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嗜血化狂魔! 下
北邙山,血风寨。
  宋天刀、萧爷、阴柔男子三人并排走出,后面跟了一片黑压压的山匪,李泽轩粗略一扫,保守估计也有七八百人,他心中暗自一沉,没想到这山寨的规模竟然如此庞大。
  他的确武功高强,但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乱拳也能打死老师傅,几十个小喽喽他尚且能应付,可是这近千人的山匪,纵然他是宗师高手,怕也会被打的很惨。况且他之前还用轻功赶了七八里的路,体内真气消耗严重,更加的雪上加霜了。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小兔崽子,原来你还没死,竟然主动送上门来,来的正好,我宋天刀今天就要为我二弟三弟报仇!”
  却是宋天刀来到人群前,一看到李泽轩,顿时觉得有些熟悉,再仔细一看,这不正是两个多月前,在终南山一带坏他们血风寨好事的那个小娃娃吗?
  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宋天刀越众而出,指着李泽轩骂道。
  萧爷和阴柔男子之前没亲眼见过李泽轩,只是经常听过,此时他们狐疑地看了宋天刀一眼,没想到宋天刀竟然与面前这少年有旧怨。
  李泽轩轻蔑一笑:“手下败将,何敢狂妄,识相的赶紧将韩雨惜放了,不然本爵爷今日踏平你们这破山寨!”
  宋天刀听到李泽轩称他为手下败将,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怒色,两个月前终南山的那次劫道,被他引为毕生之耻,不仅没能抢到美人财货,反而损兵折将,被绿林同道耻笑。
  待听到李泽轩扬言要踏平山寨,宋天刀气急而笑:
  “哟,没想到小娃娃还是爵爷啊!不知道你是哪个爪哇国的爵爷,真是癞哈莫打哈欠,好大的口气!我们这一千多号的兄弟,你来踏一个试试?哈哈!”
  “哈哈,这小屁孩戏文看多了吧?”
  “是啊是啊,毛都没长齐,就敢来我们血风寨撒野!”
  众山匪之间传来一阵哄笑,李泽轩眉头一皱,运力脚尖,对着脚下的土地轻轻一磕,数枚石子****而出,冲着宋天刀等人飞去。
  他刚刚趁机恢复了一下真气,虽还没恢复到全盛时期,但是已经七七八八了,他这么久都还没见到韩雨惜,心中的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等不下去了,纵然眼前山匪再多,他也要杀出一条血路。
  宋天刀、萧爷、阴柔男子轻松躲过李泽轩的偷袭,不过他们身后的小喽喽可是来不及闪躲,四五个山匪瞬间被一击致命,倒地不起,其余山匪见状纷纷对李泽轩怒目而视,但不敢再发一言。
  李泽轩当然没指望仅凭这就击杀山匪头目,他的目的只是为了激怒他,人在愤怒的时候往往会丧失理智,那山匪头目一怒之下出来跟他单挑也说不定。
  前世他看,就经常见两军对垒的时候,一般都喜欢先斗将,虽然他不确定真实的唐朝,会不会也有斗将一说,但他还是想试试,论单打独斗,他当然不怕这手下败将,到时候说不定能够将他擒拿,以此救出韩雨惜。
  宋天刀见李泽轩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还敢出手杀他手下,果然大怒,就见他气的哇哇大叫:
  “好胆,来人,取老子的大刀!小娃娃你最好先报上名来,不然死后可是无名之鬼了!”
  李泽轩见宋天刀果然被激怒,一副要跟自己单挑的架势,心中一喜。他此刻望向山匪身后的数百间茅屋,也不知道韩雨惜被关在了哪儿,他大声喊道:
  “我乃当今圣上亲封的蓝田县男李泽轩,尔等聚啸山林,掳掠本爵未婚妻,若不想死在朝廷大军围剿之下,立刻放下武器,交出本爵未婚妻,本爵饶你们不死!”
