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儿行十里母担忧!
    永乐坊,李府。
  
      自从上午李泽轩回屋提剑,跃马出门后,整个李府顿时乱作一团。
  
      丫鬟回东院将府门前发生的事情跟东院的李夫人禀告后,李夫人差点吓晕了过去,她连忙差人去将正在西市的李京墨请了回来。
  
      李京墨回来后听闻韩天虎的女儿被抓走,自己儿子抗旨不奉召,孤身一人前往山寨救人,他气的老脸一黑,忍不住骂道:“这个孽子!哎呦~”
  
      “你说谁孽子?儿子如今身处险境,你这个当爹的不去想办法救儿子,还在这儿说风凉话,你到底是不是轩儿他亲爹?”
  
      李夫人心里本来就焦急,这时又听到丈夫骂自己的宝贝儿子是孽子,哪里还忍得住,就使出九阴白骨爪,在李京墨腰间软肉上狠狠地发泄着心中的怒气。
  
      李京墨听到自己夫人的后半句话,本来就黑的脸顿时就黑如锅底,但是迫于自己夫人多年的威势,他也不敢多说,只能连忙摆手道:“夫人消消气,为夫现在就想办法。”
  
      “哼!”
  
      李夫人恨恨地松开了手。
  
      李京墨一边揉着腰,一边心思急转想办法,他那孽子的话当然是气话,对于这个儿子,他的关心不比自家夫人少。
  
      “夫人你切莫着急,为夫这就亲自去卢国公府求助,卢国公待轩儿如子侄,他老人家又是带兵多年的老将,肯定能救轩儿的。”
  
      李京墨想了想,觉得目前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李夫人急声道:“那老爷你快去吧!”
  
      李京墨点了点头,打马就出了门。
  
      ..............
  
      半个时辰后,李京墨又回来了。
  
      “老爷,怎么样了,卢国公他愿不愿意救轩儿?”李京墨刚一进门,李夫人就急忙上前问道。
  
      李京墨将马缰绳递给下人,对自己夫人说道:“夫人,为夫刚刚去国公府,没碰上卢国公,他们府上的下人说卢国公会同翼国公,一起带家将去救韩雨惜和轩儿了。”
  
      李夫人惊喜道:“那太好了,老爷,有卢国公和翼国公出马,我们家轩儿是不是就没有危险了?”
  
      李京墨见自己夫人一脸期盼地看着自己,他连忙肯定地点了点头,安慰道:
  
      “那当然,卢国公和翼国公当年都是战阵中以一当百的大将军,区区几个山匪,两位国公都没将他们放在眼里。而且为夫回来的路上,还听说陛下派了一千羽林卫,去协助轩儿剿灭山匪。夫人你且安心,轩儿肯定会没事的。”
  
      李夫人这才稍稍放心,待她听完李京墨后半句话时,有些不敢置信道:“老爷,轩儿之前抗旨不奉召,陛下不仅没降罪,反而派兵帮助轩儿,这是何道理?”
  
      李京墨此时也有些惊疑不定,他摇了摇头,说道:“这为夫就不得而知了,眼下还是盼轩儿平安归来再说吧。”
  
      ................
  
      夫妻俩这一等,就等了大半天,期间兰儿和铁蛋也听说了这事情,两个小家伙虽然心里着急,但这是大人的事情,他们也帮不了大忙,于是两个孩子就待在前厅,和李京墨夫妇一起等待。
  
      府里的下人,也看出了今日府中气氛不对,一个个都是提了十二分的小心,生怕做事出了差错。
  
      傍晚时分,三宝急冲冲地跑了进来,兴奋地说道:“老爷,夫人,羽林卫已经进城了,少爷和雨惜小姐都在里面,估计一会儿就要回来了。”
  
      李夫人激动地站起了身子,看着李京墨,颤声道:“老爷,轩儿回来了,轩儿回来了!”
  
