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朝堂套路深
跟随着人流,李泽轩进了太极殿。
  他第一次上朝,不知道自己该站在什么位置,但是秉承着不做出头鸟的原则,他悄悄地混在了武将队伍的最后面,那里正好有一个大柱子。
  群臣给李二见过礼后,执事太监宣布“有事启奏,无事退朝”,早朝便正式开始。
  最先站出来的是房玄龄,老房文绉绉地说了一大堆,李泽轩听了半天才听出了一个大概,大致意思就是金州、巴州、陈州、洛州等距离长安较远的一些州县百姓,听说长安附近出现了一种更好用的耕犁,纷纷聚集在当地的县衙请愿,请求朝廷也能分出一部分曲辕犁给他们。
  李二大手一挥,令工部加大生产,将曲辕犁推广至全国。
  李泽轩在后面听了一会儿就有些昏昏欲睡,实在是早上起得太早了。
  他拿眼睛偷偷瞄了一下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这边,于是就靠在身后红色的大柱子上打起了盹,同时他心中不由庆幸自己选了个好位置,这感觉就像以前上大学听课的时候一样,他从来都是坐在了最后面,老师也不会注意到他。
  不得不说,李泽轩这个动作挺有迷惑性,他靠着柱子,抱着朝笏,弓着背,眯着眼睛睡大觉,远远看去还真跟其他大臣没什么两样,不一会儿他就进入了梦乡。
  …………
  李泽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了自己又回到了大学,回到了课堂,讲台上还是原来教过自己的那个美丽的高数老师,正在讲着李泽轩最为头疼的泰勒级数。
  奇怪的是,他的女友竟然也坐在了他的旁边,要知道他的女友和他并不是同一个学校的呀。梦中的李泽轩并没有对此提出疑问,他拉着女友的手,趴在桌上和女友低声聊起了天,聊着聊着竟然在课堂上玩起了亲亲。
  “李泽轩!你给我起来将这个函数展开为泰勒级数!”
  高数老师此时拍了拍桌子,对李泽轩吼道。
  李泽轩一个激灵,顿时被吓醒。
  “李爵爷,李爵爷,陛下叫你呢,你快醒醒,顺便把在下的手也放了啊!”
  李泽轩睁眼就见身旁一个满脸青春痘,穿着青衣纁裳的武官一边低声喊自己醒过来,一边好像在“拽”自己的手?
  李泽轩大惊,低头一看,原来自己梦中抓的女友的手竟然是这人的狗爪子,难怪手感不对,他心中一阵恶寒,连忙扔掉这武官的手,一脸后怕地退了两步。
  这时大殿上方传来了李二略带怒气的声音:“蓝田爵?朕问你话,你为何不答?”
  殿中群臣都将目光投向这边,李泽轩心中暗道不妙,老李这是要搞他呀!
  李泽轩一边向前方走去,一边暗自思考对策,片刻后他来到群臣前面对李二躬身行礼道:
  “回陛下,小臣刚刚聆听陛下圣训,心中就觉自己好似沐浴在圣光之下,脑中不由浮现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壮丽景象。陛下所言,字字珠玑,句句蕴含天地大道至理,小臣一时冥想入境,有些神游天外,所以没听清陛下刚刚说了些什么,臣有罪,请陛下责罚!”
  程咬金瞪大了眼睛,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李泽轩,心中暗道:好小子,脸皮竟然这么厚,都快赶上俺老程了。
  秦琼别过脸去,装作不认识这无耻小辈。
  站在李二下首的李承乾,哭笑不得地瞅了自己好兄弟一眼,他还是第一次见李泽轩这么无耻。
  旁边的文臣,有惊讶的,但更多的是愤慨,文人重风骨,李泽轩身为大唐男爵,竟然这么赤果果地拍李二马屁,以此掩盖罪责,实在太过无耻,简直就能称得上奸佞弄臣了!
  李二脸色一黑,刚刚李泽轩和那武官的小动作,他坐在上方看的一清二楚,没想到李泽轩上来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满嘴胡诌,而且还能把上朝睡觉这种事情说的这么清新脱俗,有理有据的,整个大唐怕是只有这臭小子一个人了吧?
  “住口!”
  李二有些恼火地拍了拍龙案,他用手指着李泽轩,一时怒火中烧,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申斥李泽轩。
  李二深呼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情绪,这才重新说道:“朕刚刚说,蓝田爵你昨日抗旨不奉召,该当何罪?”
  这事秦琼都跟他说过了,李泽轩心里已经有了底,李二现在估计是故意吓唬他呢。
  李泽轩装作一脸惶恐的样子,下拜道:“回陛下,臣少不更事,不知轻重,一时糊涂,酿成大错,臣有罪,请陛下降罪!”
  好吧,我才十四岁,年纪小,不懂事,你堂堂帝王,总不能跟我一个小孩子计较吧?况且我为何抗旨,其中缘由,只怕老李你比谁都清楚吧?
  李泽轩心中暗自想到。这就是年纪小的优势了。
  李二被李泽轩呛了个不轻,年仅十四岁就封爵,实在是罕见,经历了这么多事,李二差点忘了李泽轩的真实年龄。
  “抗旨之事,倒是事出有因,朕可以暂且不追究。”
  李泽轩连忙拜谢道:“谢陛下洪恩!”
  李二没好气道:“你先别急着谢恩,朕还未说完,朕前些日子听闻你弄出了神仙醉和温柔乡,还有红烧肉、红烧狮子头等菜式。”
  李二说到这里,堂下有些大臣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明显这些人都吃过醉仙楼的新菜,喝过醉仙楼的新酒。
  李二提起这些,虽然嘴里也有些馋,但他还是继续一脸严肃地说道:
  “你身为一国男爵,不务正业,成天净钻研这些吃吃喝喝,成何体统。前些日子,国子监算学博士刘清山告老还乡,朕本来打算让徐宏志去代理授课,但徐先生上书,声称你的算学能力在他之上,并推荐你去上任授课,朕思虑再三,决定任命你为国子监博士,明日立刻上任!”
  李泽轩立马傻眼,让他去教授一群纨绔小屁孩儿,这不是坑爹吗?这他喵的哪有在家里当宅男抱女神舒服自在啊!老李这是见不得他清闲啊!
  “额,陛下,臣才疏学浅,恐怕不能担此重任!”
  李泽轩弱弱地抗议道。
  李二大袖一挥,一锤定音道:“少废话,朕让你去,你便去,你难道还想再抗旨不成?”
  说罢他目露凶光地盯着李泽轩。
  李泽轩感受到李二深深的恶意与满满的威胁,暗骂李二不讲人权,不讲民主,“逼良为娼”啊。
  “臣,遵旨!”
  好吧,胳膊拧不过大腿,李泽轩只能认怂。
  李二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向文臣队列,说道:“孔祭酒,李泽轩日后在国子监,就由你监督,此子若是惫懒无度,迟到早退,你便告知于朕,朕来收拾他!”
  一个儒雅的白发老臣走出来躬身道:“老臣遵旨。”
  李泽轩暗暗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老李给他派活不说,竟然还给派了一个监工,朝堂套路深,俺要回农村,这日子实在没法过了呀!
  ……………
  同学会开完了,有点小惆怅呀,物是人非,大家都变了,就我还是老样子。心里好惆怅!!
  谢谢小灰灰、陈的月票,谢谢雨起雪落的两张月票。谢谢梦幻逍遥剑的打赏。
  谢谢各位大佬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