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秦琼的病

  秦府。
  厢房内,孙思邈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秦琼,有些欲言又止。
  秦叔宝朗声笑道:“老夫戎马一生,对于生死早就看淡了,孙神医,您有话还请直说,无需避讳。”
  秦夫人满面焦急,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李泽轩和程咬金也是紧张万分。
  孙思邈见状,便开口说道:“那贫道就直言了。秦将军一生经历战阵无数,其中受过不少次重伤,虽说这些伤当时都已经处理好,但总归伤了许多元气,时间一长,这些旧伤便成了陈年暗疾,会时常让秦将军痛不欲生。
  并且贫道猜测,将军每次受伤,怕是都流了不少血,次数多了,身体自然就垮下了。所以秦将军的病一方面是由于陈年暗疾引起身体上痛,另一方面是由于早些年失血过多,导致体内严重缺血。”
  孙思邈并没有给大家扯一些玄之又玄的话,他尽量直白地给屋子里的几人解释了秦叔宝的病症所在。
  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秦叔宝流的血太多,流失的血通过自身的造血功能根本造不过来。另一方面,他身上多处的暗伤,也会使他经常遭受病痛的折磨。
  其实历史上的秦琼,晚年就是因曾经历次作战负伤太多而疾病缠身,他每逢病时就对人说:“吾少长戎马,所经二百余阵,屡中重疮。计吾前后出血亦数斛矣,安得不病乎?“
  意思是:“我戎马一生,历经大小战斗二百余阵,屡受重伤,前前后后流的血能都有几斛多,怎么会不生病呢!”
  最终这位戎马一生的将军,在病痛的折磨中,于贞观十二年溘然长逝。
  仔细算来,秦琼能撑到那么久,也算个奇迹。唐朝的一斛等于十斗,一斗差不多相当于现代的六千多毫升,这一斛就是六万多毫升。
  秦琼说他前后受伤所流的血一共有好几斛,这失血量实在太过恐怖了,要知道正常成年人的血量,应该是其体重的百分之七到百分之八。
  一个体重六十公斤的人,其体内总血量约为四千二百毫升到四千八百毫升。一般来说,失血量少于总量的百分之十时,对人体健康没有明显影响。秦琼一生征战,所流的血一共就有十几万毫升,这要是换个人恐怕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翘翘了。
  “孙神医,那我家老爷的病可还能治?”
  秦夫人听完孙思邈的描述,连忙出声问道。
  程咬金也满脸紧张地看着孙思邈,这个铁铮铮的汉子,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却能从他那瞪大的双眼中看到一丝担忧和恐惧。
  孙思邈叹了一口气道:“唉,秦将军这病,能治,但是非常棘手。”
  屋内众人听孙思邈说能治,均是神色一喜,但是听到后半句,众人又是一脸担忧。
  孙思邈摇了摇头,负手走了几步,接着说道:“贫道可以为秦将军开几副生血补气的方子好生调理,或许能稍微缓解他的失血之症。但是秦将军早年受的那些暗伤,时隔太久,贫道就算用针灸之法,也不能彻底根治,这就有些棘手了。”
  秦夫人闻言忍不住流泪道:“那可怎么办?我家老爷可是才刚过不惑之年啊!”
  李泽轩也感伤地看了一眼秦叔宝,仅从面容上看,根本看不出他刚过四十,反而像一个六十多岁的垂垂老人,怕是他这些年来没少被伤痛折磨。
  秦叔宝不悦的:“夫人,老夫还没死呢,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快别让道长和知节看了笑话!”