      说着说着她就忍不住流起了眼泪,虽然李京墨安慰她说儿子肯定没事,但是等了这么久不见儿子,天知道她这个当母亲的经历了多少煎熬。现在终于听到自己儿子平安归来的消息,她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
  
      李京墨轻轻地拍了拍李夫人的肩膀,笑道:“夫人这下不必担心了吧,为夫就说过,轩儿一定不会有事的。”
  
      兰儿此时在一旁也开心地叫道:“阿娘不哭,兰儿就知道,哥哥最厉害了,肯定不会有事的。”
  
      铁蛋听到自己的姐姐和少爷都没事,他也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等了两刻钟,他们等来的不是李泽轩,却是他们家的一匹白马,李夫人问那些抬马人李泽轩的去向,被告知李泽轩和韩雨惜去了太医署看望胡汉云。
  
      李夫人听了,心中暗恼儿子没心没肺,都不知道回来先看看他爹娘。
  
      直到夜幕快要降临时,李泽轩牵着韩雨惜才回到了家里。
  
      兰儿第一个跑了过来,牵着李泽轩的手,问道:“哥哥,你没事吧?兰儿和阿娘都担心坏了!”
  
      李泽轩一听,心疼地摸了摸兰儿的头,说道:“哥哥没事!”
  
      李夫人和李京墨这时也走了出来,李夫人急忙上前,双手拉住李泽轩的两只胳膊,仔细在李泽轩身上端详了一会儿,才说道:
  
      “轩儿,你有没有受伤?”
  
      李泽轩连忙故作轻松道:“娘,孩儿一点伤都没有受,您别担心,孩儿学了这么多年的武艺,厉害着呢。”
  
      兰儿插话道:“阿娘,您看兰儿早就说过吧,哥哥的武功最厉害了,肯定不会有事的。”
  
      铁蛋这时跑过去先给李泽轩问了个安,然后凑到韩雨惜身边,轻声问道:“姐,你没事吧?”
  
      韩雨惜摇了摇头,小声说道:“姐姐没事。”
  
      李夫人此时才神色复杂地看了韩雨惜一眼,每个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都是自私的,她先前的确很喜欢韩雨惜,但今天自家儿子因为她身处险地,李夫人心中多少都有些疙瘩。
  
      “韩姑娘,你没事就好。”
  
      李夫人想了半晌,还是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韩雨惜听到这明显有些生分的话,俏脸一白,她立马就意识到李夫人因为今天的事情,对她产生了一些疏远,她一时急得眼泪差点滚落出来,她忍住悲伤,连忙盈盈下拜道:
  
      “夫人,是雨惜不好,雨惜害的少爷身赴险地,雨惜对不起老爷夫人。”
  
      李泽轩也听出了老娘话里的冷淡,他暗道还好自己先去了太医署,不然自己一身血衣回来,老娘岂不会闹翻了天。他连忙过去扶起韩雨惜,对老娘说道:
  
      “娘,这事情怪不得雨惜,那些山匪绑她,主要是为了从她那儿得到我们家新酒的配方。其实深究起来还是孩儿的错,当初要不是孩儿让雨惜帮我酿酒,她如今也不会经历这场劫难。”
  
      在回来的路上,韩雨惜就将她被抓去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李泽轩。
  
      李夫人听了李泽轩明显对韩雨惜袒护的话,忍不住对儿子翻了个白眼儿,心道自己儿子这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亲啊。
  
      她不由没好气道:“娘又没怪雨惜,你急急忙忙跳出来说这些做什么?”
  
      其实她只是心中有一点疙瘩,并不是真的对韩雨惜有意见。
  
      李京墨见气氛尴尬,连忙干咳一声,说道:“咳咳,轩儿,雨惜,你们都还没吃饭吧,都别站在这儿了,都进屋吧,夫人也进去,咳咳。”
  
      兰儿也帮腔道:“对啊,阿娘,快吃饭吧,兰儿中午都没吃,都饿瘦了。”
  
      “扑哧!”
  
      李夫人没忍住“扑哧”一笑,用手指戳了戳兰儿的额头,气道:“你个小丫头,就知道吃吃吃!”
  
      ..............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