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夫妻双双把城还
日暮西斜。
  这支两千多人的庞大队伍终于来到了长安城的东侧城下。
  队伍中,有英武不凡、精神抖擞的将军,有高头大马、豪气干云的国公,有衣甲鲜明、训练有素的军士,有穿着朴素、看上去却孔武有力的家将,有衣衫褴褛、没精打采的山贼,更奇葩的是还有一队抬着白马的壮年,当然后面还有一对手牵着手,疯狂向众人撒狗粮的“狗男女”!
  没错,至少程处默在心中是这么腹诽李泽轩的。
  那被抬着的白马,正是之前李泽轩去血风寨的路上,被藤蔓刺伤马蹄的那匹马。李泽轩出钱请了十个比较年轻的程府家将,准备将这匹马抬回家。
  这些汉子当时本来死活不肯要钱的,后来李泽轩说了一句:“谁要是敢不要钱,本爵爷就出钱请几个小孩儿天天去你家门口撒尿。”
  那十个家将纷纷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连忙接过李泽轩给的钱,暗道这位爷可真是有钱任性,不过就是这想法实在太缺德了点。
  韩雨惜看着那熟悉的延兴门,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在被抓走的那几个时辰里,她一路都在担惊受怕,她怕山贼会毁她清白,她也做好了以死保全清白的准备。
  后来在她满心绝望之时,李泽轩孤身一人,深入山寨,前来救她,她真的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这么快得救,毕竟那血风寨地处荒山野岭,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可是非常不容易。
  想到这里,韩雨惜的手不由地抓的更紧了,仿佛这样会更有安全感似的。
  马上就要进城,韩雨惜并不打算让李泽轩放开她的手,虽然被那么多人指指点点挺难为情,但是在她想来,既然少爷喜欢拉着自己的手,那便让他拉着就是了,别人爱说就说去吧。
  自己这辈子就是少爷的人了,即便少爷现在就让自己死,自己也愿意,拉手这种小事就随着少爷的性子来就好。
  至于李泽轩,这货自从拉上了韩雨惜光滑柔腻的小手后,就再也舍不得这美妙的触感了,他今天好不容易把韩雨惜追到手,才舍不得放开,要拉就拉一辈子才行。
  不得不说,经历过生死之后,韩雨惜和李泽轩对待彼此的心态都有了很大的转变。
  …………
  城内百姓,看到这么一支成员既复杂又奇怪的队伍,不由议论纷纷。
  “哎呦,这哪儿来的这么多军队啊?好久没见这么多军队一起出动了。”
  “不知道,看起来像是羽林卫。”
  “难道哪里又发生战事了?”
  “哎,你看羽林卫怎么押了这么多人啊?”
  “你说这些人会不会是土匪?”
  “我看他们倒是挺像的。哎,那不是卢国公吗?”
  “还有翼国公,吴国公,天啊,这是哪里的土匪这么厉害,竟然能惊动这几位国公亲自去剿匪?”
  “嘿,谁说不是呢!这帮山贼也真是没长眼,长安城里的这几位岂能随便招惹?”
  …………
  宋天刀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委屈地都快哭了。是他愿意招惹羽林卫和程咬金等大佬的吗?他哪里会知道一个小小的乡下丫头,背后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宋天刀现在在心里将萧爷骂了个遍,要不是他,自己还在山寨里当逍遥寨主呢,结果现在三千贯还没拿到不说,反而成了阶下之囚。
  想想李泽轩之前在山寨上千人中,孤身一人,如入无人之境,一柄长剑,杀起人来犹如砍瓜切菜,想起这些,宋天刀就浑身发毛,这哪是十四五岁的娃娃做的事啊!这可比他们这些正宗的山贼凶狠多了。
  宋天刀看了看前方的程咬金、秦琼等大佬,又偷偷回头瞄了一眼正在谈情说爱的李泽轩,心底不由一阵绝望,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何等残酷的刑罚。
  “雨惜,我们先去太医署看张大叔,然后再折返回家。”
  李泽轩想了想,建议道。主要是他现在浑身是伤,回去后他娘肯定会心疼死。而且说不定会因此对韩雨惜心生怨怼,毕竟自己的儿子是为了救她才身受重伤的。
  李泽轩敢肯定,按照他老娘那护犊子的性子,这种事还真有可能发生。
  为了避免影响她们“婆媳”关系,李泽轩这才决定先去太医署看望老胡,顺便给自己处理一下伤口,换身衣服再回家。
  韩雨惜倒是不知道李泽轩竟然暗地里为她考虑了这么多,她闻言抬头说道:“少爷,你回去那么晚,老爷和夫人会不会担心?要不雨惜去看胡大叔,你先回家吧?”
  李泽轩笑道:“没事,我差人回去报个平安就是了。”
  他带着韩雨惜,来到队伍前方,对秦琼、程咬金、尉迟敬德、牛进达躬身行了一礼,真诚道:
  “小子多谢各位伯伯今日仗义相助,两日后,小子在醉仙楼设宴,用最烈的酒,最美味的菜肴来款待诸位伯伯!”
  程咬金哈哈大笑道:“哈哈,好小子,这话俺老程爱听!”
  尉迟敬德、牛进达含笑点头,他们今日前来,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李泽轩,但主要还是看在了秦琼的面子上。
  秦琼笑道:“小轩你不必与老夫多礼,雨惜乃是老夫的义女,你孤身前去营救她,是老夫该向你道谢才是。”
  李泽轩连道不敢,又对独孤信道了声谢,拜托他好好查查这伙山匪背后之人。
  然后他便与秦琼辞别道:“秦伯伯,那小侄带着雨惜先去太医署看望胡大叔了。”
  秦琼点了点头,郑重道:“这胡汉云说起来也是为了雨惜受的伤,今日天色已晚,老夫就不过去了,小轩你得代老夫好生感谢他,改日老夫亲自去探望。”
  李泽轩应道:“秦伯伯放心,我会的。”
  秦琼看向韩雨惜,说道:“雨惜,你明日可得去看望下你义母,她之前可是一直在念叨着你,听说你出事,她在家里可担心坏了。”
  韩雨惜福身道:“是,义父,雨惜明日定会去拜见义母。”
  秦琼笑着挥了挥手,慈祥道:“好孩子,你们快去太医署吧!”
  谢谢瞬暗五岳、梦幻逍遥剑、逍遥雄哥的又又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谢谢别太当真酒肉多的打赏和两张月票,谢谢陈、一切随缘的两张月票。谢谢书友们的推荐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