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六十章 大佬也要走后门!
李京墨走南闯北经商二十多年,早已练就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因此只要他愿意,他跟谁都能聊得来。
  
  李京墨深知,与程咬金、秦琼这样的军中好汉喝酒聊天,像以前那样温文儒雅可不行,必须得豪爽起来。
  
  “哈哈,当年程将军在战阵之上,所向披靡,令敌人闻风丧胆,那时候李某人不过是一个小小商贩,却经常能在市井之中,听说程将军的故事。”
  
  李京墨给程咬金送上了一个小小的马屁。
  
  “哈哈,尉迟老黑,怎么样,俺老程在民间的名声可是比你大啊!”
  
  程咬金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
  
  屋内众人都对这个臭不要脸的老货颇为无语。
  
  “程伯伯、秦伯伯、尉迟伯伯、牛伯伯,小侄在国子监有些事耽搁了,让诸位伯伯久等了,实在抱歉抱歉!”
  
  李泽轩推门而入,一脸抱歉地对几人拱手道。
  
  本来今天放学就有些晚,放学后又在国子监门口跟孔颖达等人墨迹了半天,这样一来,他到醉仙楼时,就有些迟了。
  
  这也不能怪他,国子监有没有闹铃什么的,放学时间到了谁也不知道,看来以后得专门配一个人在算学馆敲铃才行。
  
  程咬金指着李泽轩没好气道:“哈哈,你小子真是好胆,竟然让我们这些长辈等你一个人,可真有你的,一会儿自罚三杯!”
  
  牛进达也附和道:“是极是极,应当自罚三杯!”
  
  李京墨有些担忧的看了儿子一眼,这么长时间相处,他也知道儿子不擅长酒力,但这个时候明显不能出言反驳,李京墨只能按下担忧,静观其变。
  
  李泽轩脸上没有丝毫惧怕之色,他一边吩咐小厮上菜,一边亲自为程咬金四人先倒了一杯茶水,然后他笑眯眯地说道:
  
  “程伯伯说的没错,小子让众位伯伯久等了,是该受罚,今日小侄为诸位伯伯准备了一壶特制的神仙醉,比市面上更加浓烈,因为这酒比较稀少,待会儿小侄就不和诸位伯伯抢这酒了,小侄一会儿自罚三杯温柔乡,以示赔罪!”
  
  程咬金意味深长地看了李泽轩一眼,然后哈哈笑道:
  
  “对对对,小轩你就去喝温柔乡吧,那特制的神仙醉留给俺老程就行了!”
  
  牛进达、秦琼没好气地指着程咬金,笑骂他不要脸。
  
  李京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为儿子机智巧妙地化解了一场尴尬而开心。
  
  .............
  
  酒菜上桌,众人围着桌子把酒言欢,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小轩,你今日好像是第一天去国子监当值吧,怎么样?那帮酸儒有没有为难你?”
  
  程咬金一边喝酒,一边问道。
  
  李泽轩听出程咬金话中的关心之意,心中微暖,老程虽然是个大咧咧的粗人,但是对待自己人那是没的说。
  
  李京墨也向李泽轩投过来问询的目光。
  
  “哈哈,多谢程伯伯关心,孔祭酒对小侄颇为照顾,算学馆的助教又是我父亲的故交,况且国子监也是以实力说话,小侄在算学方面的造诣也能称得上登堂入室,因此小子今日还算顺利。”
  
  李泽轩有些臭屁地回道。
  
  程咬金乐笑了,“哈哈,你小子真不要脸,不过小轩你也算有本事的人,允文允武,不像我家丑牛,就只会俺老程的三板斧。”
  
  秦琼插了一句,问道:“小轩,你这算学之术也是灵虚真人教给你的?”
  
  “秦伯伯,算学之道,只不过是我师父毕生学问的基础,他老人家说过,只有学好了算学,才有可能造出更坚固的城池、威力更大的武器、速度更快的载具以及效率更高的农具,之前的曲辕犁,其中也包含了算学知识。”
  
  秦琼奇道:“令师还会炼器之术?”
  
