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各方风云!
云兮楼,雅间。
  “砰!”
  “你这个狗东西,韩雨惜是秦琼义女这么重大的事情,你怎么没调查清楚?结果现在不仅配方没拿到,还弄的四面皆敌,本公子这次可是被你害惨了!”
  王家二公子此时再也不复往常的镇定自若、处变不惊,此刻的他双眼喷火,状若疯魔。
  大高手萧鹰虽然头都被打破了,可是他还是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任由鲜血从额头上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其实他心中可是委屈的紧,韩雨惜也就是刚拜秦琼为义父而已,他上哪儿知道去。
  “公子……”
  萧鹰还想解释两句,就见那年轻公子摆了摆手,一脸颓丧道:“完了,全完了,这次咱们几乎得罪了朝廷军方的一半势力,这次家族试炼,看来本公子是要直接失去资格了!”
  …………
  青龙坊。
  “公子,事情就是这样,羽林卫、东宫禁卫、卢国公、翼国公、吴国公、牛将军齐至,最终血风寨一千一百二十八名山匪,除却被李泽轩斩杀于剑下的八十二个,其余均被羽林卫擒拿,李泽轩受了些轻伤,韩雨惜安然无恙。”
  一间精致的房屋里,冷雨瑶正将白天血风寨发生的事情,跟王仁表详细地汇报道。
  王仁表听完倒吸一口凉气,一是震惊于李泽轩与朝堂上那几个军方大佬的关系,二是震惊于李泽轩惊世骇俗的战斗力。
  “唉,二弟为了胜我,这次竟然想了这么个昏招,这长安城他怕是不能待了,我这就休书一封,将这事情完完全全告知父亲,对于二弟的处置,让家族定夺吧!不过这次也多亏了你,若不是瑶儿你将韩雨惜的位置告知李泽轩,怕是韩雨惜已经遭遇不测,那样此事就不好收场了,我们王家也会因此得罪太多的势力。”
  王家虽然身为五姓七望之一,底蕴深厚,但若直接和这些身居高位的军方大佬对上,他们王家也吃不消。这个时候,“五姓”在朝廷上并无绝对优势。原因一是,当时建唐的功勋——“关陇军事集团”仍有很大势力;二是皇帝有意压制;三是大力推行的科举考试制度导致不少庶族朝臣出现。
  他们此时唯一的优势就在于世俗舆论和作为士族门阀在地方无与伦比的话语权。
  冷雨瑶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二公子招揽的江湖高手飞蛇,也被李泽轩一剑击杀,李泽轩的战力已经无限接近宗师,公子日后若与他为敌,还需小心。萧鹰在朝廷大军来之前听到风声,提前逃走。”
  王仁表惊诧道:“李泽轩竟然这般厉害?本公子实在没想到啊。不过瑶儿你为何总是在觉得我会和李泽轩成为敌人?我与他现在正在合作,你看待事情可不要总是夹带着自己的个人恩怨喜好。”
  冷雨瑶还是面无表情,她冷冰冰地说道:“公子,雨瑶并不是因为讨厌李泽轩才这么说,雨瑶只是凭直觉,认为公子和李泽轩最终会成为敌人。”
  王仁表好奇道:“哦?这是为何?”
  冷雨瑶回道:“因为公子和李泽轩是同样优秀的人。”
  王仁表:“…………”
  片刻后冷雨瑶打破沉默道:“公子,今日李君羡亲率一队百骑出城,雨瑶猜测,很可能是为了调查二公子绑架韩雨惜一事。”
  王仁表的面色顿时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站起身沉吟道:“看来二弟这个幕后主使很快就会被揭发,不行,若想保住二弟性命,怕是得让我爹亲自来长安一趟了,瑶儿,磨墨,我现在就写信!”
  冷雨瑶有些不情愿地皱眉道:“二公子之前那么针对公子您,您现在为何还要帮他?”
  王仁表有些好笑地刮了一下冷雨瑶的琼鼻,叹气道:
  “虽然他没把我当哥哥,但是我一直都把他当弟弟啊!”
  冷雨瑶脸上隐隐闪现一丝红云,她还是不开心地说道:“公子这样大度,但二公子肯定不会念您的好!”
  王仁表笑着摇了摇头,并不接话。
  ………
  太极殿。仍旧灯火通明。
  “参见陛下!”
  李君羡躬身行礼。
  李二点了点头,问道:“君羡可查出这伙山贼,受何人指使?”
  “回陛下,经末将所查,与匪首宋天刀联系的那人名叫萧鹰,是云兮楼的掌柜,他意图绑架韩雨惜,获取神仙醉和温柔乡的配方。而醉仙楼的东家,乃是隋州刺史王裕的庶子王仁义,他的生母乃是清河崔家的崔沁芳。”
  王裕取同安公主时,李渊只是一个国公,还没有起兵造反,当时的同安公主都还不是公主,因此王裕那时候纳妾并不算违制。
  李二听完李君羡的汇报之后,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他不悦道:“天子脚下,这王仁义竟敢勾结山匪,劫持叔宝的义女,真是胆大包天。况且着神仙醉和温柔乡已经成为宫廷御酒,他王仁义也敢妄想染指?朕倒要下旨问问王裕,是如何管教的!”
  要是王仁义在这儿,他肯定会大呼冤枉,第一,他不知道韩雨惜是秦琼义女,第二,他也不知道神仙醉和温柔乡是宫廷御酒。他要知道其中一点,他就肯定不会这么做。这完全是信息不对称惹的祸啊!
  …………
  今夜的长安城,可并不平静,白天那一幕,有心人都能打听到发生了何事。于是家里有纨绔子弟的,都被教导着千万别得罪名叫做韩雨惜的姑娘,当然也不能得罪李泽轩。实在是支持他们的军方势力太强大了。
  永乐坊,李府。
  这里却充满了欢声笑语。
  李泽轩中午都没顾上吃饭,后面又消耗那么大,早就被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这时见一大桌子美味哪里还忍得住。
  不一会儿,他就撑的直哼哼,准备去外面透透气,消消食,就听李京墨说道:“轩儿你今晚早些睡,明天你还要去上早朝。”
  李泽轩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爹,为什么我要去上朝?”
  上朝就不能睡懒觉了,他可不愿意上朝。
  李京墨气道:“陛下午后让人过来传话,让你明日上早朝,你这次必须得去。你今日抗旨不奉召,一会儿你必须写一个请罪折子,明日去请罪!”
  “啊?”
  李泽轩顿时傻眼。
  …………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a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