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四方云动!
    太极宫。
  
      “陛下”
  
      去给李泽轩传旨的那个传旨,此时向李二躬身拜倒,战战兢兢地不知该如何跟李二汇报。
  
      “嗯?李泽轩呢?”
  
      李二皱了皱眉头,不悦地问道。
  
      “启禀陛下,李爵爷李爵爷说他没空!”
  
      传旨内侍感受到李二犹如刀锋的目光,慌忙道出实情,当然,他把李泽轩那句话的前两个字给省略了。
  
      站在一旁的秦琼,表面虽然不动声色,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暗道这李泽轩真是好大的胆子。
  
      李二狠狠地一拍桌子,怒道:“放肆,这小子简直无法无天,来人!”
  
      秦琼暗道不妙,连忙准备出声求情,就见又有一个内侍慌忙进来,躬身道:
  
      “陛下,太子殿下求见!”
  
      李二按下心中怒火,说道:“让他进来!”
  
      “诺!”
  
      片刻后。
  
      “儿臣拜见父皇!”
  
      李二“嗯”了一声,问道:“承乾你有何事?”
  
      “回父皇,儿臣今日为李泽轩而来!”
  
      李泽轩拍拍屁股走人,他这个当朋友的当然要帮他擦屁股,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哼,你还敢跟朕提那臭小子。朕下旨召见他,他都敢不来,他这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李二恼火地说道。
  
      李承乾连忙说道:“父皇息怒,李泽轩他事出有因,请父皇听儿臣慢慢道来!”
  
      李承乾于是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秦琼听到韩雨惜出事,顿时急着上前道:
  
      “陛下,这韩雨惜正是老臣刚认的义女,没想到今日竟被歹人抓走,恳请陛下允许老臣带人前去救援!”
  
      李二诧异道:“叔宝竟然认了个义女?”
  
      秦琼焦急地点头道:“回陛下,老臣昨日刚认的。”
  
      李二看秦琼脸上着急的神色,知道现在不是详细问的时候,便说道:“叔宝你有伤在身,不便前去。来人,传独孤信!”
  
      “末将参见陛下!”
  
      独孤信一身明光铠,冲李二抱拳道。
  
      李二吩咐道:“独孤信,你带一千羽林卫,立即去秦岭附近搜寻韩雨惜的下落,遇到匪人顽抗,可以格杀勿论。”
  
      独孤信为难道:“陛下,可是末将不认识韩雨惜!”
  
      李二想了想,说道:“你现在去太医署,带一个没受伤的韩家庄庄户,让他跟着你们一起搜寻。”
  
      “诺!”
  
      独孤信拱手告退。
  
      “慢着!”
  
      李二看了一眼秦琼,又对独孤信补充道:“务必保证韩雨惜与李泽轩的安全!”
  
      他刚刚虽然恼火李泽轩,但是他并不想李泽轩死,对于李泽轩的才华,他也是非常欣赏的。
  
      “末将遵命!”
  
      “陛下,老臣想回家派家将出去搜寻,请陛下恩准!”
  
      秦琼一脸悲戚地说道。
  
      这种时候,肯定不可能继续讨论蝗灾了,于是李二点了点头,说道:“叔宝保重身体,去吧!”
  
      …………
  
      不一会儿,殿内就只剩李二一个人。他想了许久,喊道:“传李君羡!”
  
      随后,从殿外进来了一个英武不凡的劲装青年,他躬身道:“末将李君羡拜见陛下!”
  
      李二点了点头,将韩雨惜被抓一事跟李君羡简单说了一下,接着吩咐道:“君羡,你率领五十百骑,去查查这伙贼人究竟是什么背景,竟敢在京城附近作乱!”
  
      “末将遵旨!”
  
      ………
  
      同一时间,程府。
  
      “什么?你说韩雨惜被人抓了?”
  
      程咬金瞪大了眼睛,惊呼道。
  
      “是啊,爹,您快让人去帮忙找啊,孩儿见小轩都快急疯了!”
  