  秦夫人慌忙拭去眼泪,但还是一脸悲戚。
  程咬金急眼道:“二哥你怎能说这般丧气话。孙道长,真的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只要你能治好我二哥的病,无论你需要什么名贵的药材,俺老程都能让人去给你寻来。”
  孙思邈还是闭目摇了摇头。
  秦叔宝一脸淡然地说道:“夫人,知节,你们莫要为难孙神医了,这几年老夫耍两下金锏,就有些气喘眼晕,孙神医能够缓解老夫的失血之症,老夫就已经很知足了,至于那些陈年暗伤旧痛,不治也罢,这点疼痛,老夫尚还未放在眼里。”
  秦叔宝这些话说的淡然,李泽轩却从其中听出了一种英雄迟暮的凄凉,想当年他秦叔宝是何等盖世英雄,晚年却只能在病床上苟延残喘,对于他们这种悍不畏死的武将来说,这才是最为痛苦的折磨,还不如战死沙场来的痛快。
  孙思邈满脸感慨地摇了摇头,他对秦琼的为人颇为敬重,但遗憾的是,对于这种病情,他也有些无能为力,他的医术并不是无所不能的。
  孙思邈叹了两口气,就走到一旁的桌前,坐下身子,提起笔开始写药方。
  他一边写一边说道:“秦夫人,贫道这方子主要是用来培补脾肾,益气养血,每日一剂,水煎服,日服三次。另外,人参研粉每服两钱,早、晚两次吞服。
  但是秦老将军这些年失血太多,贫道也没有把握能凭这方子,将秦将军所失的气血完全补回来。贫道近期会在长安逗留一月,往后每隔几日,贫道会来为秦将军复诊,到时候再视情况更改药方。”
  秦夫人连忙接过方子,说道:“老身谢过孙神医,定会谨遵孙神医嘱咐。”
  秦琼在病床上拱手道:“有劳孙神医。”
  孙思邈笑着摇了摇头道:“秦将军、秦夫人莫要客气,还请秦将军掀起上衣,贫道来为你针灸,缓解伤痛。”
  秦夫人连忙侍候秦琼躺在床上并翻过身去,然后又帮他脱去上衣。
  孙思邈取出一盒银针,走到床前,沉声道:“刚开始可能会有些痛,过一会儿就会舒服很多,还请秦将军做好心理准备。”
  秦叔宝满不在乎地笑道:“孙神医尽管针灸,这些疼痛当不得什么。”
  孙思邈点了点头,不再废话,取出银针,就见他运针如风,动作宛如行云流水,依次刺过大椎穴、至阳穴、曲垣穴、腰阳关穴、陶道穴、脊中穴、天宗穴、身柱穴、肩井穴、腰俞穴、风门穴、肝俞穴、肾俞穴。
  李泽轩在一旁观看,也认出了这些穴位,虽然这具身体的前身,没有和灵虚真人学习过医术,但是正所谓医武不分家,他习武多年,人体的四百零九道穴位他也都认识。
  令李泽轩略微诧异的是,孙思邈行针时,李泽轩能明显感觉得到针尖上有真气流转,这时他才认认真真地打量了一遍孙思邈,发现他的武学境界竟然也达到了化气境。
  李泽轩震惊地张大了嘴巴,实在没想到孙思邈竟然是医武双修!
  待孙思邈行完针后,李泽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孙道长竟然还习武?”
  孙思邈摆手笑道:“呵呵,由于有些针法必须配合真气,效果才能更佳,贫道这才练了十几年道家气功。当然,贫道的功夫主要是为了治病救人,论打斗,肯定比不得你们这些真正的习武之人了。”
  李泽轩恍然大悟,点了点头,道家注重修气养生,孙思邈医武双绝,最终能活到一百四十多岁也不是没有道理,回头得向他请教一下养生法门,回去让自己的老爹老娘也练一练。
  过了几刻钟时间,孙思邈将秦叔宝后背上的银针全部取了下去,然后走到一边的水盆处去净手。秦夫人连忙过来给丈夫穿好衣物。
  秦叔宝试着下床走了两步,赞叹道:“孙神医果然医术高明,老朽现在已经感觉浑身上下,比之前轻松多了。”
  孙思邈净手完毕后,看向秦琼,叮嘱道:“秦将军勿要得意太早,你的病还没彻底根治呢。你先配合贫道开的药方,好生调养几日,这些日子千万不要做剧烈的运动,至于你身上的那些暗伤,待贫道再想想,看有没有办法彻底根治。”
  秦琼拱手道:“劳烦孙神医费心了。”
  程咬金也恭敬地给孙思邈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孙神医出手诊治我二哥,神医日后要是有什么差遣,俺老程定当为神医办妥。”
  孙思邈摆了摆手,连说没事,然后他就走到桌子边,去收拾药箱,准备离开了。
  李泽轩这时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孙道长请留步,或许小子有办法治疗秦伯伯的陈年旧伤,还请孙道长帮忙参详参详,看这法子到底可不可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