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后娘养的算学馆
在孔颖达的亲自带领下,李泽轩穿过一排排整齐宏伟的房舍,来到了国子监靠南边的一个看上去明显更加破旧、更加矮小的屋子,屋子正中央挂的牌子上写的正是“算学馆”三个字。
  
  “这就是算学馆,李县男快进去吧,老夫今日就在此见识见识你带来的东西到底有何妙用!”
  
  孔颖达指着身前的房舍,捋须笑道。
  
  李泽轩微微皱眉,他看了看这又破又小的屋子,又想起刚刚过来的路上,看到那些富丽堂皇的“太学馆”、“国子学馆”等学馆,他心里不由有些不爽。
  
  他本身不是那种吃不得苦的人,但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凭什么同是国子监的学馆,别人的就高大上,自己的算学馆就矮矬穷呢?
  
  孔颖达等了半天没听到李泽轩说话,奇怪地回头一看,就看到了李泽轩面色有些难看,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过来。
  
  “呵呵,李县男勿怪,国子监教舍紧张,而算学馆的学生又最少,故而为了节约资源,将算学馆分配到了这里。屋舍虽然简陋了些,但相信李县男应该不会介意,我辈读书人岂会因外部条件受影响?”
  
  李泽轩无语,这算什么?就因为学生少就活该条件烂吗?
  
  他心中疯狂吐槽,然后想了想,问道:“不知算学馆一共有多少学生?”
  
  这个孔颖达倒是记得非常清楚,他想也不想地回答道:“算学馆如今有学生三十二人,助教一人,远远低于其他学馆,因此被安排到了这里。”
  
  唐代的国子监是属于中央官办学校,教育资源不仅种类丰富,而且质量很高,国子监内部又分为六学馆:国子学、太学、四门学、书学、律学和算学。
  
  且对不同出身的学子规定了不同的学馆。史书记载:“国子学,生三百人,以文武三品以上子孙若从二品以上曾孙及勋官二品、县公、京官四品带三品勋封之子为之;
  
  太学,生五百人,以五品以上子孙、职事官五品期亲若三品曾孙及勋官三品以上有封之子为之;
  
  四门学,生千三百人,其五百人以勋官三品以上无封、四品有封及文武七品以上子为之,八百人,以庶人之俊异者为之;
  
  律学,生五十人,书学,生三十人,算学,生三十人,以八品以下子及庶人之通其学者为之。”
  
  唐代地方州县官学的学生也具有升入中央官学习业的机会,这使庶民子弟所能享有的教育资源更多。
  
  州县官学中的庶民子弟通过考核后升入中央官学的算学、书学、律学或者四门学,之后如果成绩优异还可以可升入太学,太学生可补国子生。
  
  这样的层级进补政策,既使庶民子弟通过努力获得更优质的官学教育资源成为可能,也使唐代官学教育的受众范围扩大,人数增加。这在此前任何朝代都是没有过的。
  
  这时屋内走出了一个人,正是李泽轩两月前在成衣铺见到过的徐宏志,徐宏志上前拱手笑道:“孔祭酒,李博士!”
  
  孔颖达点了点头,李泽轩连忙道:“徐先生您是我父亲的至交好友,您称呼我小轩就行了。”
  
  虽然自己是被徐宏志和李二联合坑到这国子监教书的,但徐宏志毕竟是跟自己父亲一辈的人物,该有的尊重还是必须要有的。
  
  徐宏志呵呵笑道:“李博士你的算学能力在老夫之上,又是陛下亲封的算学博士,正所谓达者为师,无关年龄,老夫称呼你为李博士又有何不妥?”
  
  孔颖达也赞同道:“宏志说的对,正该如此,李县男你快进去讲课吧!”
  
  李泽轩无奈,看了看铁蛋和兰儿,对孔颖达道:“孔先生,这两孩子一个是我的徒弟,一个是家妹,平常小子在家也经常教他们算学,如今小子在国子监任教,就将他们带过来一起听课了。”
  
  孔颖达皱眉迟疑道:“可是女子入学我朝尚未有先例啊!”
  