  他这一声大喊,蕴含了几分真气,传得很远,目的就是为了告诉韩雨惜,自己来了,让她别做傻事。
  韩雨惜在屋内,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正满心绝望,突然听到李泽轩的声音,绝望的内心,瞬间充满欢喜,待听到李泽轩那句“本爵的未婚妻”,韩雨惜再也忍不住,激动地大哭起来。
  这句话,她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
  山寨前,萧爷明显一愣,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将韩雨惜抓到这荒山野岭,李泽轩也能这么快找到,他也没想到李泽轩竟敢单枪匹马直接闯寨,更没想到韩雨惜竟然是李泽轩的未婚妻。
  这事态真是越来越严重了,他们只想要新酒配方,并没有打算跟李泽轩死磕的啊!这夺妻之恨堪比杀父之仇,这下梁子算是结大了。
  宋天刀可没有这么多顾忌,他现在心里全是仇恨和愤怒,他提起手下抬过来的九耳连环刀,喝骂道:
  “呸,爷爷我才不管你是不是什么狗屁爵爷,你上次坏爷爷好事,害的我二弟三弟被朝廷的狗官抓走砍头,爷爷我今日就要你偿命,呔,看刀!”
  就见宋天刀三步并做两步,一跃而起,对着李泽轩的脑门就是一记势大力沉的劈砍。
  在刀刃距离李泽轩额头不过一寸距离时,李泽轩身子往后直挺挺地一斜,与地面呈现了一个诡异的二十度夹角,趁此空隙,他单手持剑一撩,将刀锋拨开,另一只手在地上轻轻一撑,他整个身子以脚后跟为圆心,画了一个半圆。
  就这么一倒、一撩、一转,宋天刀势大力沉的必杀一击就被李泽轩轻松化解。
  李泽轩毫不停留,使出太玄九剑第三剑——踏雪,宋天刀顿时就先是感觉眼睛一花,再然后就感觉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都要受到攻击。
  宋天刀心中大骇,不明白这小娃娃为什么仅仅两月不见,功力竟然比先前高了这么多,他拼命地挥舞着大刀,想护住周身要害,但他不过锻体巅峰,还没到化气境,哪是李泽轩的对手,不一会儿就已支撑不住,身上已经受了十余处轻伤。
  李泽轩见时机差不多了,就灌注真气于脚下,使出兰蝶步,准备将宋天刀擒拿。
  就在这时,李泽轩只见一团诡异的黑影,突然闪现在宋天刀身前,速度之快,竟然丝毫不逊于自己的兰蝶步,就见那黑影伸手将宋天刀一拽,就想脱离战圈。
  李泽轩大怒,这人竟然不讲规矩,他直接祭出他最快的一剑,太玄九剑第五剑——绝尘,一剑绝尘萧瑟寒,直取宋天刀后心,既然不能擒住他,那便杀了!
  杀了这么多人后,李泽轩现在的杀心也越来越重了。
  宋天刀只觉一股冰冷的寒意直刺后心,暗道“我命休矣”,他旁边的阴柔男子此时也已经来不及救援,主要是李泽轩这一剑实在太快。
  关键时刻,萧爷一甩衣袖,一颗铁球飞射而出,正好击中李泽轩的剑身,这必杀一剑最终偏离了轨迹,只切下了宋天刀的左臂。
  一只粗重的胳膊,“哐当”落地,纵然李泽轩急忙后退,还是被宋天刀肩上狂飙的鲜血溅了一身,顿时白衣变血衣,翩翩公子化魔神!
  第一更!
  谢谢逍遥雄哥的又又又又一次打赏!
  谢谢众位书友的推荐票支援。
  其实,唐朝是真的有斗将的传统的,大家不要认为宋天刀是傻逼,还一个人出来单挑,这是当时唐人尚武的风气使然。
  早在三国时就经常出现斗将,那时猛将如云,自然少不了战阵斗将的精彩场面。对此多有记载,感兴趣的可以去查查,我就不赘述了。
  十六国南北朝时期,是战阵斗将的一个高峰期,前代后代均无法超越。有记载。
  隋唐时代承袭了南北朝时期北朝的尚武好勇之气,正史中也记录了一些斗将的场面。记载,隋朝大将窦荣定出征突厥阿波可汗,派人对突厥人说:“士卒何罪,你我应该各派壮士决一胜负。”突厥于是派遣一骁将挑战,窦荣定遣猛将史万岁应战,史万岁出阵力斩其首而还。
  尉迟敬德大败单雄信是评书里的精彩情节,不过在历史上也实有其事。记载,单雄信挥槊直奔秦王李世民,尉迟敬德跃马大呼,力刺雄信坠马。又载,王世充的儿子王琬,在窦建德军中,乘隋朝皇帝的车马,铠甲华丽,十分招摇。尉迟敬德与高甑生、梁建方三骑出,力擒王琬而归。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meinvlu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