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纸鹤传情,李二忧心!
永乐坊。
  李府这边,一大早提亲队伍就集结完毕。
  为首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半老徐娘,浓妆艳抹,笑声“**”,李泽轩直呼辣眼睛,连忙眼不见为净,独自回到了西院。
  “咦,小兮你也要跟着一起去啊!”
  迎面碰上匆匆忙忙的小兮,李泽轩好奇地问道。
  “嗯,少爷,夫人让小兮过去给少夫人送些东西。”
  小兮满脸笑容地答道。
  李泽轩一听乐笑了,打趣道:“哈哈,小丫头这么快就叫上少夫人了?小兮你等等,你也帮我带样东西给雨惜。”
  “嗯,少爷!”
  李泽轩笑着转身回到房间,铺开宣纸开始写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待你白发苍苍,容颜迟暮,我依然会,牵你双手,给你倾世温柔。乖乖雨惜,好好在家等我来娶你!”
  写完后他又有些突发奇想,将信折成了一只纸鹤,然后压平放进信封,封好漆走了出去。
  “少爷,您要给少夫人带信啊?”
  小荷这时也拎着一个包裹,来到了小院门口,估计也是要跟着提亲队伍去韩家。
  李泽轩将信交给小兮,对小荷没好气道:“小丫头路上不许偷看!”
  小兮属于胆小柔弱型,小荷就比较活泼跳脱了,就是胸小了点,咳咳,这想哪去了。
  小荷撅了噘嘴,道:“小荷才不偷看呢,少爷肯定是给少夫人写了些肉麻的情话,小荷看了会酸死的!”
  “你个小丫头片子!”
  李泽轩老脸一黑,作势要敲她脑袋,小荷连忙尖叫一声,拉着小兮跑了。
  ……………
  太极宫,甘露殿。
  这里是李二下完早朝,看书并处理政务的地方。
  此时李二高坐上方,手持一本书,边看边皱眉道:“赵松,这就是李泽轩的新算学?这些奇怪的文字朕怎么从未见过?”
  赵松小心翼翼地上前道:“回陛下,这个的确是李县男自创的新式算学,这书据说是他本人亲自编纂的教材,至于这上面奇怪的文字,老奴也看不懂,但魏王殿下一定能看懂,魏王昨日上午听完课后,还解出了李县男出的一道很难的题目!”
  李二开心地笑道:“好!我家青雀果然天资过人,学什么都快!哈哈!”
  赵松笑道:“这都是陛下教得好!”
  李二爽朗一笑,生生受了这一记马屁。
  “陛下,李县男昨日放课后,还留下了一道题,说是让学生们想办法,测量国子监门口千年银杏树的高度,他还说,方法最好的学生,本月的月考加两分。”
  赵松见李二对李泽轩和李泰的事情非常感兴趣,就接着说道。
  李二怔了一下,问道:“月考?什么月考?”
  赵松解释道:“陛下,这是李县男为算学馆定的**制度,据说算学馆每七天一小考,每月一中考,每半年一大考。
  月考第一由李县男私人出资,请他去醉仙楼大吃一顿,还可以携带家人,月考前五名会张贴一份光荣榜,最后五名会贴一份耻辱榜,并负责打扫教舍卫生。半年考的第一李县男奖励一百贯。”
  李二诧异了一下,然后笑道:“这小子真是财大气粗,出手比朕还阔绰,而且鬼点子还多,这下国子监那帮学生该头疼了。希望这下子能引导好国子监的风气。这些年国子监都快成纨绔子弟的聚集地了。”
  赵松恭维道:“陛下高瞻远瞩,圣明之至。”
  李二摆了摆手,沉吟片刻,接着说道:“不过这小子也真会难为人,国子监门口那颗银杏树,怕是有十几丈高吧?这让学生们怎么量?赵松,以你的轻功能飞到那么高吗?”
  赵松暴汗,连忙说道:“陛下,这…这大宗师怕也不能飞到十丈高吧?那样的高度绝非人力所能及!”
  李二摸了摸鼻子,也知道自己想多了。
  “陛下,还在批阅奏章呢?妾身为您弄了冰镇酸梅汤,您解解暑!”
  这时长孙端着一碗酸梅汤,姿态优雅地走了过来。
  赵松见状,连忙退至一边,犹如老僧入定一般,与殿内的柱子融为一体。
  “哈哈,观音婢费心了,以后这些事让下人来办就好,你身子又不好,不宜操劳,快来坐。”
  李二腾挪了个位置,招呼长孙坐过来。
  长孙坐定后,笑道:“多谢陛下关心,妾身的身体还没那么娇弱,陛下快喝些酸梅汤解解暑。”
  李二点了点头,接过酸梅汤,喝了几口,大呼痛快。
  “陛下奏章还没批完吗?”
  长孙看着几案上堆叠的奏章,不由有些心疼道。
  “快了,观音婢稍待,朕马上就批阅完,然后陪你去赏花!”
  李二几口喝完酸梅汤,又重新投入了工作。
  片刻后,李二看着一本奏折,喃喃道:“又是这小子,不过这次算他还有些良心。”
  长孙好奇地凑过来,问道:“陛下在说谁?”
  李二清醒过来,笑道:“还不是李泽轩那小子,孔颖达上书说李泽轩创造了一种黑板和粉笔,对于教学十分有利,于是就请求朕给国子监拨一笔款项,用于采购一批黑板、粉笔。”
  长孙愕然道:“这孩子赚钱都赚到陛下您这儿了?”
  李二摇头道:“这次这小子还有些良心,孔颖达跟他说朝廷今年财政不宽裕,谁知这小子二话不说,主动让步,说只收成本钱,真是难得呀!”
  长孙笑道:“如此说来,这孩子还算深明大义,陛下怎么好像还有些不开心?”
  李二抬头叹息一声,沉声道:“说到底,还是朝廷没钱啊,竟然让一个孩子出头让步。”
  长孙见李二脸色沉闷,就知道他想起了去年突厥南下,大唐签订渭水之盟了,她柔声安慰道:
  “这两年难为陛下了,可惜臣妾一介女身,不能出面为陛下分忧。”
  李二欣慰地揽过长孙的腰肢,笑道:“观音婢已经帮了朕很多了,这些天下事当然得由朕来扛,区区突厥不过跳梁小丑,待我大唐重振旗鼓,必将会猎草原!”
  长孙将头靠在了李二的肩上,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说道:
  “陛下,之前李泽轩说他师父预言明年有蝗灾,陛下打算如何处置?”
  李二刚刚的豪情壮志顿时烟消云散,他脸色郑重地说道:
  “叔宝亲自为这小子担保,而且这小子自己又言之凿凿,朕不得不信啊,不然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朕正在和房玄龄、杜如晦等人商讨此事,这几日估计会有对策。”
  长孙疑惑道:“陛下何不直接采用那孩子养鸡的策略?”
  李二抚弄了一下长孙的长发,叹息道:“那小子的方法,到时候估计只能顾得上他家的庄户。朕要管的可是天下百姓,朝廷哪有钱财养那么多鸡,这事情,具体到地方上,必须有一份详尽的计划!”
  长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谢谢失去美好;得到更好、酒中仙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