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一十章 昂贵的新酒
翌日。
  
  程处默一大早,就跟个**青年一样,踩着奇趣阁工坊专为青年人新研制的滑板,晃晃悠悠地来到了李泽轩家门前。这货骚包的样子,一路上可是吸尽了眼球。
  
  这滑板当然不是他去奇趣阁排队买的,第一,程处默现在没什么零花钱,第二,他也没那个耐心去排队。这滑板是他走后门弄来的。现在长安城的有心人,基本都知道他跟李泽轩关系好的都快穿一条裤子了,因此孙怀远就直接送了一个滑板给他。
  
  这货明显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上回他玩滑板摔的那么惨,现在立马又一次开始踩着滑板四处瞎比浪了。
  
  李泽轩在院子里看到了夹着滑板的程处默,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以为自己又穿越回去了,实在是程处默这个样子太违和了。
  
  “嘿嘿,小轩,哥哥我发现你们这次卖的滑板比上次你给我玩儿的那个更好用啊!”
  
  程处默得意洋洋地拍了拍手上的滑板。现在他有了这玩意儿,出门都不愿意骑马了,明显这东西比骑马方便多了。
  
  李泽轩在一旁撇了撇嘴,这次奇趣阁推出的滑板,传动连接的地方用的都是滚柱轴承,当然比他上次拿出来的那个好用了。
  
  “丑牛,你用这个,就不怕再摔一个狗啃屎?”
  
  李泽轩打趣道。
  
  “嘿,小轩你这是小看哥哥我了啊,同样的地方俺老程怎么会摔倒两次?”
  
  反正吹牛比要不要钱,程处默就臭屁地吹道。
  
  李泽轩摇了摇头,不搭他的话。
  
  程处默想起了今天来这儿的目的,就说道:“小轩,我爹昨天已经答应了,那酒坊就给你了,里面的匠人你也放心用,都是与我家签订过契约的,定然不会无端出卖我们的秘方。”
  
  李泽轩欣喜道:“那实在太好了,我让福伯再做十几套蒸馏提纯的设备,我们尽快将所有的酿酒调酒器具全搬过去,争取这两天内就正式开始大量调配温柔乡和神仙醉。”
  
  他之前的确担心过新酒配方的保密问题,现在程处默能给解决了,那是最好不过。而且昨晚他老爹也跟他说,硝石矿已经买到两个了,这下他也不用愁冰块儿了。
  
  程处默小鸡啄米似的连忙点头道:“对对对,这个得尽快,小轩,咱们这个酒,你打算定价多少啊?”
  
  程处默巴不得李泽轩现在就去他家的酒坊酿酒,这样他跟他老爹,想喝酒了,就直接去酒坊里顺一壶,喝自己家的酒,总不需要花钱吧?
  
  李泽轩对于新酒的价格早有考量。他昨天晚上在李京墨那儿了解了一下唐朝的酒水市场情况,这个时代最为名贵的酒就属于剑南烧春、郢州富水了,一斗差不多就要十几万钱。
  
  这可不是夸张,唐代粮食缺乏,酒水普遍昂贵,名酒更甚。李白在《行路难》中就曾写道:金樽美酒斗十千,玉盘珍羞值万钱,其中说的就是剑南烧春这种名贵的酒。
  
  唐代的一斗相当于十升,一升约等于一点二五斤,合算下来,一斤剑南烧春的价格约合现代的人民币六七百元,当然这只是根据当时铜钱跟黄金白银的兑换比例折算的。
  
  但是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就是,唐初的物价极其便宜,一斗米只要三四文钱就能买到,如果按现代的黄金价格折算,一块钱就能买到六公斤多的大米。
  
  因此如果参照当时的物价来折算的话,一斤剑南烧春所用的铜钱,就差不多相当于现代一万五千块钱的购买力了,这也就只有李白这种土豪才喝得起了。
  
  他的好哥们儿杜甫,在晚年穷困潦倒时,就只能喝三百文一斗的劣质酒了,要不然杜甫怎么会做出“早来就饮一斗酒,恰有三百青铜钱”这种诗句呢。
  
  李泽轩沉吟片刻,说道:“丑牛,我们的温柔乡,我打算定价两贯一升,神仙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