  李泽轩摇头道:“他俩只是旁听,不算是入学。”
  
  估计兰儿也就两三天的热情,李泽轩也没指望她能学富五车,成为经天纬地之才。
  
  孔颖达这才点了点头:“嗯,那倒可以。”
  
  ..............
  
  李泽轩指挥者几个家丁,将黑板和粉笔都抬了进去,并将黑板挂好。
  
  里面的学生早已听说今日会来一个新老师,待见到李泽轩时,他们均是楞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新上任的算学博士会如此年轻,估计他们之中有很多人年龄都比李泽轩大,这新来的先生到底靠不靠谱啊!
  
  众学生都对李泽轩的能力深表怀疑。
  
  李泽轩见黑板挂好了,他回身看向这些学生,都是一群十来岁的孩子,当然也有很多十四五岁的。众学生此刻连忙站起来齐声问好:“先生好!”
  
  纵然有千般怀疑,但根深蒂固的尊师重道观念使他们不得不摆出一副表面恭敬的态度。
  
  站在李泽轩下首的徐宏志也从学生们眼里看到了浓浓的不信任,他皱了皱眉,正要出声呵斥,李泽轩连忙摆手制止,他看向这三十几个学生笑道:
  
  “你们好。今天是我给你们上的第一堂课,我叫李泽轩,也是陛下亲自任命的国子监算学博士,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不少人看我年轻,认为我没资格教你们算学。
  
  呵呵,接下来的两刻钟,我给你们机会来提出疑问,若是你们提的算学问题难住了我,那我立刻向陛下请辞,若是你们难不住我,那以后你们就得乖乖的听课。行了,你们有问题就快提吧!”
  
  李泽轩一说完,整个教舍顿时鸦雀无声,包括孔颖达在内的所有人,均是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要知道这个时代可是师道大于天,都是老师教什么,学生学什么,哪里会有老师愿意跟学生说这些话。
  
  不一会儿学生们都反应了过来,有几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还有十几个衣着较为朴素的学生一齐起身向李泽轩恭敬地拱手道:
  
  “学生惶恐,学生绝对没有质疑先生的意思,还请先生收回成命!”
  
  这十几人的声音一下子盖住了教舍的嘈杂,其余学生不管心中有没有对李泽轩产生过质疑,也都连忙一齐起身说道:
  
  “学生惶恐,请先生收回成命。”
  
  旁边的徐宏志也连忙向李泽轩使眼色,示意他不必如此。
  
  李泽轩见状笑道:
  
  “呵呵,你们都坐下吧!不管你们有没有那意思,我说出的话就绝对不会收回,我既然要当你们的老师,能力上当然要超过你们,你们尽可放心大胆地来出题,谁今天若是能在算学一道难住我,我不仅辞去算学博士一职,我还会向陛下推荐他为新的算学博士!”
  
  “哄!”
  
  李泽轩这最后一句可是捅了马蜂窝,算学馆里面的这些学生很多都是从其他州县里面层层选拔进入国子监的,他们刻苦读书,还不是为了能有一个好前程?现在若是能难住李泽轩,那么他们很有可能就会一步登天,这让他们如何不心动?
  
  徐宏志在一边都急的额头冒汗了,孔颖达倒是较为冷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铁蛋和兰儿坐在后面一点也不担心,他们对李泽轩都是信心十足。
  
  “学生巴州柯世清,斗胆向先生请教!”
  
  学生们在下面哄闹了许久,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起身向李泽轩拱手挑战。
  
  “竟然是柯世清,他可是算学馆成绩最好的啊!”
  
  “是啊,之前刘博士都还夸过他天资过人呢!”
  
  “这新来的先生怕是要栽了。”
  
  ........
  
  李泽轩听到堂下的议论,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柯世清来的好啊,要来就来最强的,这样也能省去他不少时间。
  
  “好!柯世清是吧?不管你今日有没有难住我,你这份勇气都是值得表扬,你出题吧!”
  
  李泽轩笑眯眯地说道。
  
  谢谢可恶的呜呜、夏庆伟、Aloneinloney、梦幻赤峰、姓龚名序字老龚的月票。
  
  谢谢姓龚名序字老龚的巨额打赏,额,就晚了几十分钟更新,你就说我来大姨妈了,这样真的好吗?强调一哈,侠客是纯爷们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