衣裳了。
  也有些庄户,在旁边给自家娃娃诉说新来的爵爷是如何仁慈,或许以后每个月说不定都有鸡蛋吃了,过年也能吃一顿肉了,那些熊孩子,听着听着,口水不知不觉地都流了好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