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平地起惊雷 上
    青龙坊,王仁表的府邸。
  
      “公子,雨瑶就听到了这些,至于二公子到底跟萧鹰说了些什么,雨瑶就不得而知了。”
  
      一个装修精致的房间内,冷雨瑶对王仁表轻声汇报道。
  
      王仁表站起身,收拢折扇,轻轻地敲打着自己的左手,他缓缓地走到一列书架旁边,沉思半晌,叹了一口气说道:
  
      “唉,那些话瑶儿你即便没听到,本公子也能猜个七七八八。看来我这个弟弟要做糊涂事了。”
  
      冷雨瑶闻言,心中虽然好奇,但是并没有多问,这也是她的性子使然,在她想来,如果公子愿意告诉她,自己即便不问,公子也会说的。
  
      王仁表犹豫片刻,最后下定决心道:
  
      “不行,李泽轩如今已经今非昔比,若任由二弟胡作非为,定会为王家招来祸事。况且我与李泽轩刚开始合作,岂能让他坏事,瑶儿,你现在立刻动身,暗中去跟着萧鹰,他若有什么异常举动,你立刻传消息于我!”
  
      冷雨瑶点了点头,应声道:“是,公子。”
  
      说罢她提起剑就要转身出门。
  
      “等等!”
  
      王仁表又出声阻止道。
  
      冷雨瑶回身问道:“公子还有何吩咐?”
  
      王仁表深深地看了一眼冷雨瑶美丽的双眸,沉声道:“万事小心,千万莫要逞强,若你被人发现,切记要及时抽身,什么都比不过你的命重要。”
  
      冷雨瑶万年寒霜的脸上终于闪现过一丝柔和,她轻声道:“公子放心,雨瑶的神息术乃我师门密法,即便宗师高手也难察觉,断不会出事的!”
  
      王仁表点了点头,冷雨瑶推门而去,在院子中,一个闪身,便消失无踪。
  
      ……………
  
      第二天。
  
      太极殿中,早朝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启禀陛下,工部打造的三万头曲辕犁,已经全部分发给长安附近的州县衙门,由各地官府统一租借或售卖给庄户。”
  
      阎立德躬身道。
  
      李二欣慰地点了点头:“如此甚好,阎爱卿辛苦了。虽说现在春耕稍微有些迟了,但亡羊补牢,总归能给百姓们挽回一些损失。”
  
      “陛下圣明!”
  
      阎立德说完便退到自己原来的位置。
  
      “诸卿可还有事要奏?”
  
      李二偷偷地揉了揉老腰,看向群臣问道,心中却暗想自己昨晚好像有些操劳过度啊,得让御厨做点虎鞭汤补一补。
  
      殿下群臣互相看了一眼,又各自低下了头。
  
      李二见状就宣布了退朝。
  
      不久,群臣各自散去,唯有秦琼走出去后,又悄悄地折返了回来。
  
      李二退朝后,来到太极宫后殿,正想换身衣服去西内苑歇息歇息,就见一小内侍进来禀告道:
  
      “启禀陛下,翼国公有事求见!”
  
      李二停下手中的动作,诧异道:“哦?叔宝又有何事?快宣。”
  
      “诺!”
  
      内侍拱手领命,缓缓退去。
  
      片刻后,秦琼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躬身给李二行了一礼:
  
      “老臣参见陛下!”
  
      李二忙道:“叔宝快快免礼,来人,赐座!”
  
      内侍搬来一个胡凳,秦琼拱手道:“谢陛下。”
  
      李二摆了摆手,问道:“叔宝有何事要见朕?为何刚刚不在朝堂上说。”
  
      秦琼看了一眼周围的宫女内侍,犹豫片刻,拱手道:“事关重大,老臣斗胆,请陛下屏退左右!”
  
      李二心中更加好奇,冲宫女内侍挥了挥手:“你们先下去!”
  
      “诺!”
  
      待他们全都退出内殿后,李二看向秦琼笑道:
  
      “叔宝你还是头一次这么郑重地与朕议事,现在人都退下去了,叔宝可以说了吧?”
  
      秦琼从袖中掏出一本奏折,起身双手呈给李二,说道:“请陛下过目。”
  
      李二笑了笑,接过奏折,随意地打开一看,片刻后,李二豁然变色,脸上的轻松写意再也不见,秦琼束手安静地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大约一刻钟后,李二放下奏折,脸色黑如锅底,他站起身,定定地看着秦琼,沉声道:
  
      “叔宝,这灵虚真人的预言你信吗?”
  
      “回陛下,老臣认为此等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况且灵虚真人乃是功堪造化的神仙人物,老臣认为这预言可信!”
  
      李二怒道:“无稽之谈!难道你要朕因为一则预言,就下旨让天下百姓,提前应对蝗灾?你知不知道这事传出去就会引起天下大乱?这鬼话肯定是从李泽轩那臭小子嘴里传出来的吧?这小子天天不安分,朕看他是悠闲的日子过够了!”
  
      秦琼连忙道:“陛下,此事完全是由老臣提出的,李泽轩并没有打算将这预言说出,他是被老臣逼迫,才道出实情的。老臣一人之荣辱无关痛痒,只希望天下百姓少遭些苦难,此事的后果,老臣愿意一力承担。”
  
      秦琼说罢,对李二深深一躬。
  
      昨日虽然他与李泽轩说好,奏折要共同署名,到时候出事了两人共同分担责任,但是昨夜秦琼写奏折时,想了想,还是没有写上李泽轩的名字,在他看来,李泽轩还年轻,有很长的路要走,而自己已是一副残躯,就当为后辈分担吧。
  
      李二这才动容,连忙扶起秦琼,说道:“叔宝何至于此,你一心为国为民,朕岂会是非不分,只是叔宝你就那么肯定这预言会成真?”
  
      直到现在,李二都不愿意相信蝗灾的事实,因为一旦蝗灾发生,定会有人妖言惑众,说是郡主不仁,这是上天降下的天罚。
  
      秦琼道:“陛下不知有没有注意到,今年的天气实在反常,刚至五月,就已酷热如斯,史书上记载的几次大蝗灾,头一年多是大旱,所以老臣听了这则预言,才感觉明年应该会出事。”
  
      李二摸了摸下颌,不信道:“可是干旱的年份数不胜数,也没见历史上出现过那么多次蝗灾啊?”
  
      秦琼见还是说不动李二,他犹豫片刻,咬牙道:“陛下,据李泽轩所言,灵虚真人在数年前,还有一则预言”
  
      李二下意识地问道:“什么预言?”
  
      “陛下,那则预言已于去年六月初四,在玄武门应验了。”
  
      静!整个大殿突然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只能听到李二粗重的呼吸声!
  
      秦琼敛眉屏息,神色严肃,低头站在一旁,不发一言。
  
      李二双目通红,死死地盯着秦琼,玄武门之变!竟然还有人敢在他面前提玄武门之变!
  
      眼前要是换做他人,李二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让人把他拖出去斩了。但眼前这人是秦琼,是早些年曾经数次在战阵中救他于危难的秦二哥!
  
      玄武门之变,秦琼是李二的亲信里面唯一一个没有参与其中的大将,后来,朝臣们都以为李二会因此彻底冷落秦琼,但众人都不知道,秦琼在李二心中的地位永远没有动摇。
  
      良久,李二才拂袖转身,喊道:“来人,传李泽轩入宫!”
  
      “诺!”
  
      额,晚上还有一章,为啥今天三章呢?因为帅!哈哈!
  
      谢谢梦幻逍遥剑的打赏和一张月票,谢谢木木凡屋的打赏。
  
      谢谢帅到合不拢腿的两张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