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邋遢书生!
奇趣阁工坊。
  
  “刘师傅,那读书人现在在哪呢?你带我去看看!”
  
  李泽轩突然对这落魄书生很感兴趣,这人到底混的是有多惨,竟然跑到工坊来打工了。
  
  李泰撇了撇嘴,暗道李泽轩真是少见多怪,这种事他李泰见的多了去了。想着想着,李泰心中不由升腾起一股优越感。
  
  “咳咳,少爷,这人现在估摸着在后堂看书呢,他好歹也是读书人,老夫怎么好让他跟我们这些泥腿子混在一起呢,于是单独给他安排了一处用来做事。”
  
  刘一刀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有些心虚地说道,毕竟这件事他有些善做主张,李泽轩若是怪罪,他也无言可辩。
  
  李泽轩笑了笑,说道:“那刘师傅带我过去看看吧!”
  
  李泽轩并没有责怪刘一刀自作主张,其实这人若真有本事,给他一些优厚待遇倒也无妨,毕竟印刷部要是没有一个文人坐镇,显然是不行的。但若这人只是一个挂着读书人名头骗吃骗喝的酒囊饭袋,那李泽轩就会让他哪来的回哪去。
  
  ...........
  
  “少爷,就在这儿!”
  
  跟着刘一刀来到了工坊最南面的后堂,李泽轩四下看了看,环境清幽,鸟语花香,倒还真是个读书的好地方。
  
  “嗯。”
  
  李泽轩点了点头。刘一刀连忙上前开路,带着李泽轩和李泰进了房门。
  
  “哟,刘管事,你来了!”
  
  屋内,一个蓬头垢面、浑身乱糟糟的中年男人,见刘一刀进来后,连忙热情地起来打招呼。
  
  李泽轩眉头大皱,这人无论从哪儿看,都像一个叫花子,根本不像一个读书人啊!莫非真是挂羊头卖狗肉,来工坊骗吃骗喝的?
  
  “马先生,这位是我们东家。”
  
  刘一刀赶紧退至一边,告诉了这中年人,谁才是正主儿。
  
  那邋遢的中年文士明显一愣,片刻后对李泽轩正正经经地拱手道:“在下博州茌平县马周,见过李县男!”
  
  本来还想考校考校这人才学的李泽轩,此时听到眼前之人的自我介绍,顿时愕然地瞪大了双眼,心中连续吼了三声“我靠!”
  
  眼前这位竟然是日后大唐的宰相,这个牛逼人物竟然跑过来给自己打工?李泽轩感觉自己有点晕,世界变化太快啊!
  
  “李县男?李县男?”
  
  马周见李泽轩一脸惊愕地站在原地,愣了半天不说话,他有些担心地叫了两声。
  
  他心中担忧道,莫非自己之前在博州当助教,成天喝酒,只拿工钱不干活被刺史痛骂的事情,已经传到这位李县男耳朵里了?
  
  马周自幼失去双亲,孤苦无依,好在他自己勤奋好学,没有自甘堕落,但多年来的贫苦生活,使得他有些“愤青”,整日行为散漫,肆意酗酒,常常是喝得酩酊大醉。
  
  武德年间,博州刺史达奚恕听说马周精通经史,学识渊博,才思过人,就聘请他出任本州助教之职。但这个家伙的职业道德显然有问题,“日饮醇酎,不以讲授为事”,拿了工资却不好好干活,只知道喝酒,整天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达奚恕说了他几次,但是马周屡教不改,仍然我行我素,终于有一天,马周又一次喝酒误事后,达奚恕忍无可忍,重重地斥责了他。
  
  这一次的责骂是很重的,马周的面子当场就挂不住,于是一怒之下,脱下官服,交给门生,托他代还刺史,然后仰天大笑,离开博州。
  
  这货走的时候是挺潇洒,结果出了博州就懵逼了,身上没有盘缠啊,幸好路上遇到了几个贵人相助,这才几经辗转,来到都城长安,可是腰间盘缠早已用完,无奈之下只能去找工作。
  
  可是找了几分书院的活计,他又闲人家给的钱太少,还不够他喝酒,于是这货又辞掉工作,继续找,这不,正好遇到奇趣阁工坊招人,待遇还十分丰厚,于是他也顾不上读书人的矜持,屁颠屁颠得跑来了。
  
  “哦,哦,马先生是吧?不知马先生是如何识得我?”
  
  李泽轩反映了过来,随口问道。
  
  马周笑道:“奇趣阁的滑板车,如今不仅风靡长安,在其他州县,也逐渐开始流行开来;曲辕神犁最初也出自奇趣阁,被当今圣上大力推广,使天下无数百姓受此恩惠。如今奇趣阁之名谁人不知,奇趣阁的东家,又谁人不晓呢?刚刚刘管事称呼您为东家,在下就猜到您就是蓝田县男了!”
  
  李泽轩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马周竟然扯出了这么多弯弯绕绕,心道这人聪明起来还真一点都不含糊。
  
  “马先生聪明!不知先生对这工作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
  
  马周连连点头,但他听李泽轩的语气,好像隐隐有给他提升待遇的意思,随即他眼珠儿一转,补充道:“就是这工坊没酒喝,实在是美中不足呀!”
  
  李泽轩白眼儿一番,前世他就听说过马周嗜酒,现在看来果然没错了。
  
  “只要马先生有真才实学,能帮我一些事情,区区美酒,我还是舍得的!”
  
  李泽轩故意吊他胃口。
  
  马周眼睛一亮,暗道果然有戏,他连忙道:“东家此言当真?”
  
  李泽轩笑道:“自然当真,不知先生听说过神仙醉没?若是先生你能尽心尽力帮我做事,每月除了俸禄之外,我再额外供你一斗神仙醉,如何?”
  
  一斗神仙醉?马周顿时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唾沫,这神仙醉他何止听过,他还.......闻过,喝他当然喝不起,他当时来到长安,第一件事就是打听长安最好的酒楼在哪。
  
  结果到了醉仙楼后,看到那儿的酒价和菜价,这货顿时傻眼,就他荷包里的那几百文钱,连盘啃的鸡都吃不起啊,更别谈五贯一升的神仙醉了。
  
  于是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跟店小二说自己走错了,然后默默地退出去,走到门口时,他突然闻到其他食客桌上浓浓的酒香,结果这货再也迈不动步子了,愣是在醉仙楼门口,闻了一天的神仙醉。
  
  这时他听到李泽轩说,可以每个月额外给他提供一斗的神仙醉,他的心脏也跟着抖了好几抖,这可是价值五十贯啊,比他的基本工资都多了几十倍,只是他跟李泽轩素昧平生,人家为何要给自己这么优厚的条件呢?
  
  马周激动了一会儿后,心中立刻恢复了冷静,对李泽轩升起了警惕。
  
  “不知东家要马某做何事?事先声明,马某虽然穷困潦倒,但是作奸犯科、违法乱纪、违背情理之事,无论给再多的钱,马某也绝对不会做。”
  
  汗,这是给的条件太丰厚了,人家以为自己不怀好意呀!
  
  李泽轩心中大汗,暗道这年头好人难做啊!
  
  “哈哈,马先生放心,我让你做的事绝对不违反乱纪,也不违背情理,只是......只是有些........”
  
  ..............
  
  谢谢逍遥雄哥的又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谢谢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