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零三章 兄弟不同心

  云兮楼,顶楼雅间。
  屋内,年轻公子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貌似很随意地问道:“我们云兮楼已经出招,醉仙楼那边就没有一点动静吗?”
  中年男子恭敬地答道:“回公子,醉仙楼那边的确没有动静。无论是李泽轩,还是刘掌柜,都没有特殊的举动。”
  “那李泽轩最近在做些什么?他难道不在乎他们家酒楼的生意了?”
  “据下面的人来报,李泽轩最近在忙他新封地的事情,今天他还去了趟梅村和韩家庄。哦,对了,公子,李泽轩之前发动庄户采摘山果,好像在让韩天虎他们家帮他酿酒。”
  “酿什么酒?”年轻公子好奇地问道。
  “回公子,属下猜测应该是之前韩天虎和她女儿酿的那种山果酒,我们云兮楼之前也买过,味道的确很不错。但是后来李泽轩高价买断了,他们父女就不再供应我们山果酒了。”
  年轻公子站起身,皱着眉头沉吟道:
  “嗯?莫非李泽轩打算用这种酒来和我们云兮楼对抗?不对,本公子估计他们这酒应该没那么简单,你立刻派飞蛇去韩家庄走一趟,取一坛他们酿的酒回来看看。”
  “喏,公子!”
  中年男子躬身领命,就要转身出门。
  年轻公子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出声叫道:“慢着!”
  中年男子连忙回身道:“公子还有何吩咐?”
  “这件事必须做两手打算,你明日去把城西的夏盛源请到我们云兮楼当掌勺,我们不仅要模仿醉仙楼的菜式,还要开创自己的特色菜。”年轻公子想了想说道。
  中年男子迟疑道:“公子,这夏盛源可是前朝宫廷御厨,怕是不好请过来啊。”
  年轻公子冷笑道:“呵呵,请不过来,你不会用钱砸、拿他的家人威胁?这还要本公子教你怎么做吗?”
  “喏,公子,属下知道怎么做了。”
  “对了,听说最近程家也跟着李泽轩,在大肆收购鸡苗?”
  “回禀公子,确有此事!长安城的鸡苗价格也因此上涨到一百一十五文一只了。”
  年轻公子得意道:“既然他们人傻钱多,这么想要鸡苗,你今日就去找我二叔借几条大船,通过大运河去江南收购八万只鸡苗,运到长安,卖给他们两家,这样咱们也能大赚一笔,到时候更有把握胜我那好大哥。”
  中年男子赞叹道:“公子真是深谋远虑,属下佩服!”
  “拍什么马屁,快去办事!”年轻公子不耐烦地挥手呵斥。不过从他那眼脚一闪而过的喜悦,还是能看得出他对这马屁很是受用。
  等中年男子退出房间后,年轻公子看向窗外,接着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见他面目狰狞,恨恨地说道:“我的好大哥,这次我一定不会输给你了。”
  ............
  长安城,青龙坊。
  一座豪华府邸的后院空地上,有一衣着华美的小姑娘,正踩着滑板车,开心地玩闹。不远处的走廊下,站着一白衣公子,正满脸笑意地注视着那小女孩。
  “大公子,刚刚长安城的大街小巷,突然出现了一些纸片,上面写着关于奇趣阁的告示。”
  一个青衣小厮疾步而来,向白衣公子汇报道。这小厮正是前几日在奇趣阁办红色至尊会员卡的陆云。
  “哦?且拿过来给我看看!”
  白衣公子收回目光,转身结果陆云手中的告示,看了起来,没过一会儿,就笑道:
  “第二代滑板车?这奇趣阁真是太有意思了!滑板车,曲辕犁,真是有意思啊!陆云,你明天拿着本公子的会员卡,给梦儿买一辆这所谓的第二代滑板车吧,本公子倒要看看,这第二代与第一代有何不同!”
  陆云对于自家公子最近的奇怪举动很是不理解,但是他也不敢问,连忙躬身答应:“诺,公子!”
  白衣公子轻轻点头,但见陆云还没退下,就皱眉道:“怎么,你还有事?”
  陆云脸上闪过一丝挣扎,最后还是咬牙道:“回禀公子,属下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白衣公子不悦道:“有话快说,磨磨唧唧,成何体统!”
  陆云见公子不悦,赶紧接着说道:“公子,据属下所知,二公子最近采取了很多措施,来巩固云兮楼在长安城的地位,眼看云兮楼都快要独霸长安了,大公子您为何还…还…”
  “还什么?还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是吧?”
  “公子恕罪,属下没有这个意思,属下只是担心,这样下去,公子只怕会输掉这次家族试炼,会让大权旁落!”
  陆云听到白衣公子这么说,连忙惶恐地躬身解释道。
  白衣公子叹了口气,倒也没有怪罪陆云,他缓缓道:
  “你们都以为我什么都没做?额,好吧,本公子好像的确什么都还没做!”
  陆云被白衣公子这个急拐弯,差点呛了个半死。
  白衣公子尴尬了一会儿,就恢复了自然,接着说道:“本公子现在什么都没做,只是因为时机还未到罢了。我这个二弟啊,性格偏激的紧,一贯喜欢好勇斗狠、争强好胜,族中一些老人却还赞同他这样的行事方式。可是你们都没看明白,如今天下已定,万民归心,我们这些大家族如果还看不清时势,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与别人不断争斗,只会树敌无数,最终墙倒众人推,到时候李唐王室肯定会乐见其成,落井下石。
  隋末乱世你们一个个地都畏首畏尾,不敢跳出来与李家争斗,夺取江山,现在天下安定,你们一个个地又跳出来蹦跶,这不是嫌死的不够快吗?”
  白衣公子说着说着就有些冒火,最后他实在忍不住,恼怒地拍了拍栏杆。
  陆云见白衣公子失态,连忙劝道:“公子息怒!”
  白衣公子平复了下心情,继续说道:“太平盛世之下,一味地好勇斗狠并不可取,与人合作共赢才是聪明之举,存活之道!”
  陆云闻言诧异道:“公子难道是想与李泽轩合作?怕是族里不会同意吧?”
  白衣公子怒哼一声,恼怒道:“哼,一帮老顽固,永远不愿意低下他们那高傲的头颅,一点也看不清形势。不过,这次只是族中一个小试炼,一切决定权在于我,族里可无权干涉!”
  陆云听见白衣公子大逆不道的话,连忙低下头去,不敢接话。
  白衣公子站在原地,越想越气愤,最终怒哼一声,负手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