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零七章 温柔乡,神仙醉!

  李泽轩跟程处默回来的时候,韩雨惜已经调好了一壶烈性鸡尾酒了。
  程处默隔的老远就闻到了酒香,他直接将身上的那一袋硝石,扔到了李泽轩的肩膀上,然后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
  李泽轩在后面真想把这货捞过来毒打一顿。
  “嘿,韩姑娘,这就是你们说的烈性新酒吗?光闻起来就带劲,待俺老程来尝尝!”
  李泽轩进来时,就见程处默给自己斟了满满的一杯酒,然后他迫不及待地仰起脖子就往嘴里灌,李泽轩想阻止都来不及,这可是烈酒啊。
  果然,一杯酒下肚,程处默从脖子红到了耳根,他连忙放下酒杯,弯下腰,开始了剧烈的咳嗽,一张脸顿时就涨的跟猴子屁股一样。
  “咳咳,小轩,这酒真...真....真特娘的够劲,不过俺老程喜欢!哈哈,额,咳咳....”
  李泽轩和韩雨惜相视一眼,纷纷对这逗比无语。
  ..........
  云兮楼,一厢房内。
  “公子,这就是飞蛇从韩天虎家里取来的酒,属下看了,跟他们之前卖给我们酒楼的一模一样。”
  年轻公子今天貌似心情不错,听到中年男子的汇报,他转过身揭开酒坛,嗅了嗅里面的果酒,说道:
  “这味道不错嘛,不过李泽轩如果仅凭这山果酒,就想翻盘,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吧?”
  中年男子恭敬道:
  “公子说的极是,如今我们云兮楼,请来了夏盛源掌勺,生意更加火爆,属下统计过了,今天上午来的食客,都快赶上往常一天的客人数量了,而且那些吃过的客人,都对夏盛源的厨艺赞不绝口。属下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云兮楼就能成为长安第一酒楼了。”
  年轻公子得意地轻笑一声,说道:“嗯,不错。现在既然夏盛源已经来我们这边了,你回头就把他的小孙女放了吧,这样他才能全心全意地为我们云兮楼做事。”
  “诺,公子!”
  年轻公子点了点头,片刻后又问道:“昨天飞蛇在韩家庄没出什么岔子吧?”
  中年男子笑道:“公子且宽心,飞蛇的飘渺幻云身法独步江湖,放眼当今武林,能追的上他的人也没几个。不过他昨夜离开时被韩天虎发现了,属下交待过他,不要节外生枝,他当时便直接遁走了,并没有暴露身份。”
  年轻公子闻言点头道:“你做的不错,这个时候的确不宜横生枝节。不过这韩天虎还真有几分本事,这都能被他觉察到。往后你们不可再小觑了他,同样的错误绝对不能犯两遍。”
  “诺,公子!”
  “你最近做的不错,本公子都看在眼里,等我赢得这次族中大比,掌得大权,定不会亏待于你的。”
  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年轻公子这点还是懂的。
  中年男子喜道:“谢公子!”
  ………
  永乐坊,李府。
  前厅,午饭时间已到,几个丫鬟将各种珍馐佳肴端来,陈列在餐桌上。李京墨招呼着众人落座,其中当然还有刚刚在后院喝的微醺的程处默,这货本来就是过来蹭饭的,现在又看到这里还有如此美酒,他哪里还走得动路啊,于是李府的午饭便多了他一双筷子。
  “爹,韩叔,有美食岂能无好酒,你们稍等,我这就去把我们上午刚刚调配的新酒拿过来给你们尝尝!”
  李京墨点了点头,李泽轩便去西院拿酒了。
  韩里正吃惊地看向女儿,诧异道:“雨惜,你们这么快就调配好酒了?”
  韩雨惜点头道:“已经初步调配好了,女儿下午再试试,看还有没有更好的调配比例。”
  ……
  片刻后,李泽轩提着两壶酒回来了。
  “轩儿,家里又不是没酒,你为何还要亲自调酒?”
  李夫人见儿子忙了一上午就是为了调酒,她有些心疼,在她看来,家里的钱花不完,又不需要儿子去想办法挣钱。现在儿子还封了爵,有了地位,只需要在家安心享福就行了,实在没必要捣鼓这些。
  李泽轩知道老娘是心疼自己,想让自己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但是这个时代没有手机,没有电视,也没有电脑,天天闲着估计都能闲出病来,他不得不给自己找点事儿做啊。
  “娘,孩儿弄的这种酒,市面上可是没有的哦,娘您尝一尝就会喜欢上的。”
  李夫人连忙摆手笑道:“轩儿,娘可不喝酒。”
  “娘,您放心,这酒不醉人的,我给您倒的这种酒,是专门为不会喝酒的人调制的。”
  李泽轩一边说,一边拿来了一个琉璃杯,斟满后送到了他娘的面前。这个时代,玻璃烧制工艺虽然不成熟,但还是能从一些胡商手里,高价买到一些玻璃制品的,李家乃是大富之家,家里当然会有这些奢侈品。
  李夫人本来心想怎么还会有专门给不会饮酒的人喝的酒呢,这时却见面前的琉璃杯中,那鲜红澄亮的混合酒,她的目光瞬间就被这美丽的颜色吸引住了。
  “轩儿,这是什么酒,这颜色煞是好看。”
  “娘,您先尝尝,孩儿再告诉你。”
  “这孩子…”
  李夫人无奈一笑,端起酒杯,轻启朱唇,尝试性地抿了一口,缓缓下咽,接着又闭上了眼睛,细细品味,片刻后她睁开了眼,赞叹道:
  “轩儿,这酒真不错,绵柔醇和,口齿留香,既有山果的酸甜,又带有一丝丝白酒的芬芳,却不像白酒那般辛辣,倒是很适合女人引用。轩儿你快说说,这酒叫什么名字?”
