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零五章 调酒 上

  长安城,李府。
  某个厚脸皮赖在这里不走,李泽轩也没办法,但是现在韩雨惜还没来,酿酒肯定酿不了,于是李泽轩不怀好意地拉着程处默来西院过招。
  “艹,老子不来了,别打了,你他娘的这是公报私仇呀!”
  “这怎么行,说好了互相过招的,如何能半途而废呢?”
  “那你压制下你的功力,跟我同境界才行,不然不打了。”
  “嗯,有道理啊,那小弟我就把我的功力压制在锻体巅峰吧,正好跟你一样。”
  ………
  一刻钟后。
  “靠靠靠,不来了,不来了,打死也不来了,小轩你个死变态,哥哥我以后再也不跟你过招了。”
  “咦,丑牛,几日不见,你的功力渐长啊,快起来,我再压制到锻体中期,我们再来!”
  “不来,哥哥我今天不起来了!”
  虽然李泽轩压制了功力,但是他的剑法实在过于高明,程处默拼尽全力,也只有被虐的份,不到半刻钟的时间,程处默就被打的灰头土脸,赖在地上死活也不起来了。
  “(⊙o⊙)哇!丑牛哥哥是个癞皮狗,真丢人!”
  兰儿来西院找哥哥玩儿,就见到了鼻青脸肿正躺在地上的程处默,小丫头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屁颠儿屁颠儿地跑过来嘲笑程处默。
  程处默大囧,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李泽轩对兰儿说道:
  “兰儿,你看你哥哥多过分,仗着武艺高强,恃强凌弱,你为不为有这样一个哥哥而感到羞耻?”
  “才没有呢,倒是丑牛哥哥你连我哥都打不赢,真是羞羞羞!”
  兰儿跳到李泽轩身边,开心地拉着李泽轩的胳膊,调皮地朝程处默扮了个鬼脸。
  程处默瞬间受到十万点暴击,独自在风中凌乱,什么叫做连你哥都打不赢?程处默真想把小丫头抱过来,好好给她普及一下江湖常识,让她明白当今江湖,年轻一辈之中,能打赢李泽轩的人并不多。
  这时王忠走了进来,冲程处默点头致意后,对李泽轩说道:“少爷,白酒我都买回来了,放在家里的酒窖。之前福管事差人送来了一些器具,老奴见少爷和程公子在比武,就没过来打扰。”
  福伯现在管理着奇趣阁工坊,府里的人一般都叫他福管事。
  李泽轩点了点头道:“有劳王叔了。”
  这时又见小荷跑了过来福身道:“少爷,韩里正和韩小姐过来了!”
  李泽轩精神一振,连忙转身跟程处默说道:“丑牛兄,你先进去收拾一下,我去前院接下他们,这下新酒的原料全部齐了,马上就能调配新酒了。”
  程处默迫不及待地摆手道:“快去,快去!”
  ………
  李泽轩来到前院,发现老爹正和韩里正热情地聊天呢,之前听老爹说过,他年轻的时候有一次走货,在秦岭一带遇到一伙山贼,幸亏得到韩里正出手相助,这才化险为夷,后来他跟韩里正的交情也一直没有断。
  李夫人正拉着韩雨惜的手,正在一旁说说笑笑,李泽轩很想凑过去听一听她们到底在说什么,竟然聊得这么开心。
  “师父!”
  铁蛋过来打了一声招呼。
  李泽轩点了点头,走向韩里正,拱手道:“韩叔辛苦了,只是您老怎么亲自来了?”
  韩里正起身答道:“少爷,昨晚家里来了一个窃贼,偷了我们一坛酒,老夫担心今日雨惜路上会出事,于是就跟了过来?”
  李泽轩立刻站起身,皱着眉头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韩叔您赶紧说说。”
  李京墨此时也神情严肃地看向这边。
  韩里正便将昨夜与那不阴不阳的偷酒贼人交锋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李泽轩听完凝思许久也想不明白这贼人是何用意,只能皱眉道:
  “韩叔,这人功夫高强却来意不明,恐怕他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偷酒喝那么简单,最近韩叔您和雨惜出门都要小心些。”
  韩里正点了点头。
  屋内几人寒暄一阵,李泽轩便带着韩雨惜和铁蛋来到西院准备调配酒去了,韩里正自然由李京墨作陪,中午是要留下来吃午饭的。
  ...........
  程处默刚刚去弄了一盆清水,将脸上的灰清洗干净,这时就见李泽轩和韩雨惜并肩走过来。一双璧人亭亭玉立,男的好似玉树临风,女的好似姣花照水,端的天造地设,有一无二。
  程处默可不是情场初哥,他见李泽轩和韩雨惜二人看向彼此的眼神中都互相流露了些许情意,就知道他们两人肯定有私情。
  这二货连忙迎上前去,冲李泽轩挤眉弄眼,猥琐地说道:“哎呀,小轩,你这从哪儿拐来的美娇娘啊,怎么也不给哥哥我介绍一下。”
  韩雨惜瞬间就闹了个大红脸,低头数蚂蚁去了。李泽轩没好气地瞪了程处默一眼:
  “莫要瞎说,丑牛,这位是韩里正的女儿,是一位酿酒大师,我要调配的新酒,她才是最为关键的人物,你要是得罪了她,小心没你的酒喝。雨惜,这位是程处默,卢国公的长子,自家兄弟。你别见外。”
  程处默闻言,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耳光,他连忙舔着脸讨好地笑道:“哎呀呀,韩姑娘千万别生气,我刚刚都是瞎说呢,开个玩笑,你别放在心上啊!”
  韩雨惜没想到卢国公的儿子,会是这么一个跳脱的活宝,她连忙说道:“程公子言重了,之前的言语,雨惜并没有放在心上。”
  程处默舒了一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小轩,你们快调酒吧,哥哥我都等不及了。”
  李泽轩点了点头,带着韩雨惜和程处默他们来到西院的一间侧房。李泽轩将鸡尾酒的配方递给韩雨惜说道:
  “雨惜,这就是鸡尾酒所需要的各种材料,至于各种材料之间的比例,你估摸着来,你先调出一种性情温和的鸡尾酒来,我和铁蛋去提纯更高浓度的烈酒,然后你再用烈酒,调一些浓烈的鸡尾酒出来。”
  要知道,鸡尾酒最为突出的特点就是花样繁多,调法各异,有适合女士喝的性情温和的,比如天使之吻、夏夜柔情、红粉佳人等等,也有适合男士喝的烈性鸡尾酒,比如杀手、龙舌兰、天蝎宫等等。
  目前所拥有的材料也就仅仅能调制一些温和的鸡尾酒,因此李泽轩打算通过蒸馏,得到一些烈性酒,用来调配烈性鸡尾酒。
  韩雨惜拿着鸡尾酒的配方,点头“嗯”了一声,就开始坐下来冥想如何调配了。
  李泽轩带着铁蛋,来到了里面一间屋子,这间屋子以前是个厨房,李泽轩就让人把它改造成一个酿酒作坊了,福伯送来的酿酒设备,此时也已经就位了。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