  呃,差点忘了,古时候人们把道家的这种本事叫做炼器之术,枉自己刚刚还瞎比比了那么多,还好秦琼等人没有看穿,李泽轩内心小小地尴尬了一下,但却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
  
  “家师的确精通炼器之术,早些年,家师游历诸国,采各国工艺之所长,曾经造出过一种能令人飞翔的奇物。有一次家师在一南洋小国,陷入数万当地土著的包围,就是依靠此物,毫发无伤地飘然离去!”
  
  吹牛比又不犯法,李泽轩尽情地将自己师父描述的更加牛逼一点,反正他这几个月也通过各方面了解了一下,灵虚真人的确是世外高人,当今天下真正见过他的人,一只手也数的过来,真正熟悉他的人,怕是一个也没有。因此自己怎么吹,也不会被人戳穿。
  
  “嘶~”
  
  房间内的几位老人,震惊地瞪大眼睛,尉迟敬德忍不住嗡声道:“这世上还真有人能御空飞行?这岂不是神仙手段?”
  
  李泽轩摇了摇头,说道:“尉迟伯伯,这不过是借助外物罢了,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神仙。其实世间的技术发展到极致,凡人翱翔于天空也并非不可能。”
  
  程咬金眼珠儿一转,嘿嘿笑道:“小轩,你那算学馆还差学生不?你看我家丑牛怎么样?你这个当兄弟的,得提携他一把啊!”
  
  李泽轩愕然,犹豫了半晌才吞吞吐吐道:“程伯伯,不是小侄不愿意收,主要是丑牛兄怕是学不进这东西啊!”
  
  程咬金瞪眼道:“他敢?看老夫不敲断他的腿!我大唐内部基本已经平定,外面的那些跳梁小丑,不出五年,也得灰飞烟灭,这丑牛不学点其他的本事怎么能行?你尽管放心教,他要不听话你就告诉我,我来收拾他!”
  
  好吧,李泽轩只能在心里为程处默默哀。
  
  “哈哈,程疯子,你家丑牛那脑瓜子随你,你就是给他一本仙家秘籍他也看不懂啊,哈哈!小轩,你不如让我家宝林随你学习,这孩子虽然不是特别聪慧,但是肯吃苦上进。”
  
  尉迟敬德在一旁忍不住挖苦道。
  
  程咬金大怒:“尉迟老黑,你儿子能好到哪儿去!你还有脸说老子!”
  
  二人吵着吵着隐隐有大战一场的趋势,秦琼、牛进达、李京墨连忙拉架。
  
  最终,李泽轩的算学班,又多了三个军方子弟:程处默、秦怀玉、尉迟宝琳,牛进达的儿子一直在家养伤,因此他并没有提类似的要求。
  
  不过,这件事,最高兴的怕是那些算学馆的学生了,有程处默去帮他们垫底,他们脱离耻辱榜,岂不是又多了一分保障?
  
  酒宴散去,宾主尽欢,只是程咬金几人喝的都有些高了,李泽轩叫来几个小厮,将他们纷纷送回去。
  
  终于送走了这几位大老爷,李泽轩和李京墨父子二人均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对视一眼,李京墨笑道:“行了,轩儿,你赶快回国子监吧!你午后应该还要为学生授课吧?”
  
  李泽轩摆了摆手,道:“不用,爹,午后学生们自学,有徐助教在那儿盯着,孩儿不需要过去。而且,明日和后日,孩儿让学生们休沐,正好也不用去了!”
  
  李京墨嘴角一抽,知子莫若父,他哪儿还不知道自家儿子的心思,他顿了顿,最终无奈道:“那我们回家吧!”
  
  父子二人翻身上马,向永乐坊而去。
  
  .............
  
  谢谢酒中仙的月票。
  
  谢谢诸位书友的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