      程处默焦急地说道。
  
      程咬金道:“当然要找,这可是秦二哥刚认的义女,说来说去也算是为父的半个义女,你爹我岂能袖手旁观!”
  
      说罢,程咬金冲屋外大吼一声:“庄七!”
  
      几息时间,立马进来一个大汉,他躬身道:“老爷!”
  
      程咬金说道:“庄七,你立刻带上府里所有的护院,去秦岭一带寻找李泽轩,他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你一概照办!”
  
      “是,老爷!”
  
      庄七拱手领命,就要出去找人。
  
      “等等,爹,我跟他们一起去!”
  
      程处默急声道。他想起李泽轩之前那宛若地狱魔神一般的冷血狂暴,他就有些为好兄弟担心,不亲自去,他心里不踏实。
  
      程咬金点了点头:“行,丑牛你先去,为父去找叔宝,随后就来!”
  
      程处默和庄七立马调集人手,向秦岭开进。
  
      秦府。
  
      “老爷,今日下朝怎么这么晚?”
  
      秦夫人先前见坊里的其他官员都早已回家,这才有此一问。
  
      秦琼满心急躁,哪有工夫闲聊,急忙说道:
  
      “夫人,现在没时间说这个,韩雨惜被人抓走了,小轩单枪匹马,独自去寻找了,他们两个人都很危险,老夫得尽快去救援。”
  
      “啊?”
  
      秦夫人先是震惊,接着便是无尽的焦急,昨日秦琼和他说,韩雨惜答应拜他为义父,秦夫人可是打心眼里高兴坏了。
  
      她与秦琼就只有秦怀玉这么一个儿子,虽说生孩子之前,盼望着自己生的是儿子,可是生完孩子后,又会贪心地想着自己要是有个女儿该多好。
  
      韩雨惜乖巧坚强,又是恩人之女,能收得这么一个义女,秦夫人心里相当满意,因此她一大早就让府里的家丁,将全府上下,里里外外又打扫了一遍,就等韩雨惜上门拜见呢,结果却等来了这么一个噩耗。
  
      “老爷,你一定不能让咱们的女儿出事啊!”
  
      秦夫人语音中带着一丝哭腔。
  
      秦琼烦恼地挥了挥手,让人取出他的一双金锏,走到院中,大吼一声:“丁全,速速召集府上所有护院,随老夫救人!”
  
      秦琼此刻也有些顾不上自己的伤病了,无论是李泽轩还是韩雨惜,他都不希望任何一人出事。
  
      “是,老爷!”
  
      院中某个角落,传来一声洪亮的应答。
  
      “二哥,你的身体打不打紧?不然让我带着他们去找吧?”
  
      程咬金此刻打马而来,他就知道,秦琼应该坐不住,说不定会亲自上阵,他担心秦琼身子撑不住,这才让程处默先走,他自己过来有个照应。
  
      “知节,老夫身子已经好多了,不打紧,时间紧迫,我们快快出发吧!”
  
      秦琼摆了摆手,神色焦急地说道。
  
      程咬金自然不是婆婆妈妈的人,他见秦琼气色的确比前些时日好的多了,于是他哈哈大笑道:
  
      “好,终于又能跟秦二哥并肩作战了,俺老程倒要看看是哪一伙匪人,竟敢欺负到我们头上!驾!”
  
      秦琼也是豪气顿生,翻身上马,手持金锏,大吼一声:“都随老夫走!”
  
      身后几十个护院纷纷翻身上马,轰然应“诺”,他们以前可都是随秦琼上过战阵的老府兵,此刻他们有一种重上战场的感觉,一股嗜血的杀气在场中渐渐弥漫开来。
  
      “驾!”
  
      七十余骑犹如风卷残云般呼啸而过,直奔长安城东的延兴门。
  
      第一更!我也不知道今天能更多少,尽力,求老铁们订阅支持!
  
      谢谢弥足珍贵如白歌的打赏!
  
      谢谢极上高达的两张月票!
  
      谢谢无数的推荐票,谢谢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