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幕后黑手,杀?
“臣,参见陛下!”
  李泽轩跟着内侍,来到太极殿后面的内殿,就见李二在上方的几案上,正吃着东西,喝着美酒。李泽轩不由腹诽,你吃东西就吃呗,把我叫过来做什么?难道在这儿看你吃?
  李二咽下嘴里的食物,对李泽轩点了点头:“免礼,朕让你来,是给你看一样东西,你肯定会很感兴趣的。”
  说罢他让身边的内侍,将一个折子,送到了李泽轩的面前。李泽轩双手接过,好奇地将它翻开,就见上面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小字,连断句的标点符号都没有,李泽轩强行忍着不适,逐字逐句地看了下去。
  看了一小半,李泽轩才明白过来,这上面写的竟然是昨日掳掠韩雨惜一案的调查报告。
  李二说的没错,李泽轩对这东西真的很感兴趣,昨日的事情并没有完结,山匪后面还有幕后主使没被抓呢。
  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把整个奏折全部读完。然后又将奏折还给内侍,心中却是震惊异常,云兮楼雇佣山匪绑架韩雨惜,想得到新酒配方,这个还在李泽轩意料之中,不过是利益使然而已,真正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云兮楼的东家竟然是太原王家的王仁义。
  这折子上面虽然没说王仁义与王仁表是何关系,但李泽轩自己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上次王仁表上门寻求合作的时候,可是说过他之所以出来经商,是由于家族子弟的一次试炼。
  那么王仁义与王仁表的关系就呼之欲出了,即便不是亲兄弟,怕也是家族近亲。
  李泽轩的脸上一阵阴晴不定,他之前对王仁表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这才与他合作。但是这件事里面,他不知道王仁表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看完了?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二抹了抹嘴,看着神色变换的李泽轩随意地问道。
  李泽轩躬身道:“回陛下,臣想知道,陛下准备如何处置这山匪和幕后之人?”
  李二淡淡地说道:“韩雨惜是叔宝的义女,这些不法之人自该严惩。血风寨的山匪聚啸山林,多行不法之事,匪首自当斩首示众,其余从犯,该流放的流放,该遣散的遣散,云兮楼的掌柜,朕已令大理寺派人抓捕,至于王仁义,呵呵,你小子想让朕怎么处置?”
  李泽轩想了想,表情冰冷地吐了一个字:“杀!”
  敢动他的女人,无论是天王老子,也得付出代价。虽然王家是千年大族,但若是惹恼了他,大不了自己弄几车黑火药,将整个王家,夷为平地。况且王仁义只是一个人,怕是也代表不了整个王家。
  李二挑了挑眉毛,没好气道:“你小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王家乃是豪门巨族,王仁义的生母出自清河崔家,若是因为这点事,就杀了王仁义,王家和崔家岂不会与朕翻脸?天下士族,岂不会因此人人自危?”
  李泽轩不服气道:“陛下您身为一国之君,我大唐猛将如云,难道还能怕了这些世家?”
  李二瞪眼道:“放肆!世家之事远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其中你知道多少?你小子少拿这些话来激朕。王仁义的生父王裕,娶的是朕的皇姑,朕肯定要给他几分薄面,这王仁义不能杀,最多朕让他永远不出现在长安城。王裕近期也会来长安,到时候他会去跟你谈这事。”
  李泽轩不死心道:“陛下,真不能杀?”
  李二愤怒地随手将桌子上的一本砸向李泽轩,却被李泽轩“机智”地闪身躲过,李二气道:“你小子的杀心怎么比朕还重?亏你还是出自道家一脉。不过话说回来,韩雨惜在这件事中,又没受什么伤害,人家都没着急,你小子这么着急做什么?”
  李泽轩呐呐道:“陛下,韩雨惜已经是臣的未婚妻,小臣当然着急,嘿嘿。”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小子跟被人踩了尾巴似的四处乱蹦。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你小子不要想着私下杀人泄愤,除非你这男爵不想当了,想带着你一家人逃亡一辈子。”
  李二一锤定音,为这事画了一个不是很完美的句号。
  李泽轩无奈,他还真想过等王仁义出长安后把他干掉来着,没想到被李二最后一句略带威胁的话堵死了。
  “陛下,那若是日后王仁义再威胁到小臣的家人,到时候即便陛下不杀,那小臣也定会出手。纵然事后王家与崔家联合报复,小臣也愿意一力承担,大不了小臣与他们两家数万族人同归于尽!小臣绝对有这个能力。”
  既然这次不能杀,那也要打打预防针,万一王仁义不死心继续作死,那他李泽轩就不会客气了。
  李二眯着眼睛,似笑非笑道:“呵,你小子人小口气倒不小,不过你放心,王仁义回到王家之后,肯定不会再有出头之日,更不会有能力再去对付你。
  哦,对了,朕之前看了大理寺的审讯,发现那血风寨的山匪,在两月之前,也做了一起案子,你当时也在场吧?据说你还被偷袭坠崖?”
  李二顿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只是他的眼中,完全充满了八卦和揶揄。
  李泽轩一脸黑线,这李二好不要脸,净揭人短啊。
  “回陛下,当时小臣初次下山,不识人心险恶,一时大意,才被小人得手。”
  李二哈哈大笑:“没想到你这神仙子弟,竟然差点折在一群山匪手里,哈哈。”
  “陛下,不知那女子最后怎样了?有没有被山匪劫走?”
  李泽轩心中一动,岔开话题道。
  “那倒没有,后来官兵赶到,贼匪四散而逃,官兵趁乱抓住了血风寨的二当家和三当家。怎么?你小子英雄救美,莫不是你看上了对人家小姐?”
  李二笑眯眯地问道。
  呸呸呸,李二这货真是老不羞。
  李泽轩连忙摇头道:“陛下说的哪里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小子拔剑救人,从前到后都没见到那女子一眼,何谈喜欢?”
  李二诧异道:“呵呵,朕倒是没想到你小子还有几分侠义之心。前些日子朕听说你送给了叔宝两瓶药酒,朕见叔宝这两天气色已经大有改善,你小子这件事倒是办的不错。”
  李泽轩忙道:“秦伯伯待小子如子侄,这点事是小子应该做的。”
  李二欣慰地点了点头:“行了,那你退下吧!”
  李泽轩忽然想起一事,舔着脸问道:“额,陛下,小子想问问,这国子监博士,用不用上早朝啊?”
  李二刚刚还觉得这孩子不错呢,此时闻言差点喷出一口老血,真是恨不得将他拉出去剁了喂狗。
  李二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不用,快滚!”
  国子监博士属于从五品下,只有五品以上的官员才有资格每日上早朝,李泽轩这是刚好卡了个门槛儿。
  听到自己日后不用上早朝了,李泽轩丝毫不介意李二陛下恶劣的语气,他笑嘻嘻地跟李二行了一礼:“小臣告退!”
  然后就屁颠儿屁颠儿地退了出去。
  李二看着李泽轩的背影,良久,他突然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喃喃道:“这小子,也是,朕闲的没事干嘛要和他一般见识。”
  …………
  谢谢東京不太热的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
  谢谢网络迷我的两张月票,谢谢书友2****72、老鼠挎刀满街找猫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