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暴利动人心!
傍晚时分。
  五人终于回到了长安城。
  与程咬金、秦琼他们在延兴门分别,李泽轩下马步行,带着胡竟然姐弟,在天黑前回到了家。
  让下人将他们姐弟俩安顿在明月轩西侧的两间厢房内,这时王忠就过来找他了。
  “少爷,这是刘掌柜今日让人送过来的账册,说是要让您过目。”
  王忠递过来一本小册子,恭敬地说道。
  李泽轩点了点头,好奇地接过账册。翻开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原来这上面写的是醉仙楼这几日的利润。
  神仙醉推出前一日,醉仙楼共获利三百五十二贯。
  神仙醉推出当天,醉仙楼共获利六百七十二贯。
  第二天获利九百五十六贯。
  第三天获利一千一百六十七贯!
  ……
  今天获利一千四百五十贯!
  李泽轩震惊地长大了嘴,这利润实在太恐怖了,一天就能赚一千多贯,这醉仙楼现在已经彻底成为一颗摇钱树了。
  看来他以后只需要躺在家里数钱了啊,李泽轩美滋滋地想到。
  “哈哈!不错不错,王叔,您告诉刘掌柜让他好好干!”
  李泽轩笑呵呵地将账册递还给王忠,然后想了想接着说道:“王叔,您明日将胡竟然姐弟带到太医署,交给孙神医,我先去办些事,随后就去看看。”
  王忠笑着点了点头:“是,少爷!”
  ………
  云兮楼。
  “公子……”
  萧鹰战战兢兢地向窗边的年轻公子行了一礼,正要说事,就见一个纸团向自己飞来,他不敢闪躲,只能让那纸团砸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废物,本公子把云兮楼交给你打理,你看现在都成什么样了?帮你找来了宫廷御厨,你还依然斗不过醉仙楼,现在我们酒楼的食客越来越少,醉仙楼的人反而越来越多,本公子要你何用!”
  年轻公子转过身,面目狰狞,指着萧鹰的鼻子骂道。骂完他还不解气,又顺手抄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萧鹰的脚下。
  萧鹰恐惧地颤声道:“属下…属下办事不利,还…还请公子息怒!”
  “息怒?你拿什么让本公子息怒?你知道醉仙楼现在一日进项多少钱吗?近一千五百贯!相当于我们云兮楼四天的利润!本公子一直对你寄予厚望,你却这样报答我?真是废物!”
  年轻公子越说越气,最后忍不住狠狠踹了萧鹰两脚。
  萧鹰咬牙忍住,一声都没吭,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拱手道:
  “公子,属下查过,醉仙楼最近之所以如此火爆,主要是因为他们推出的神仙醉和温柔乡两种新酒,这两种酒,调制手法奇特,而且味道非常有特色,所以他们才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回头客。”
  年轻公子此时稍微冷静了一些,吩咐道:“那你就派人去他们酒坊,把他们新酒的秘方偷出来,我们也要仿制这种新酒。”
  萧鹰为难地说道:“公子,这怕是行不通。李泽轩把他的新酒放在卢国公家的酒坊酿造的。那酒坊周围有很多程府的家丁护院,那些人以前可都是府兵,身手都不错,若是强行闯进,到时候恐怕要招惹大事。”
  毕竟在贞观大唐,混世魔王程咬金的名头还是非常唬人的,没有人愿意过来招惹这个老妖精。
  “那谁还知道秘方?”
  年轻公子无奈问道。
  “回公子,酒坊的工匠自是知道新酒配方的,但是他们都是与程家签好了契约,怕是不会轻易说出口!不过据属下所知,应该还有一人知道配方。”
  “谁?快说!”
  萧鹰小心翼翼地说道:“回公子,那人就是韩天虎的女儿。据属下查探,韩天虎的女儿,极有可能参与过新酒的调制,而且还是最早参与的那批人之一。”
  “哦?”年轻公子诧异地挑了挑眉头,然后他负手在屋内踱着步子,沉思不语。
  萧鹰此时犹豫了一下,咬牙拱手道:“公子,属下还有一事,不知”
  年轻公子不悦地挥手道:“说!”
  “是,公子。下面的人来报,冷雨瑶小姐也来到长安了,昨日她和大公子一同去了李泽轩府上,二人一共逗留了一个时辰,至于他们具体去商谈了什么事,属下就不得而知了。”
  年轻公子闻言顿住脚步,脸上一阵阴晴变换,最后神色冰冷地骂道:
  “又是这个这小贱人!你派人去查我那大哥昨天究竟跟李泽轩谈了什么?本公子总觉得这事不简单!”
  萧鹰抱拳应道:“诺!属下这就去安排!”
  “慢着!”
  年轻公子沉吟道:“不必去查了,照我那大哥的一贯作风,我估计他很可能是去找李泽轩合作了。现在去查为时已晚,神仙醉利润如此之大,不管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都对我们极为不利,我们必须尽快想办法搬回局势。不然,家族这场试炼,本公子必输无疑!”
  萧鹰轻声道:“但凭公子吩咐!”
  年轻公子想了想,对萧鹰说道:“你且附耳过来!”
  萧鹰急忙依言照做,就见年轻公子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两句,然后又恢复正常声音说道:“你明白了吗?”
  萧鹰答道:“属下明白,请公子放心,定当万无一失。”
  年轻公子冷冰冰地说道:“要是再有闪失,你也不必活着了。”
  萧鹰浑身一颤,抱拳道:“诺!”
  年轻公子继续说道:“这神仙醉如此暴利,盯着它的肯定不止我们,你动作要快些,注意分寸,不要闹出人命,事情弄大了本公子也不好交待,记清楚了吗!”
  萧鹰点头道:“属下明白!”
  年轻公子满意地点了点头,交待道:“为保万无一失,这一次你也去,但是万一事情败露,你切不可暴露自己的身份。你们这次尽量避开韩天虎,不要节外生枝!”
  “属下遵命!”
  年轻公子摆了摆手,说道:“去吧!越快越好!”
  萧鹰缓缓退下。
  屋内,良久,传来年轻公子喃喃的声音:“从小到大,你凡事都胜我一筹,人人都瞧不起我,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输给你!”
  只是,谁都没注意到,屋顶一个黑衣人轻飘飘地飞走了。
  谢谢瞬暗五岳的又又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
  谢谢胖子的两张月票,谢谢命运运起的一张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