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合格的富二代!
出了后堂,正好遇到了福伯,李泽轩就把新成立的奇趣文化部跟他简单说了一下,让他以后多多配合马周的工作,并且再三叮嘱要提高马周的待遇,务必让他能在工坊安心工作。
  
  交代完毕后,福伯拿给了李泽轩两样东西,一个是马蹄铁,另外一个是李泽轩很早之前让他做的输血针管。
  
  “少爷,这就是您之前交代让做的马蹄铁和针管。这马蹄铁制作倒是颇为容易,照着图纸做就成了,这针管和针头,老夫想尽办法,也就只能做成这样了。”
  
  福伯将东西递到了李泽轩手里,一脸苦笑地说道。
  
  李泽轩接过一看,顿时满脑门黑线,特喵的这针头跟火柴棒差不多粗,这是要把人往死里扎吗?这要是再粗一点,都快赶上人的血管了!
  
  针管倒是没啥好吐槽的,这年头还没有橡胶,李泽轩也是思索了好久,才建议福伯将动物的细肠洗净后,用酒精消毒杀菌、再用蒸馏水冲洗,然后接在针头上,代替针管。
  
  他之前那套设备可不仅能用来浓缩酒,当然也可以用来制作蒸馏水。李泽轩也明白这套输血器具制作过程非常麻烦,毕竟每个步骤都对操作者有非常严格的要求,不能带入污染源,因此这么长时间他从来没有催过福伯。
  
  可是如今这个针头,实在让他有些不满意呀。
  
  “福伯,这针头不能再细一些吗?就跟绣花针那样粗细?”
  
  李泽轩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福伯苦笑道:“少爷,这已经是我们能做的最细的针管了。您别看绣花针可以做的很细,那个是用铁棒拉细后,慢慢打磨的,您这个针头,我们是用铁管拉细后打磨的,最多就只能这么细了,再细的话,怕中间就要断了!”
  
  事不可为,李泽轩也不想再勉强福伯了,说到底还是工业基础太薄弱,很多专业的机械设备工坊都没有,全靠纯手工打磨,能做成这样也不错了,疼点就疼点吧,相信这点疼痛,秦叔宝应该还是能忍受得了的。
  
  “那行吧,辛苦福伯了。”
  
  李泽轩摆了摆手,拿着马蹄铁和针管,回家去了。
  
  ………………
  
  回到家,李泽轩径直去了书房,准备画一整套造纸设备。
  
  目前唐代的造纸术,仍然传承于东汉元兴元年间蔡伦改进的造纸术。他当时用树皮、麻头及敝布、鱼网等原料,经过挫、捣、抄、烘等工艺后,造出了纸,这种纸相比于东汉之前,用植物纤维造纸,成本的确便宜了不少,但由于造纸过程中完全靠手工,成本仍然很高,也不是普通百姓家能用的起的。
  
  唐朝的相关史书中有记载,怀素练书法都是拿木板,成草书一派宗师,白居易小时候写字都是一笔一划不敢有丝毫马虎,因为一张纸就是几天的伙食。由此可见,唐朝的纸价仍然很高。
  
  李泽轩打算画一套长网形造纸机,这是英国人福德里尼尔兄弟向造纸机原理的提出者购得专利权后,交由唐金改进设计,并在1803年成功地制作出第一台能抄纸的长网造纸机,又称福德里尼尔纸机。
  
  它的主要特征是具有一个由无端网构成传送带式的成形部。由湿部(包括流浆箱、成形器、压榨部)和干部(干燥、压光、卷取)组成。
  
  当时这套造纸设备的动力来源是依靠瓦特改良的蒸汽机,但目前以唐朝的工业基础,造出蒸汽机还存在不少困难,于是李泽轩做了一些改动,在传动和打浆的部分,添加了一些联动结构,使这一部分到时候运转起来可以用畜力代替,这样相比于当下传统的造纸作坊,大大提高了出纸速度和造纸效率不说,成本也更加低廉。
  
  对于其他人来说,画一套这么复杂的设备图纸,没个两三天怕是完不成,但李泽轩不一样,他有超出常人的变态精神力,和对力量纯熟的控制力,画起图来行云流水,丝毫没有停顿,完全就和一个印刷机器一样。
  
  近两个时辰后,李泽轩终于直起身子,甩了甩发酸的手腕,长出一口气,看着眼前一摞图纸,他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叫来三宝,让他送去工坊,交给福伯。
  
  “少爷,您先前吩咐不要让人打扰您画图,结果你这一画都画到了现在,中午都没吃饭,我去让厨房给您再做饭。”
  
  小兮这时跑过来一脸心疼地说道。
  
  李泽轩这才看了看天色,早已经过了午饭时辰,这才想起自己回来的时候好像的确吩咐过小兮,不要让人打扰他画图,谁知这一画竟然画到了现在,连午饭都忘了吃了,肚子这时也发出了两声“咕咕”的抗议。
  
  唉,自己这个富二代当的不合格啊,哪有饿着肚子的富二代呀!李泽轩自己在心中腹诽了一句,看向小兮的俏颜,说道:
  
  “嗯,小兮快去,快去,少爷我都饿坏了!”
  
  小兮领命而去,李泽轩欣赏着小丫头娇俏的背影,不由感叹道:有这么一个小丫头在身边可真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关键是长得还漂亮,闲的没事看着也养眼呐!
  
  不知不觉,李泽轩在封建社会,腐朽堕落的路上越行越远,一点都不带回头的。
  
  …………
  
  风卷残云地吃过午饭,李泽轩刚想躺下休息,兰儿就跑过来了。
  
  “哥哥,哥哥,兰儿的小灰灰被大白马欺负了,你快过去救救它。”
  
  李泽轩无语,一条狗还能被一匹马给欺负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荷,到底咋回事儿?家里的那匹白马最近不是一直在养伤吗?”
  
  那天大白马受伤被抬回来后,王忠就很有眼力劲地主动去请了城里最好的兽医,来给它治伤,李泽轩后来听说这事儿还诧异了一下,他没想到在唐代竟然还有专门的兽医。
  
  李泽轩看着兰儿身后的小荷问道。
  
  小荷看了看兰儿,犹豫半天才对李泽轩嗫嚅道:“少爷,大白马之前伤势并不重,今天已经好了,小灰灰还像以前一样去撩拨它,结果就......”
  
  ................
  
  明天爆一爆啊,那个爆一爆,爆的额滴手指头嗷嗷叫!
  
  咳咳,如你们所愿,额这个手残党,又一次要准备拼命爆发几天了,开心吧?求订阅支持呀!
  
  哎呀,额滴手指头疼呀,怎么治?
  
  说明一下,关于兽医,其实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已经有了专门的兽医,这个不是我瞎掰,不要因为这个喷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