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长安皆迷醉 上
翌日,五更时分。
  
  长孙寝宫。
  
  “陛下,臣妾该服侍您穿衣洗漱了,快要早朝了。”
  
  长孙云鬓散乱,香腮粉红,她撑起身子,看向李二柔声说道。
  
  李二愉悦地舒展了下腰腿,然后一把揽过长孙,感慨道:
  
  “朕已经有好久没睡的这么沉了,没想到这神仙醉后劲竟然这么大,让朕从昨日午后一直睡到了今天,朕还真想就这么躺着不起来了。”
  
  长孙趴在李二的身上,笑道:“陛下莫要玩笑,快些起来吧,不然魏左丞又要跟您劝谏了。”
  
  李二揉了揉脑袋,头痛道:“朕今日就算没去迟,怕是也要被那魏玄成痛骂一顿了,昨日的奏章朕可还未批阅呢。”
  
  长孙轻笑道:“陛下之前一直辛苦操劳国事,休息半日,想必魏左丞应该不会说些什么吧?”
  
  李二闻言冷笑道:“观音婢,你也太高看那老家伙了,他巴不得朕一天十二个时辰全部用来忙于国事。对了,昨日那神仙醉和温柔乡,承乾是从哪弄来的?”
  
  他心道,这两种酒的名字起的可真好,神仙喝醉了,就会忍不住躺入温柔乡了。李泽轩要是知道李二这么想,肯定会吐一口老血,他当初的本意可不是这个意思啊。
  
  长孙答道:“陛下,昨日您熟睡后,妾身差人打听过了,据说这酒是李泽轩借用卢国公家的酒坊调制出来的,昨日已经在醉仙楼开始售卖了。”
  
  李二瞪了瞪眼,怒道:“又是这小子,他这男爵当得都比朕这个皇帝还舒服了,天天净钻研一些吃喝玩乐。朕得给他找些事做,不然岂非浪费了他一肚子的才学?”
  
  长孙掩嘴笑道:“陛下这么一说,臣妾也觉得该给这孩子安排些事做。臣妾见承乾、长乐、青雀这几个孩子都与李泽轩关系颇为要好,要不然就让他每日来宫中陪青雀他们进学?”
  
  李二想了想,最终摇头道:“这小子所学驳杂,肯定不是儒家一脉,可别把承乾带歪了。关于李泽轩,朕自有安排,观音婢不必忧心。
  
  不过这小子倒真是滑头,借着程知节家的酒坊,私自酿酒,来逃避朝廷律法,也不能轻饶了他,你稍后让承乾给这小子带个话,日后皇宫的贡酒,就由他提供了,至于价格嘛,就按市价的一半。”
  
  长孙忍不住“扑哧”一笑道:“陛下这岂不是要让李泽轩赔钱?好了,时辰不早了,陛下该起来了。”
  
  李二对那神仙醉倒是颇为怀念,他起身下地,砸吧砸吧嘴,得意道:
  
  “谁让那小子喜欢钻空子呢,就得让他赔的不敢再钻研这些吃喝玩乐才行。”
  
  太极宫内,早朝。
  
  说实话,李二今天上朝心里还真有些发虚,毕竟他昨天的工作都没做完,别的大臣可能还会给他几分面子,但是魏征要是知道他醉酒误国事,肯定会指着他的鼻子,喷他是昏君。
  
  不过今天李二很幸运,因为魏征自己都有些自身难保了,哪还有工夫管李二。
  
  “魏爱卿,你这脸上为何这么多伤痕?难道有人竟然胆敢殴打朝廷重臣?”
  
  君臣之间走过早朝必备的礼节性流程后,李二心虚地看了一眼魏征,结果不看不打紧,这一看可把李二给惊呆了,就见魏征脸颊上有三四道细长的血痕,其中有一道都快划到了眼角,于是李二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魏征满脸尴尬,他昨天醉的一塌糊涂,被家丁拉回家后,事情就依稀记不得了,醒来后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而他的夫人正坐在一边,双眼红肿,目露凶光地盯着他。
  
  魏征的夫人裴氏出身望族,嫁于魏征后她一直随丈夫住那间破弊不堪旧屋子里,每天纺纱织布,辛勤劳作,却毫无怨言。
  
  唯一令她不满的就是魏征好酒,虽说唐朝劣质酒才二三十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