  李泽轩笑道:“呵呵,娘,孩儿给这酒取名为温柔乡,娘您觉得如何?”
  李夫人点头赞同道:“嗯,不错,这名字倒是很贴切。”
  “娘,兰儿也想喝!”兰儿见到那颜色鲜艳的酒,又听母亲对那酒这般夸赞,小丫头顿时就眼巴巴地祈求道。
  “不行,兰儿你还小,你还是喝山果酒吧。”
  李泽轩抢先出言反对道。这种鸡尾酒虽然酒精度数极低,但它仍然还是酒,兰儿年纪还小,喝酒对身体不好。
  “哼,臭哥哥!”
  兰儿撅着嘴,一脸不开心。李夫人有些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爹,韩叔,这另一种酒,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可能会比较烈,你们喝的时候慢一些。”
  小孩子嘛,心气儿来的快去的也快,李泽轩不管一旁撒娇怄气的兰儿,提起另一壶酒,分别给他老爹和韩里正各倒了一杯。
  “嘿,你爹我什么烈酒没喝过,轩儿你还说的这么严重。”
  李老爹没把儿子的话放在心上。
  韩里正见杯子上方冒着丝丝寒气,杯子里面还有几块儿碎冰,他瞬间就惊呼道:“少爷,这里面怎么会有冰块儿?”
  李京墨这时也注意到了杯子里的异样,他也有些吃惊:“轩儿,咱们府里没有冰窖吧,你这从哪儿弄来的冰块儿?”
  程处默见怪不怪地在一旁淡定吃喝,暗暗鄙视他们两人大惊小怪。这二货浑然忘记了他自己刚刚在西院,见到李泽轩从水里面变出几个冰块时,他的神情比李京墨和韩里正现在惊讶多了。
  “爹,韩叔,这是我从我师父那儿学来的制冰方法,你们先尝尝这酒如何。”
  二人这才按捺住心中惊讶,端起酒杯,轻轻一嗅,顿时一股极为浓烈的酒香和山果香沁入鼻孔,韩里正冲李京墨赞叹道:
  “老爷,仅仅闻起来,我就敢断定,这酒绝非凡品啊!”
  李京墨也赞同地点了点头,这点见识他当然有,二人收起轻视之心,抿了一口,均是忍不住舒爽地哈了一口气。
  “绝了,老夫喝了一辈子酒,从来没有喝过这么浓烈醇香的酒,实在太痛快了!”
  李京墨忍不住拍案叫绝。
  韩里正也感叹道:“这山果的清香经过烈酒的发酵,显得更加醇厚,冰块的冰寒,又能压制住烈酒的辛辣燎心,少爷,你们配的这种酒真的是太绝妙了。”
  程处默也倒了一杯,他刚刚在西院还没喝够呢,这时他听完韩里正的感叹后,立马竖起了大拇指,叫道:“对对对,就是这么一个感觉,韩里正,您把我想说的都说出来了。”
  李夫人和韩雨惜在旁边连忙掩嘴一笑。
  李泽轩自动过滤了程处默臭不要脸的话,对韩里正笑道:“这酒还多亏了雨惜,我也就只是知道里面的成分,各成分的配比,都是雨惜研究出来的。”
  李夫人这时也在旁边说道:“韩里正,你倒是生了个好女儿,雨惜不仅样貌端庄秀丽,还心灵手巧,什么都会,这将来谁要能娶到这么一个美娇娘,可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分啊!”
  她对韩雨惜这个姑娘一直很满意,模样俊俏,前(凸)后qiao,是个好生养的。可惜儿子是个榆木脑袋,这么久还没把人家姑娘拿下来,她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韩雨惜听到李夫人这么夸赞她,心中羞喜,低下头不敢言语,韩里正连忙道:“老夫人谬赞了,谬赞了。”
  李京墨这时问道:“轩儿,这酒叫什么名字?”
  李泽轩答道:“爹,孩儿给它起名叫神仙醉,您觉得怎么样?”
  李京墨沉吟片刻,点头道:“神仙醉,倒也很贴切,这酒后劲十足,很容易醉人啊。轩儿,你前几日和为父说,要弄一个新东西,放到醉仙楼售卖,来与云兮楼对抗,是不是说的这种酒?”
  李泽轩答道:“对,就是这温柔乡和神仙醉,爹,您觉得这两种酒,用来和云兮楼打擂台,我们胜算几何?”
  李京墨捋了捋胡子,沉吟片刻,异常笃定地说道:“以为父的眼光来看,这两种我大唐从未出现过的新酒一经推出,必然轰动整个长安城,我们醉仙楼的胜算在九成以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