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合作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前厅内。【△網WwW.】
  
  李泽轩听到王仁表说明来意后,心中微微诧异,他问道:
  
  “不知仁表出自王家哪一房?”
  
  王仁表奇怪地答道:“在下出自王家大房一脉,爵爷为何有此一问?”
  
  李泽轩笑道:“那可就怪了,堂堂王家大少爷,为何要跑出来从事这商贾贱业之事?”
  
  “恕在下冒犯,爵爷不也从事过商贾之事?”
  
  李泽轩摇头道:“我家情况特殊,陛下封我男爵之前,我们家就是商贾之家。但你们王家可是世家豪门,为何会让你这个家族嫡子出来从商?”
  
  这正是李泽轩感到奇怪的地方,王家乃是兴盛数百年的豪门巨族,家中子弟怕是已经成千过万,实在没道理让王仁表这个大房嫡子出来做生意。
  
  王仁表沉吟片刻,无奈笑道:“什么都瞒不过爵爷,实不相瞒,这次在下之所以出来经商,不过是因为家族为小辈们安排的一个小试炼罢了,家族子弟之间的一些明争暗斗、龃龉龌龊,我不细说,想必爵爷也能猜到一些。”
  
  说罢,王仁表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常人都羡慕他们这些高门巨族子弟,却不知大家族子弟也有他们的无奈。
  
  站在旁边的雨瑶,此时眸中闪过一丝心疼。
  
  李泽轩了然地点了点头,笑道:“仁表倒是爽快,既然这样,那你先说说要找我合作什么生意?如何合作?”
  
  王仁表斟酌片刻,开口说道:“我想要爵爷手上滑板车和温柔乡、神仙醉的分销渠道,请爵爷开个价如何?”
  
  李泽轩心里顿时一惊,没想到他们这些世家,竟然盯上了自己的奇趣阁和醉仙楼,他摇头说道:
  
  “这可不行,看仁表是个爽快人,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你想必也清楚,滑板车、温柔乡、神仙醉这三样东西在长安已经供不应求,一来,我没有多余的存货分给你,二来,我没道理为自己培养一个竞争对手。”
  
  对于李泽轩的拒绝,王仁表早有准备,他掏出一张红色的卡片,上面写着“奇趣阁”三个字,然后他说道:
  
  “爵爷此言差矣,我们不会是竞争对手,而是合作盟友。说句实话,在下对爵爷的一些奇思妙想也甚是佩服,比如这滑板车,要不是在下已经及冠,怕是也要忍不住买一个来玩耍。
  
  前些日子,我让人买了奇趣阁的一张红色会员卡,也是为了买滑板车哄自家小妹。再说这神仙醉,我昨日也品尝过,的确是世间难得的佳酿。
  
  在我看来,像滑板车、温柔乡和神仙醉这么好的商品,就应该让我大唐各地的百姓都能享用得到。所以在下的意思是,不知爵爷可否分出一部分货源给我,我将它们售往大唐的其他地方,绝对不会在长安售卖。”
  
  李泽轩看了看王仁表拿出的红色卡片,眸光一闪,之前孙怀远给他说过,一个姓王的人托家奴办了一张红色至尊会员卡,当时他还略微惊讶了一下,毕竟五百贯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没想到办卡之人竟然是王仁表。
  
  同时他心中倒是觉得这王仁表有些意思,谈正事之前先把人夸奖一番,做出一副崇拜的样子,不管人家是真情还是假意,首先这种态度,就让你生不出丝毫恶感来。
  
  李泽轩沉思片刻说道:“仁表所说倒是有几分道理。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为了将这些商品分销各地,我家也可以做到。”
  
  他之前的确没有想过去其他地方开拓市场,现在经王仁表这么一说,他倒还真动了几分这样的心思。
  
  王仁表摇了摇头,拱手笑道:“爵爷的确可以做到,但是这样并不值得。有道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各地都有各地的平衡,爵爷若是带着这些商品,强势进入其他地方,势必也要付出很大代价打通许多关节,算起来也得不偿失。
  
  不瞒爵爷,您的那些商品,均属暴利,正所谓财帛动人心,其他世家难免不会觊觎。在下说的这些,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恶意威胁,只是诚意相告,还望爵爷能够三思。”
  
  李泽轩听出了这话里的真诚,不得不说,王仁表的话很有道理。李家的根基终究抵不过世家大族,若要强行开辟其他地区的市场,难免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并且还要招惹很多麻烦,与王仁表合作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李泽轩笑着点头道:“不得不说,仁表你是一个成功的说客,你成功地说服了我,那我们现在谈谈该如何合作?”
  
  王仁表闻言一喜,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在开局失利的情况下,他终于还是将局势搬了回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他笑道:“在下准备了一个方案,爵爷您看看可不可行。我打算用市价八成的价格,每个月购买爵爷您七成的存货,不知爵爷您意下如何?”
  
  李泽轩手指有节奏地敲了敲桌子,闭目冥思半晌,然后说道:“不行,最多允许你用九成五的市价,买五成的存货。”
  
  八成的价格实在有些低,李泽轩当然不甘心。
  
  王仁表苦笑道:“爵爷,您这个价格实在太高了,去除路途糜耗,自己店铺租金,我们根本赚不到钱。”
  
  李泽轩想也不想道:“这些商品在其他地方当然不能跟长安一个价,仁表你可以提价嘛!”
  
  王仁表还是摇头道:“这…不行,价格还是有些高了。爵爷您看,孙掌柜当时卖这会员卡的时候说过,凭借这张红色会员卡,可是能够享受到六折优惠,爵爷,您看能不能把价格再往下压一些。”
  
  李泽轩老脸一黑,当时会员卡的优惠规则是他写的,他当然记得,没想到竟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王仁表倒真是用心良苦哇,反将了一军。
  
  李泽轩想了想,尴尬道:“这红色会员卡倒的确能够享受六折优惠,不过仁表你现在是属于进货,情况略微不同,要不这样,我退让一步,按照市价的八五成卖于你,如何?”
  
  自己制定的制度出了漏洞,李泽轩只好退让一步了。
  
  王仁表倒是很懂分寸,并没有得寸进尺,他笑道:“多谢爵爷,那我们合作愉快!”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