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家三口齐聚太医署
“胡大叔,你没事吧?”
  李泽轩和韩雨惜来到太医署,问清了老胡所在的房间,推门而进,就见胡果然正侍候被包成粽子的老胡喝药,他连忙走了过去问道。
  老胡见李泽轩进来了,他连忙推开药碗,对李泽轩咧出了一个笑容,说道:
  “少爷,您来了!俺今天是来谢您帮竟然和果然这两孩子找神医看病呢!哎,您这么快就把韩家丫头救出来了,真是太好了,要不然俺老胡就再也没脸回韩家庄了。”
  韩雨惜闻言,眼圈通红地说道:“胡大叔,您千万别这么说,都是雨惜害您受了这么重的伤,您要是有个什么闪失,雨惜才没脸去见刘婶了。”
  老胡满不在乎地说道:“嗨,这点伤不算啥,俺早些年打仗的时候,有几次伤的比这重多了,不也没事!韩丫头、少爷,你们别担心,俺老胡的命硬着呢!”
  “什么叫没事,断了十二根骨头,流了大半升血,要是伤的再重些,你怕是就没命了!”
  这时孙思邈走进来没好气地说道。
  他的身后,还跟着眼睛上缠了一圈白布的胡竟然。
  老胡听到孙思邈的数落,他不好意思地“嘿嘿”两声,不再说话。病人对大夫总是有着三分敬畏之心。
  见孙思邈进来,韩雨惜给他福了一礼,然后她便去拉着胡竟然,站在一边了。
  李泽轩起身对孙思邈拱手道:“孙道长,胡大叔的伤不要紧吧?”
  他刚刚听孙思邈说的那么严重,也是吓了一跳,暗道这老胡真是命硬,这么重的伤换作他人恐怕早就撑不下去了。
  孙思邈表情严肃地说道:“伤势很重,怕是至少得休养三个月才能痊愈。小轩,你这伤得也不轻吧,贫道让人先给你包扎一下。”
  李泽轩松了一口气,只要人没事便好,他点了点头,说道:“有劳孙道长了。”
  孙思邈唤来两个太医署的医师,打算就在这个房间,给李泽轩清洗包扎。韩雨惜连忙带着胡竟然退出门去。
  “孙道长,竟然和果然的病怎么样了?”
  屋内李泽轩一边龇牙咧嘴地忍受着医师的包扎,一边看向正在为老胡检查伤势的孙思邈问道。
  今天要不是发生了这些事儿,他本来上午就应该过来看孙思邈为胡竟然姐弟诊治的,结果他没过来,反而把老胡送过来了,这算是一家三口在太医署团聚了。
  孙思邈回道:“胡果然只是先天口吃,并不是脑袋痴傻,贫道为他针灸几日,再给他开几副特制的药,不出十天,应该就能流利说话。”
  李泽轩欣喜地看了旁边的胡果然一眼,小胖子挠了挠头,对他感激地憨笑了两声。
  孙思邈接着说道:“至于胡竟然,唉,这孩子生下来,瞳子髎穴和承泣穴天生堵塞,老道先前为她运气行针,但并没有打通这两道堵塞的穴位,贫道只能辅以草药,再配合针灸,徐徐图之。”
  躺在床上的老胡忧心道:“孙神医,那我家竟然的眼睛还能不能治好?这孩子这么小眼睛就看不见了,她以后可咋办?”
  孙思邈想了想,点头道:“治肯定是能治好的,正所谓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她那於堵的穴位并非闹不可破,只是要治好她的眼睛需要耗费很多时日。”
  老胡惊喜地瞪大双眼,他激动地恳求道:
  “求孙神医救救小女,这孩子从小跟着俺吃了太多的苦,每次看到这孩子的眼睛,俺老胡就心痛啊!只要孙神医能让小女重见光明,俺胡汉云愿意倾尽所有,一辈子为神医鞍前马后。”
  李泽轩也说道:“孙道长,这孩子的眼睛既然可以治,您就帮忙治治,需要什么药材您尽管用,所有的耗费都算在我头上。”
  老胡吃惊道:“少爷,这怎么行?”
  孙思邈笑着拍了拍老胡的肩膀说道:“怎么就不行?小轩这么有钱,不让他出让谁出。你放心,见死不救岂是为医之道?竟然这孩子贫道救定了。”
  老胡喜道:“多谢孙神医,多谢少爷!”
  孙思邈点了点头,又说道:
  “只是这孩子的眼睛,估计要治很久,而且必须每日行针,不得间断。可是贫道在长安,只能逗留一月,你若想让她重见光明,一月之后,这孩子必须随贫道一起离开长安。待她眼睛治好之后,贫道会将她送回长安。”
  老胡低头想了想,孙思邈乃是真正的德高望重之人,自己的孩子跟着他走,应该可以放心,于是他拱手道:
  “那小女就拜托孙道长了,您的恩情俺老胡无以为报,神医日后若是有用得上俺的地方,俺绝无二话。”
  李泽轩这时想起当初跟胡竟然的一次对话,忽然心中一动,对孙思邈说道:
  “孙道长,竟然今后跟着您,您不如顺便教她一些医术如何?小子以前跟她交谈过,发现这孩子对医术还是颇有兴趣的。您一生治病救人无数,可是您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何不教授几个弟子,将您这一身医术传承下来,这样才能造福更多的百姓啊!”
  孙思邈闻言,眼睛一亮,他摸着胡须,有些意动道:“竟然这孩子生性淡然,倒挺适合学医。这两天贫道教她一些基础的医理,这孩子若是真有天分,那贫道就收她为徒。”
  老胡喜道:“多谢神医!”
  孙思邈乃是大唐医术第一人,自己的女儿跟着他学习医术,将来也算是多了一门生存技能,这可是大恩典啊!
  两刻钟的工夫,李泽轩身上的伤口全部包扎完毕,孙思邈让人送来了一身干净的衣衫,李泽轩草草换上,就出门找韩雨惜,打算回家。
  韩雨惜见李泽轩衣服穿得乱糟糟的,连忙过来帮他整理衣襟,这暧昧的姿势,让李泽轩食指大动,要不是地方不对,他真想将这丫头正法了。
  在身后孙思邈的干咳声中,韩雨惜慌忙帮李泽轩整理好衣襟。李泽轩瞅了瞅,发现从外面看不出他今天受过伤,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老胡伤势太重,不便移动,胡竟然最近都要跟在孙思邈身边,胡果然要留在太医署照顾父亲,因此回去的时候,就只有李泽轩和韩雨惜二人。
  谢谢我欲修圣的打赏,谢谢东京不太热的三次打赏,谢谢会读书的小书虫又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
  谢谢陈的月票。谢谢众位书友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