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末路穷途,何人指路?
长安城延兴门的城门守将,今日可是长了见识。
  先是见一少年,白衣白马,犹如利箭,直奔城门。
  长安城内虽然可以骑马,但是这么快的马速,如非是前线传来的急报,当然是不允许的。
  城门守将刚想伸出马槊阻拦,就对上了那少年冰冷的双眼,顿时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往上冒,在他犹豫的那片刻工夫,少年就已经夺门而出,再也看不到踪迹。
  那守将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丢脸,冲那少年骂骂咧咧了几句,又回到了城门下喝茶。
  不一会儿他又见一队士兵,大概有数百人,冲这边而来,上前一盘问,竟然是东宫侍卫,他顿时吓得连忙放行。
  一刻钟后,一大队士兵在一个青年将军的率领下,冲延兴门奔来。城门守将定睛一看,估摸着大概有上千人,心中不由很是吃惊,暗道莫非哪里又有战事,朝廷怎么会派出这么多军队。
  待那队人马走进,城门守将才发现为首之人竟然是羽林卫统领,验过手令后,他立马放行。等这千余人全部出城后,他不由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心道今儿到底是什么日子啊,这阵势可真吓人。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幕,终于让他彻底麻木。
  先是李君羡带着一队大唐最为神秘的百骑,打马而来,再接着就是混世魔王的嫡长子带着七八十孔武有力的护院呼啸而过,再后来他竟然见到了抱病已久的翼国公骑着马,与混世魔王卢国公一起来到了延兴门。
  城门守将使劲揪了揪自己的大腿,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他实在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竟然惊动了长安城这么多大佬。
  程处默之前给李泽轩说过,长安城一年到头就这么点事儿,稍微有些风吹草动,有心人肯定能知道。今日的长安城,可不是风吹草动那么简单,稍微有些地位的人,立马就能探清发生了何事。
  布政坊,尉迟敬德家。
  “进达,听说叔宝和知节联袂出城,好像要去搜寻李泽轩和一个姑娘。”
  尉迟敬德摸着大胡子,严肃地说道。
  牛进达点头道:“我也听说了,敬德,叔宝他身体还未痊愈,我等岂能袖手旁观,何不带着家将,助他一臂之力。”
  尉迟敬德大笑道:“正有此意,说起来我们几兄弟都有好久没在一起并肩作战了。况且李泽轩也是一个不错的好后生,他发明的那曲辕犁,不知道救活了多少百姓。”
  青龙坊。
  “公子,长安城内军队四出,陛下甚至派出了百骑,李泽轩最先出城,接着是太子的东宫禁卫,随后程咬金、秦琼、尉迟敬德、牛进达等军方大将也已经率领家将出城。”
  庭院内,陆云将长安城今日的异动一一禀告给王仁表。
  王仁表闻言,脸色一片铁青,他不敢置信地皱眉喝道:“事情怎么会闹得这般大,韩雨惜只是一介农家女,李泽轩一人为她痴狂就算了,这些军方老将为何也”
  陆云小心翼翼地说道:“公子,据传,韩雨惜是翼国公昨日刚收的义女。”
  王仁表面色顿时一滞,半晌后他才沉声道:“不能让二弟这般胡闹下去了,他这是要害了我们整个王家。瑶儿现在在哪?”
  “回公子,雨瑶小姐正尾随着萧鹰等人,他们要去血风寨!”
  王仁表面色一变,喃喃道:“二弟竟然与这等亡命之徒混在一起,简直败坏门风。你速给瑶儿传消息,让她尽力协助李泽轩,解救韩雨惜。”
  “是,公子!”
  陆云应了一声,急忙退下。
  长安东城郊外的山路上,李泽轩心急如焚,纵马狂奔,他身下的大白马虽说是西域名马,可这么一直以极速狂奔,它也吃不消。
  可李泽轩现在顾不上心疼马儿了,他只想快点找到韩雨惜,若是知道今日会发生这等事情,他昨天就算生拉硬抢也要带着韩雨惜一起回长安。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想起韩雨惜温婉的性格、绝世的容颜,李泽轩只恨自己当初为何不再主动一些,把韩雨惜早点追到手,这样她住在李府,也不会发生这等事情了。
  不到一刻钟,李泽轩就已经赶到了距离长安城十里外的犀牛坡了,就见一处空地上地上隐隐有四五滩血迹,还有很多打斗痕迹,足见当时的战斗之激烈。
  之前他听韩里正说过,老胡前些年也当过府兵,从这战斗痕迹上看,老胡功夫怕也不弱,只是双拳难敌四手罢了。
  老胡昏迷前说那伙贼人带着韩雨惜往秦岭方向逃窜,李泽轩抬头看了看北方茫茫的秦岭,心中不由一阵绝望,这么大的一片山岭,让他从何找起。
  多一分时间,韩雨惜就多了一分危险,李泽轩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绝望和无助过,他不甘心地冲北方大吼一声:“雨惜,你在哪儿?”
  吼声延绵一里多才逐渐衰退,路上的行人闻声纷纷驻足,向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李泽轩发泄了一番胸中郁闷,重整心情,翻身上马,纵然秦岭再大,就算找一辈子,他也要将韩雨惜找出来。
  就在此时,一团物体冲李泽轩的面门飞奔而来,速度虽然快,但是李泽轩并没有感觉到杀意,他侧过脑袋,运力于手掌,将那团物体抓到了手心。
  “是谁?”
  李泽轩打马四望,就见周围除了树木野草,别无他物,他顿了顿,狐疑地看向手中的物体,就见是一个绢布,包裹着一个石子。
  李泽轩丢掉石头,翻开绢布,就见上面写道:欲救韩雨惜,速去邙山血风寨!
  李泽轩顿时一惊,心里犹疑不定,这送信之人也不知是故意声东击西,扰乱他视线,还是诚心诚意帮他。
  犹豫片刻,李泽轩咬了咬牙,拼了,有个具体方位,总比他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要好得多。他丢掉绢布,行至开阔地带,找了一个路人,问清邙山方位,打马疾奔过去。
  第二更!中午下班饭都没吃,码了这一章,趁还有时间继续码去,兼职的作者就是这点苦逼,我要是全职的话,我一天轻轻松松地给你们来个五六更。
  谢谢会读书的小木虫、偽妳變壊、弥足珍贵如白歌的打赏。
  谢谢梦幻逍遥剑、逍遥雄哥的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