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五十章 二进宫!
太极宫后殿。
  李二用手撑着下颌,在思索着李泽轩之前说的那些话,五姓七望根基太过庞大,而且在各地都有很高的声望,想削弱世家谈何容易啊。
  殿中的内侍,将李二刚刚用来砸李泽轩的奏折捡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李二的手边,然后轻手轻脚地退到了一边。
  李二眼睛不经意地一扫,发现那奏折正是秦琼昨日呈给他的蝗灾预言密折。
  完了,被那小子气的竟然忘了正事。
  “来人,速去将李泽轩召回来!”
  李二急忙吩咐道。
  “诺!”
  内侍虽然心中疑惑,但不敢多问,连忙退出去追李泽轩。
  “浪里个儿浪,浪里个儿浪,不用上朝不起早,明天睡到大天亮!”
  李泽轩心情愉悦地走在宫道上,虽然没能杀掉幕后黑手,但李二给他保证了王仁义日后不会再过来招惹他,更重要的是,以后不用再上这坑爹的早朝了。
  估摸着这会儿韩雨惜应该已经从秦府出来了,李泽轩打算直接回家吃饭了,早上就吃了一碗稀饭,连馒头都没吃,现在他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额,差点忘了唐朝的馒头太难吃,酸酸的,味道怪怪的,他曾经吃了一口就吐了。
  “李爵爷,李爵爷,等等,陛下又召您回去!”
  同样的声音,同样的地点,李泽轩此刻真想跳到旁边的池塘里淹死算球。
  “臣~参见陛下!”
  李泽轩有气无力地行礼道。胳膊拗不过大腿,老李让你回来你敢不回来?你可以说他怂,但要是你穿越过来,你不怂一个试试?
  “少作怪,朕刚刚忘了一件事,这件事说完了就放你回去。”
  李二看到李泽轩在那儿耍宝就有些想笑,摇了摇头,他接着说道:“这是叔宝昨日呈上来的密折,你看看吧!”
  自有内侍将密折那给李泽轩,李泽轩接住,翻开一看,上面写的竟然是蝗灾的预言,看来秦琼等不及了啊。
  李泽轩大致扫了一遍,看到最后几行突然愣住了。
  “老臣认为蝗灾预言,八成属实,还望陛下早做准备,以免蝗灾来临,天下黎民,饿殍千里,易子而食。老臣每每思及至此,心中不忍,遂斗胆上书。若是明年蝗灾不至,老臣自愿削去国公之爵位,家中资产全部上缴国库,以弥补朝廷之损失。”
  李泽轩内心深受触动,当时跟秦琼可是说好的,联名上书,出了事共同担责,但没想到秦琼竟然“言而无信”,一人将责任全部揽了去。
  李泽轩心里既有恼怒,又有感动,这是一个值得他一生尊敬的老人。
  “这蝗灾预言,当真属实?”
  李二见李泽轩看完后,沉声问道。
  李泽轩整理了下情绪,认真地说道:“回陛下,家师生前的确说过,小臣从小就对师父的话深信不疑。若是明年蝗灾不至,臣也自愿削去爵位,散尽家财,弥补罪过。但还请陛下看在天下万千黎民的份上,相信这则预言,早做准备。”
  既然秦琼都为此赌上了全部身家,他李泽轩有什么好怕的。
  他穿越到唐朝,虽然发明了一些新事物,但这些都还不足以改变历史进程,更不可能改变蝗灾这样的自然灾害,明年的蝗灾肯定会如期而至。
  李二闻言,微微诧异了一下,他没想到李泽轩这么一个不愿意吃亏的人,都能说出这些对他明显有害无益的话,这让他对这则预言不由更加重视。
  “既然叔宝和你都如此笃定,那朕就相信了这蝗灾预言,可朕就算知道了明年会发生蝗灾,又能如何?去年突厥人将长安府库搬之一空,朝廷肯定拿不出那么多的钱财来提前囤积数百万人的粮食。”
  李二说起突厥人,忍不住恨恨地拍了拍桌子。
  李泽轩为之默然,渭水之盟的确大唐身上一道耻辱的印记,不过估计要不了两年,李二就能一雪前耻了。他想了想,说道:
  “陛下,世人都只会提前囤积粮食,度过蝗灾,可为何就没人想到治理蝗灾呢?”
  李二皱眉道:“治理?自古以来发生过无数次蝗灾,朕为何从未听说过有治理蝗灾之法?”
  李泽轩不好意思道:“陛下可还记得小臣在韩家庄和梅村养的十五万只鸡苗?”
  李二瞪大了眼睛,不信道:“难道你小子想用这些鸡治理蝗灾?可是蝗灾来临,到时候蝗虫肯定铺天盖地,你这些鸡如何能吃得完蝗虫?”
  李泽轩笑道:“陛下,您千万别小看了鸡捕食蝗虫的能力,小臣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说一只成年的鸡一天最多能吃三百多只蝗虫,到时候臣估计二三十只鸡差不多就能保证一亩田地里面没有蝗虫。”
  既然你不信,那我们就用数据说话,反正同样的话他已经说了不止一次了。
  李二也是博览群书的文化人,他闻言皱眉不信道:“会有书记载这种无聊的事?朕怎么从来没看到过。”
  李泽轩顿时被呛了一下,尴尬道:“额,这是小臣师父曾经留下来的一个孤本,现在早已不见了。但小臣所言,句句属实,陛下若不信,可以派人去捉一只鸡试一试。”
  李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突然他指了指李泽轩的鼻子,没好气道:
  “难怪你小子之前买了那么多鸡苗,上次还在朝堂上故意狡辩,说什么买鸡苗是为了庄户,为了明年做全鸡宴,你小子这可是欺君罔上啊,你说你该当何罪!”
  老李真是不厚道啊,竟然卸磨杀驴,秋后算账。
  李泽轩无语,大呼冤枉道:“陛下,这,臣说的那两个理由也确有其事啊,至于蝗灾预言,此事事关重大,小臣哪敢到处胡说。”
  “陛下,皇后娘娘说,您该用午膳了。”
  这时进来一个娇俏的宫女,对李二福身说道。
  李二点了点头,起身对李泽轩说道:“你小子就是个小滑头,回头将你的计划详细写一个章程,然后呈给朕。”
  李泽轩顿感心累,没精打采道:“小臣遵旨。”
  李二看他那样子就来气,忍住冲李泽轩后脑勺来一巴掌的念头,李二甩了甩袖子,说道:“行了,那你且先回去吧!”
  李泽轩拱手告退,心中对李二狠狠吐槽了一番,留老子在这儿墨迹半天,竟然不管饭,忒小气了。
  不过不留他吃饭更好,这皇宫里面规矩这么多,万一惹老李不开心了,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李泽轩疾步走出皇宫,生怕李二再派人把他叫回去,来到宫门前,找到自己的马,李泽轩整理一下衣衫,翻身上马,冲永乐坊的方向狂奔而去。
  皇宫里,李二在去西内苑的路上,对身边的内侍说道:“你去传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午后进宫议事!”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