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暧昧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爹爹、秦将军、程将军、少爷,吃饭了!”
  
  韩雨惜端着两盘菜走了进来,出声喊道。她将菜放在桌上,便转身回厨坊端其余的菜了。
  
  “嗯,秦将军、程将军、少爷,快上桌吃饭吧!”
  
  韩里正起身招呼道。
  
  秦叔宝、程咬金点了点头。
  
  李泽轩起身说道:“我去帮雨惜端菜。”
  
  说罢他不待拒绝,直接一溜烟儿地追着韩雨惜进厨房了。
  
  “这”韩里正伸了伸手,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嘿嘿,天虎老弟,你就让小轩去吧!哈哈,我看过不了多久,就要喝你家喜酒了。不知老韩你家有没有埋女儿红啊?”
  
  程咬金挤眉弄眼地坏笑道。
  
  秦琼听完,一阵恍然,笑着看向李泽轩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呀,少爷,您怎么又来厨房了?”
  
  韩雨惜刚进厨房,就听见后面传来脚步声,转身发现是李泽轩,顿时吓了一跳。
  
  “雨惜,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为了避免再次被赶出去,李泽轩故作神秘地说道。
  
  “什么秘密?”
  
  韩雨惜果真被勾起了好奇心,她疑惑地问道。
  
  “你附耳过来,我跟你说。”
  
  李泽轩勾了勾手指,装作小心翼翼地样子,说道。
  
  韩雨惜犹豫了,若是真附耳过去,那样子实在太过暧昧,但是她见李泽轩一脸神秘,好像真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要告诉她,她想了许久,终究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将耳朵附过去,羞涩道:
  
  “少爷,您快说,我爹他们还等着吃饭呢。”
  
  李泽轩正想说话,就闻到一阵迷人的芳香扑面而来,他心道这古代既没有沐浴露,也没有洗发水,不知道韩雨惜这身上的香味哪儿来的。他又瞥见韩雨惜那嫩白的脖颈和晶莹的耳垂,一时忍不住有些心动,非常想吻一吻那脖颈和耳垂。
  
  韩雨惜被耳边李泽轩呼出的热气弄得难耐,但她等了半天也没听到李泽轩说话,就以为李泽轩是在故意逗弄她,心中不由得有些羞恼。
  
  李泽轩见韩雨惜要扭头,连忙咽了咽口中唾液,强忍住心中绮念,低声说道:“雨惜,一会儿翼国公他老人家要认你为义女,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啊!”
  
  “啊?什么?”
  
  韩雨惜闻言,顾不上心中的羞涩,不敢置信地问道。
  
  李泽轩嘿嘿一笑,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咱们快把菜端出去吧”
  
  说罢,他不管还在一边愣着的韩雨惜,端了两盘菜就出去了。
  
  “哎”
  
  韩雨惜反应过来,刚想出声让李泽轩放下菜盘,但李泽轩已经走远了,她气的跺了跺脚,心底却有些甜蜜。
  
  酒菜上桌,韩里正对韩雨惜说道:“雨惜,为父要跟你说一件事”
  
  “天虎,还是我来说吧。”
  
  秦琼摆了摆手,打断道,然后他看向韩雨惜,问道:
  
  “雨惜,老夫与我夫人想收你为义女,刚刚跟你爹商量了一下,你爹也同意了,不知你意下如何?”
  
  韩雨惜虽然刚刚在厨房听李泽轩说过这事,但此时听秦叔宝亲口说出,她还是难掩惊讶,她犹疑地看向父亲,希望能从他那儿得到指点,就见韩里正轻轻点了点头,韩雨惜便盈盈下拜道:
  
  “雨惜拜见义父!”
  
  “哈哈,
  
  好,好孩子,快起来。”
  
  秦琼开怀大笑,却不好去拉她,只能连声叫韩雨惜快起身。
  
  韩雨惜起身为秦琼斟了一杯茶,双手端起,福身说道:“义父请用茶。”
  
  秦琼笑的合不拢嘴,接过茶杯,抿了一口放下,说道:“好孩子,改日你再去秦府拜见你的义母,她对你这样懂事的闺女也喜欢的紧。”
  
  “是,义父!”
  
  秦琼笑呵呵地说道:“好哇,你以后便是我秦琼的女儿了,若是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欺负你,你只管告诉义父,义父定当为你做主。”
  
  韩雨惜心中一暖,真心实意地感谢道:“雨惜多谢义父!”
  
  “哈哈,秦二哥,你今天收了个义女,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咱们定要好好地喝个痛快,天虎老弟,你说是不是?哈哈!”
  
  程咬金大笑道,他看着桌上的美食,又想着李泽轩带来的美酒,早就忍不住食指大动了。
  
  “程将军说的是,属下今日得好好敬二位将军几杯。”
  
  韩里正笑道。
  
  程咬金迫不及待地说道:“哈哈,小轩,快把你带来的好酒拿出来!”
  
  李泽轩笑着去取了两壶酒,放到了桌子上,却对秦叔宝说道:
  
  “烈酒伤胃,秦伯伯您的旧伤还没好,不宜饮用这种烈酒,您还是喝山果酒吧。”
  
  秦叔宝张大了嘴,一脸郁闷,但在他看来,李泽轩相当于半个医者,他也不好反驳,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程咬金瞪眼道:“我说小轩,你之前那内服的药酒,秦二哥喝了不也没事吗?现在怎么就不能喝了?”
  
  秦叔宝闻言,眼睛一亮,看向李泽轩。
  
  李泽轩还是摇头道:“程伯伯,这可是两码事,药酒里面的酒,只是作为药引而已,它的主体还是药。秦伯伯的旧伤,喝这种烈酒,对他的伤势恢复极为不利。雨惜,你去拿些山果酒,我陪秦伯伯喝山果酒。”
  
  韩雨惜应了一声,去里屋拿山果酒了。
  
  程咬金只好郁闷道:“那算了,天虎老弟,今天咱俩好好喝几杯!”
  
  “呵呵,敢不从命!”
  
  一顿饭下来,程咬金跟韩里正都喝趴下了,毕竟这神仙醉实在太烈了。
  
  屋内其余三人,看着这两个烂醉如泥的人,相视苦笑。
  
  唉,没办法,这种苦命活李泽轩只能亲自上阵了,总不能让病恹恹的秦叔宝和柔弱的韩雨惜去吧。
  
  李泽轩将两人拖进房间,扔到床上,让他们休息。
  
  “小轩,雨惜,你们自去忙活吧,老夫去这韩家庄四处转转,等知节醒来,我们再回长安。”
  
  秦琼想起之前程咬金说的怪话,就有意撮合他们俩。他也觉得李泽轩这孩子品行不错,要是能和韩雨惜走到一起,也算一桩美事。
  
  李泽轩连忙说道:“那秦伯伯您小心些。”
  
  韩雨惜也关心道:“义父您身体还没好,要不雨惜陪您一起去吧?”
  
  秦琼连忙摆手,说道:“不用不用,你义父我身体已经好多了,没事的。”
  
  这要是让韩雨惜跟来,岂不是白费了他一番苦心?于是他说完后连忙出了院门。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