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李府正厅。
  
  李泽轩接着侃侃而谈,他又伸出第二根手指,说道:“其二,我认为我们要搞清楚报纸的受众问题。随着今后《大唐字典》的发行和拼音的推广,能够识字的人会远远多于目前的读书人,这些人自身读书并不多,肯定看不懂深奥的文言,我认为日后的报纸,当以白话为主。
  
  但考虑到目前字典和拼音还没完全推广,我们可以做个前期试验,将报纸分为几个板块,一个板块叫做文人互动,在这个板块全部用文言书写,让读书人在这个地方发表对朝廷政令的解读以及各学派之间不同的观点,把这个板块,打造成文人交流的天堂。其余的板块就用白话吧!”
  
  马周忍不住点头道:“这倒是可以,马某在来之前,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
  
  李泽轩继续说道:“其三,关于时事新闻这一块,马兄你可以把他单独列一个板块,这个板块主要是用来记录最近的一些奇闻异事,但是文风不能这么严肃,标题也不能像你写的这么死板,你得写的轻松幽默吸引人,老百姓看报纸不就是图一乐呵跟新鲜嘛!”
  
  马周辛辛苦苦写了那么久的新闻稿,其中好多词句都是他反复雕琢的,结果被李泽轩批的有些一文不值,脸上有些挂不住,牛脾气差点又上来了,但他这次强行忍住了,他有些不服气地问道:
  
  “那爵爷您认为该如何写?”
  
  李泽轩笑了笑,他也看出来了,马周还有些小脾气,不过文人有傲气很正常,他也没太介意,说道:“具体怎么写才能吸引人,这个得马兄自己去琢磨,不过我可以给马兄提供一个例子,比如说你开头可以这么写:
  
  九旬老妇为何裸死街头?数百头母驴为何半夜惨叫?百花楼花魁亵衣为何频频失窃?连环女干杀母猪案,究竟是何人所为?老尼姑的门夜夜被敲,究竟是人是鬼?数百只小母狗意外身亡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性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敬请关注第八期的《大唐日报》………”
  
  “噗!”
  
  李泽轩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他还没说完,马周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节操呢?我的爵爷,您的节操呢?
  
  马周觉得他之前放下读书人的傲气,厚着脸皮去工坊做工,已经很没节操了,可是他没想到,这世上还有比他更没节操的读书人,马周现在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之前的脸皮太薄了?
  
  “爵爷,照您这么写,真的好么?我们会不会被天下的读书人用口水淹死?”
  
  马周一脸吐血的表情,郁闷地问道,那样子,分明就好像在跟李泽轩说,你确定,你特娘的不是在逗我?
  
  李泽轩故意无视马周的表情,理所当然地说道:“这怎么就不行了?马兄你难道不觉得你这么写,百姓会更有兴趣往下看吗?至于读书人的口水,马兄完全不必担心,他们骂就骂吧,凡事有争论才能越来越出名,他们的口水,只会让我们报纸越来越火爆。况且日后我们的报纸,肯定会掌握绝对的舆论权,到时候借他们十个胆,我看他们谁还敢骂!”
  
  马周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他现在怎么感觉有些像是入了火坑呀,而且还是那种万米深的大坑,跳都跳不出来。
  
  “爵爷,真要这么写?”
  
  马周希望李泽轩能改变主意,不要把事情搞的这么惊世骇俗。
  
  李泽轩坚持道:“对,就按照这种行文风格写,诙谐中带着一丝浮夸,让人一旦读起来,就欲罢不能!”
  
  “那好吧!”
  
  马周只能无奈地答应下来,心中腹诽道,您那个叫带着一丝浮夸吗?简直都夸张的没边了啊!
  
  李泽轩想了想,继续道:“嗯,那报纸最后的板块,就叫做大话江湖吧,前期就先用我的《凡人修仙传》顶着,每期连载四章,后面文化部如果能收到一些高质量的,那就放在一起连载。马兄,你觉得我的《凡人修仙传》如何?可不可以放在报纸上?”
  
  马周尴尬道:“咳咳,那当然,这马某也看过了,开头虽然略微平淡了些,可是从后面几章来看,这本所构建的庞大世界以及书中所提及到的修炼体系,马某简直闻所未闻,实在是太新奇了,相信到时候会有非常多的人喜欢看。”
  
  李泽轩得意道:“那当然,这后面的故事只会越来越精彩,马兄你绝对想不到。”
  
  “那这刊登时,创作者要写爵爷您的名字吗?”
  
  马周忽然想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李泽轩沉吟片刻,笑道:“不用写我的本名,我给自己起个笔名吧,日后所有投稿的人都可以给自己起个笔名。我的笔名就叫做皮侠客吧!”
  
  同时他心中默默说道:忘语大大,对不起啦,俺就抄你这一本,下一本抄别人的去,不要介意哈,哥们儿也算把你的带到唐朝去了,不用谢呀。
  
  马周满脸疑惑,问道:“爵爷,皮侠客这三字有何深意?”
  
  李泽轩看着头顶,那目光仿佛穿透了屋顶,穿过了天空,冲出了天际,他沉沉叹息道:“这个是我为了怀念一个人,一个非常伟大的人,没有他,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
  
  2017年,天都某个狭小的出租屋中,一个扑街的网文作者,正在电脑前疯狂码字,那ord文档背后,分明还运行着他刚写完的一个程序代码,突然他狠狠地打了三个喷嚏。
  
  “阿嚏!阿嚏!阿嚏!”
  
  顿时电脑屏幕被喷的全是口水,他一边抽了一张卫生纸擦电脑,一边骂骂咧咧道:“草,肯定是房东那个老娘们又在骂老子!不就是跟她说晚几天再交房租嘛,至于这样吗?”
  
  …………
  
  李府。
  
  马周听到李泽轩莫名其妙的话,心中忍不住疑惑道:爵爷的父亲不是叫李京墨,母亲不是叫叶玉竹吗?没有叫皮侠客的啊?那爵爷为何要说没有皮侠客就没有他呢?莫非………
  
  马周突然惊恐地瞪大眼睛,他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啪!”
  
  李泽轩见状,拍了拍桌子,气道:“你想啥呢?我师父生前,说过他很喜欢皮侠客这三个字!”
  
  马周这货明显是想歪了,李泽轩不得不胡乱编个借口搪塞过去,免得他弄出什么幺蛾子。
  
  马周将信将疑地“哦”了一声,然后他见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已经全部达成,就提出告辞,李泽轩无奈地摆了摆手,让这个脑洞奇大的混蛋滚了。
  
  …………
  
  第四更,怎么有点感觉身体被掏空了呀,老板,来一份韭菜炒鸡蛋,再来两份烤猪腰子!
  
  (本章完)