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药酒治伤,夺血续命! 下
五月的午后,已经有了一丝酷热。
  
  屋内的众人,脸上都有一些微微出汗,但没有一人吭声,都看着李泽轩在桌子上奋笔疾书。
  
  片刻后李泽轩拿起写好的方子,递给孙思邈说道:“孙道长,您帮小子参详参详。”
  
  孙思邈接过药方,入眼便是几行歪歪扭扭的字,他顿时就眉头一皱,暗道灵虚真人难道没教过李泽轩写字吗?
  
  李泽轩也看见了孙思邈微皱的眉头,他不由满脸尴尬,暗下决定日后要好好练练字了,这字是一个人的脸面啊,不好好练练可不行。
  
  他也有些无奈,他融合的这具身体的记忆里,还真就没有关于写字方面的经验,或许他的前身也没有练过字吧。
  
  孙思邈感叹完李泽轩犹如狗刨的字迹后,这才看向药方内容,就见上面写道:
  
  “内服:大桶白酒(烈)两升,生地黄,熟地黄,制首乌,当归,天冬,麦冬各二两四钱,人参,枸杞,各三两,黄芷四两,茯苓二两六钱,大枣五两,五味子四两二钱,丹皮,肉桂,桃仁各四两八钱,生地黄六两。
  
  外用:大桶白酒(极烈)两升,大田七、血竭、琉珀各二两四钱,大黄、桃仁、泽兰、红花、当归尾、**、没药、秦艽、川续断各五两,杜仲、骨碎补、上鳖虫、苏木、无名异各三两,马饯子(炸黄去毛)各三两四钱,七叶一枝花一两八钱。”
  
  孙思邈看完药方后,闭目凝思,嘴里还断断续续地喃喃自语。片刻后他睁开眼,对李泽轩说道:
  
  “小轩,这方子在贫道看来虽然有些出奇制胜的味道,但归根结底,也不过只能治疗伤痛,活血化瘀,强筋健骨而已,真正用于治疗暗伤,药效怕是有些不够用。”
  
  李泽轩笑道:“孙道长所言有理,不过这正体现了烈酒在里面的关键作用,正所谓药借酒力、酒助药势,二者相辅相成,最大程度发挥其效力,这样才能治好秦伯伯的暗伤。”
  
  孙思邈有些不确定地看了李泽轩一眼,说道:“那且等你的药酒拿来试试。”
  
  秦府和李泽轩家相隔并不远,不到两刻钟,就有一名小家丁抱着两个大瓷瓶敲门走了进来。
  
  李泽轩接过瓷瓶,递给孙思邈说道:“孙道长,您瞧瞧。”
  
  孙思邈接过那瓶上面写着“外用”的药酒,打开木头瓶塞,这可是用的六十多度的烈酒,顿时满屋的酒香药香。程咬金使劲地吸了吸鼻子,赞叹道:“好酒哇,这比神仙醉还过瘾!小轩,你那儿还有没有这种酒?也送给老夫一坛,如何?”
  
  汗,这老酒鬼想喝酒想疯了,这么浓的酒要是喝到肚子里岂不是要烧死人?烧不死人估计也会让人酒精中毒啊。
  
  李泽轩连忙摇头道:“程伯伯,这酒只能外用,不能喝的,再说这种烈酒酿制也极为困难,目前仅剩这么一点了。”
  
  程咬金闻言,失望地摇了摇头。
  
  孙思邈将药酒放在鼻子下面轻轻嗅了一会儿,然后诧异道:“酒烈,药的味道也烈,还真是药借酒力、酒助药势,或许真的可以治愈秦将军的伤势也说不定。”
  
  他又打开另一瓶内服的药酒,闻了之后点头对秦叔宝说道:“秦将军,你可以先试用几天这药酒,内服加外用,过些时日,贫道再来看看你的暗伤恢复的如何。”
  
  秦叔宝拱手笑道:“多谢孙神医,小轩,你这次的情分你秦伯伯也记住了。”
  
  李泽轩连忙躬身道:“秦伯伯言重了。”
  
  他又转身看向孙思邈,说道:
  
  “孙道长,家师生前曾对小子说过,人体的血液一般不足人体重量的一成,秦伯伯这些年流失的血加起来怕是比他体内的总血量三倍还多,而且秦伯伯现在年纪大了,自身的造血能力远不如年轻人。小子担心仅凭您的那些益气补血方子,怕是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