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零九章 婚事

  傍晚时分,卢国公府。
  侧厅。
  “爹,就这么多了,该说的我都跟您说了。”
  程处默揉了揉屁股,一脸蓝瘦地说道。
  他回想起自己酒刚醒时,老爹看向自己那要吃人的眼光,就有些心惊胆战,他到现在都没明白自己的老爹为什么一看到自己醒来就一路追着要踹自己,要不是梁管家在后面拦着,估计他的屁股都要被踹烂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出去蹭酒喝,没带上老爹,老爹生气了?
  实在找不到原因的程处默只能在心里腹诽道。
  这货当然想不起来他刚刚喝醉的时候,骂自己的老子是小兔崽子、小瘪三,他要是知道了,肯定就不敢呆在家里了。
  程咬金大咧咧坐在凳子上,看向程处默的目光还带着那么一丢丢杀气,他听儿子把程家的作坊送给李泽轩酿造新酒的事情讲完后,问道:
  “小轩酿的那温柔乡和神仙醉真有那么好喝?”
  一听到神仙醉,程处默屁股立马就不疼了,他兴奋地一拍大腿,有些得意忘形地叫道:
  “爹,您是不知道啊,那神仙醉既浓烈又醇厚,真的太够劲了,我还从来没喝过这么烈的酒。而且那里面还加有冰块,冰块的寒气,刚好能压制住烈酒的辛辣燎心,喝起来真的太他娘的爽快了…额,爹,您怎么了?”
  程处默说着说着就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有些冷,定睛一看,发现自己老爹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善。
  程咬金站起身,呼啦一个大耳瓜子就呼到了程处默的后脑勺。
  “你个小王八蛋,有好酒不想着你爹我,自己偷偷地喝,今晚不许吃饭,闭门思过。”
  程咬金恨恨地说完,就要出门离去。刚刚听程处默将那酒描述的天花乱坠,他差点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但是越嘴馋,他心里就越恼火,这个夯货儿子真是太不孝顺了。
  程处默揉了揉后脑勺,心道自己本来就笨,老爹还天天打脑袋,怪不得老程家的儿子没有一个聪明的呢。他见程咬金要出门,连忙在后面追问道:
  “哎,爹,那咱们家的酒坊,要不要拿出来跟小轩合作啊?”
  “废话,当然要合作!”
  刚走出门的程咬金没好气道。
  连李泽轩师父都喜欢喝的酒,那到时候拿出来卖肯定会火爆整个长安,一成的干股也能分不少钱了,远远大于他们家酒坊的价值,这生意算来算去都是他们家占了大便宜。
  ………
  午后韩雨惜又陪李泽轩调了一会儿酒,最终确定了各种成分的最优比例后,她就随韩里正回家去了。
  李泽轩有些不舍,他觉得跟韩雨惜在一起的时候,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但是人家一个姑娘家,没有特殊情况下,住在自己家里实在不合适,李泽轩只能默默注视着韩雨惜的背影,独自叹气。
  唉,美女虽美,但还不是自己的呀,李泽轩此刻真想唱一首《爱你在心口难开》。
  让他去跟美女当面表白实在有些难度,谁让他是个宅男呢,要是有手机能互相聊天,李泽轩肯定就有勇气主动撩妹了。
  李夫人在一边看到儿子垂头丧气的样子,连忙推了推李京墨的胳膊,让他也看过来。
  李京墨小声问道:“夫人,轩儿这是怎么了?”
  李夫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低声道:“你笨啊,这都看不出来,轩儿这是长大了,想成亲了呗。”
  李京墨闻言一张嘴长得老大,半晌才吃惊道:“夫人,你是说咱儿子,跟,韩...韩。”
  “你才看出来啊!嘘,小点儿声,咱儿子脸皮嫩着呢。”
  李夫人对自己丈夫的情商很是无语,暗道自家儿子在情感方面这么迟钝,莫不是遗传于他爹?
  “咦?爹,娘,你们在聊什么呢?”
  李泽轩回过身,就见老爹老娘在一旁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什么,他不由好奇地问道。
  “咳咳,没什么,今天的天气真好啊,轩儿你忙你的去吧。”
  李京墨干咳两声,拉着李夫人去东院了,留下了满头雾水的李泽轩。
  .................
  东院厅房。
  “夫人,你是说轩儿看上韩雨惜了?”
  李京墨坐在凳子上一脸关心地问道。
  “这还有假?也就是你这种榆木脑袋看不出来,我估计府里的下人都看出来了。”
  “嘿嘿.....”李老爹尴尬地笑了两声。
  李夫人翻了个白眼儿,叹气道:
  “老爷,咱们家轩儿也老大不小了,是该说一门亲事了,前几天轩儿封爵,不少媒婆都闻风而动,上门说亲,我也不敢胡乱答应,轩儿是个极有主见的孩子,我们这当父母的,可不能随便给他乱牵红线。”
  李京墨也赞同地点头道:“夫人说的有理,照夫人这么说,你是打算帮轩儿去韩里正家里说亲?”
  李夫人气道:“轩儿这孩子在这方面随了你,照他这么磨磨蹭蹭下去,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抱上胖孙子啊。眼看别人家的孩子,这个年纪早就成亲了,我这当娘的能不着急吗?”
  李京墨尴尬道:“这关我什么事?”
  李夫人恼火道:“怎么不关你事?当年你让我等了多久,你才跟我成亲的?要不是我娘托人提醒你父亲,你是不是打算等我人老珠黄才肯跟我成亲?”
  李京墨顿时无地自容,连忙打岔道:“咳咳,夫人,咱们在说轩儿的事情呢,你别扯远了,咱们继续说轩儿。”
  “哼!”
  李夫人不满地哼了一声,这才继续说道:“所以啊,我打算过些天托个媒人问问韩里正的意思。我见那韩姑娘对我们家轩儿也并不讨厌,这婚事倒是多半能成。”
  李京墨这时却有些犹豫道:“夫人,这韩姑娘真的适合轩儿吗?毕竟她只是....只是....”
  李夫人不待李老爹说完,就拍了拍桌子,凤目含怒,气道:
  “只是什么?只是农家女吗?你这才刚当上男爵的爹,就开始有门户之见了?那哪天你是不是也得把我给赶出家门,娶一个豪门大户的小姐啊?”
  李京墨顿时满脸大汗,手忙脚乱,急声说道:
  “夫人,为夫绝对没这个意思,绝对没有啊。为夫也觉得韩里正的女儿挺好,夫人真是英明,一切全由夫人做主。”
  “哼,这还差不多!”
  李夫人这才满意地坐了下来,只是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微不可察的轻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