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定计、约病!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七十六章
  
  甘露殿内。
  
  李二看到三位重臣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无奈出声笑道:“三位爱卿觉得李泽轩的治蝗三策如何?”
  
  长孙无忌上前道:“陛下,对于南海小国的情况老臣不是很了解,至于家禽的灭蝗能力老臣也深表怀疑,不过李县男的第三条计策,臣认为倒是十分可取。”
  
  李二点了点头,笑道:“李泽轩所说的南海小国的情况倒是属实,朕几年前在一些前朝的航海记录中曾经看到过,南海一些国家的水稻的确是一年三熟,当地的粮价的确极其便宜。”
  
  早在隋代时,朝廷就开始了与台湾之间的海上交通联系。根据史料记载,隋朝至少有三次前往台湾岛的航海活动,分别在大业三年(607年)、大业四年(608年)和大业六年(610年)。由此可见,当时的造船技术和远洋航行技术在世界上都是极为先进的。
  
  房玄龄忍不住道:“既有如此国度,那老臣认为,李泽轩的第一条策略完全可行,朝廷可以派水军护送商队,前往南洋换取粮食。李县男说的也没错,若是从大唐其他地区大肆收购粮食,蝗灾来临时,必然会导致当地的粮食不足,从外部引进才是上上之选。”
  
  李二欣慰地点了点头笑道:“嗯,既如此,那朕就令河间郡王李孝恭近期筹备水军,令户部拿出五十万贯采购一批丝绸瓷器,并在民间也招募一只商队,六月随同水军一同南下,与南洋诸国贸易,换取粮食!”
  
  三个老臣同时恭声道:“陛下圣明!”
  
  李二接着说道:“至于家禽的灭蝗能力,辅机也不必怀疑,之前李泽轩与朕说过,一只成年的鸡一天最多能吃三百多只蝗虫,二三十只鸡差不多就能保证一亩田地里面没有蝗虫,当时朕也不信,可是后来朕曾经派人去皇庄问过老农,验证此言不虚。”
  
  大殿下的三人惊异地互视一眼,最终杜如晦起身拜倒道:“陛下,老臣认为,李县男的治蝗三策,另辟蹊径,多管齐下,朝廷应当尽早施行。我大唐年轻一辈有此才俊,定会盛世延绵,老臣为陛下贺!”
  
  “臣等为陛下贺!”
  
  房玄龄、长孙无忌此时也极为配合地拱手赞道。他们二人人老成精,都知道李二一直在为帝国下一代更迭而担忧,此时借此让李二高兴高兴,既不违背原则大义,又能和谐君臣关系,岂不是一举两得。
  
  “哈哈哈!”
  
  李二开怀大笑,杜如晦这些话算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他一扫前几日的郁闷,笑道:“杜爱卿说得好,这大唐江山以后还得靠这些年轻人,我们这一辈的人都老喽!既然三位爱卿都赞同,那你们三人就尽早配合朕推行这治蝗三策吧!”
  
  “臣遵旨!”
  
  ……………
  
  日上正午,算学馆也临近放课,国子监是有专门的饭堂的,毕竟这里面还有很多城外的或者外地的学生。【△網WwW.】当然国子监并没有强制学生非得在饭堂就餐,因此很多城内的学生,中午都选择了回家吃饭。
  
  “怀玉,秦伯伯最近身体如何了?”
  
  放课后,李泽轩找到了秦怀玉问道。
  
  秦怀玉还在回味上午的课程呢。
  
  不像程处默能在外面瞎比浪,秦府的家教极严,秦怀玉自小都是被秦琼勒令在家中苦读,因此他虽然身为将门二代,他却更像一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第一次听到这新式算学课,他直到现在都还有些沉浸其中。
  
  李泽轩见他发呆,又重复了一遍,秦怀玉瞬间被惊醒,错愕道:“啊?哦,多谢先生关心,家父身体虽然不复当年,但经过这些时日的调养已经好了许多了。”
  
  李泽轩被他的称呼弄得有些哭笑不得,这秦怀玉还沉迷在课堂中,没有把身份转换过来啊!
  
  “怀玉,这课后你叫我小轩就成,还叫先生岂不显得生分!”
  
  “就是就是!”
  
  程处默在旁边连忙出声附和道。这货即便是在课堂上,也不愿意叫李泽轩先生,更别提在课下了。
  
  “额,好的,那为兄课下就称呼你小轩了。”
  
  秦怀玉这时清醒了许多,连忙说道。
  
  “怀玉,明日午后我去给秦伯伯复查,你派人去通知一下孙道长,若是秦伯伯身体内的血气已经完全补回来了那更好,若是血气还是跟之前一样虚弱,那我便为秦伯伯输血。输血所用的工具我已经造好了。”
  
  李泰这时也凑了过来,他闻言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小轩,这输血还能治病?我怎么从未听说?”
  
  李泽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青雀,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不称呼我为先生了?”
  
  李泰不客气地说道:“你刚刚不是说课下叫你小轩嘛,以免生分!”
  
  李泽轩无语,这小胖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对啊,小轩,我上次听我爹也说过,你要给秦伯伯输血治病,可惜之前你没有工具,这次我也得去看看!”程处默在一旁兴奋道。
  
  “我也去,我也去!”
  
  李泰也对这新奇的治病方法很好奇。
  
  “你俩明日还得上课呢!”
  
  李泽轩没好气道。
  
  程处默撇嘴道:“那你为何明天不上课?”
  
  “你们以后,下午都是上自习,由徐助教看着就成了,你们要是有不懂得就问徐先生!”
  
  李泽轩表示,自己偷懒的理由非常充分。徐宏志的算学基础和算学天分本来就很强,李泽轩的新式算学说到底里面还是有不少传统算学的影子,徐宏志触类旁通,钻研几天教材,再跟李泽轩请教了一些疑惑,就已经将小学数学消化了七七八八了,因此李泽轩才敢这么偷懒。
  
  程处默、尉迟宝琳、李泰纷纷无语。
  
  片刻后,程处默眼珠儿一转,嘚瑟道:“我明日要生病,需要提前请假,即便孔祭酒也不能说什么吧?”
  
  李泽轩冲程处默屁股上踹了一脚,没好气道:“你小子咋不上天呢!”
  
  ……………
  
  谢谢任逍遥、海浪的月票、谢谢会读书的小书虫、世态炎凉的又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谢谢书友们的推荐票!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